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救援无方
    一晚上莫名其妙出来的鬼魂,到了现在总算是也个暂时解决的办法。此刻的萧逸尘,见两个小女人都已经搞定,只觉得自己也是神清气爽。落难到这个星球以来,虽然时间还不长,可是对于这个神奇星球中的种种,可他是越来越感兴趣,甚至有些小兴奋。

    与萧逸尘这有吃有睡,不但身边有美人相伴,甚至还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相比,此刻的龙汉帝国高层中,却已经很少能舒服睡一觉。

    龙汉帝国,东部边疆“湛蓝星域”,帝国星辰军总旗舰凌霄号的核心指挥舱中,一大群身穿帝国黑色军服的将军们,此刻连大气都不敢喘,个个半跪在主座上的男人面前。

    与萧逸尘当初所穿的服饰很像,只是颜色改成了浅蓝色,头戴黄金四龙冠,面馆如玉,眉宇间与萧逸尘有几分相像的年轻男人,此刻正面沉如水。此刻并非旁人,正是龙汉帝国星辰军副总统帅,帝国四皇子,萧逸尘的左膀右臂,同父异母的兄弟,宇星郡王萧飞星。

    啪!

    重重一掌击打在王座的扶手上,豁然响起的击打声,让跪伏在眼前的数十名将军无不微微打了个寒颤。

    “没找到,没找到,你们究竟还要回报多少次没找到?!”萧飞星双目赤红,豁然起身,抬手指向面前这群叱咤星辰的将帅,怒喝道:“这都已经几天了?为什么还没追寻到三皇兄的星灵之力?!”

    咽了咽口水,排列在最前方的中年大汉,硬着头皮开口说道:“四殿下,自从统帅殿下失踪以来,舰群里的所有高速舰已经分带技术舰提供的探寻器,分散前往周边所有星域。可目前为止,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本王不用听你们这些理由!”断然挥舞手臂,怒气冲天的萧飞星怒喝道:“星舰不够,就派出更多的星舰去寻找,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只要看到三皇兄的下落!”

    “诺!”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几乎所有人都同时跪伏下去,沉稳的回应声瞬间响起。

    似乎也知道自己乱发脾气也没用,又或者是众将恭顺的态度,让萧飞星心中感觉好受了一些。颓然坐下之后,无奈的叹息一声,这才放缓声音说道:“帝都盛京已经传来信息,三皇兄的命石并没有熄灭的迹象,父皇传令,必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三皇兄,否则整个舰群都要陪葬!你们说说,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才会让我们探索不到三皇兄的星灵之力?”

    众将左右一看,很快就偷偷将目光落到了后排的几名白发老者身上。

    知道这回自己躲不过去,本来就负责技术舰的几位学者,互相观望两眼,最终中间的老者直起身,双手作揖对萧飞星行礼之后,这才略带忐忑的说道:“四殿下,星灵之力的强弱本来就很大差别。统帅殿下虽然拥有极强的星灵之力,可其九龙诀也练到了极为高深的地步。平日的时候,即便是在同一个舰群中,我们也很采集到统帅殿下的星灵之力。如果……如果统帅殿下并没有主动释放,恐怕我们要搜索到的机会并不大。”

    “这不可能。”萧飞星不耐烦的挥挥手说道:“三皇兄知道自己被吸入黑洞,不管是去了哪里,必然会被第一时间释放星灵之力,以方便我们探寻,怎么可能会不主动释放?”

    似乎也被这个理由说服,那老者想了想,也只能点点头,随即说道:“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有可能是统帅殿下遇到了什么麻烦,被困在某个未知的星域或者地区,导致他的星灵之力无法传递出来,因此我们才会无法找到他的存在之地。不过,技术部已经考虑到这种可能性,所以每艘出击的高速舰,不但带着探索装置,而且也时刻向本部传递他们的星灵之力。这样一来,一旦发现某一艘高速舰进入的区域无法传递星灵之力,那么全力搜索,找到统帅殿下的机会就会大很多。”

    微微皱眉,萧飞星这回倒是没有再乱发脾气,略微迟疑之后问道:“真的只有这么被动的方法?就没有什么能够快点确定三哥位置的办法?”

    “四殿下,不是我等敷衍,如今我等已经将携带的探索装置全部都放出。原本两大舰群就是为了作战才抵达边境,根本就没携带更多,更大型的精密设备,如今已经是尽了全力。”位于首位的中年大汉,看着机会不错,立刻就开始苦着脸倒苦水。

    “公孙燕!”萧飞星目光落到那将军的脸上,眼眸微微眯起,带着几分阴冷说道:“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失去三皇兄,帝国会有多大的麻烦。你是要本王,将你现在说的话,一字不漏的传递给父皇,让父皇来理解你的苦衷吗?”

    “末将不敢,末将罪该万死!”名为公孙燕的中年将军,面色大变,脸上的血色几乎全部褪尽,双膝并拢,瞬间伏身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呼……”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没再去为难这位自家三皇兄看重的“龙牙舰群督指挥使”,萧飞星略微思考之后说道:“本王如今代掌星辰军,代替三皇兄传递军旨。令东北星域驻防的龙辉舰群立刻南下,三日之内,如果本王没看到他们,就让他们全部不用来了。让他们携带来更多的探索装置,并且将高速舰集中优先抵达。”

    “诺!”轰然领命声中,一群将军们算是微微出了口气。

    果然,萧飞星挥挥手,示意众人都出去,而他自己则有些头痛的斜靠在座椅上,伸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殿下,您也别心情,三殿下吉人自有天相,既然连盛京都确认三殿下的命石无恙,那么必然是遇到了什么事给绊住了,说不定等明天就会有消息传来。”始终像是木头人一样站立在萧飞星身边,穿着内侍官服饰的年轻男人,小心翼翼的凑到他身边劝慰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