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八十七章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知道这些个小女人们体力不济,再加上昨天晚上闹腾了一夜,怕是此刻就算是去叫她们,也别想这么快醒来。当下也不去做这份无用功,侧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逐渐出现的阳光,萧逸尘拿起自己的手机,轻声拨打给林伯。

    萧逸尘找林伯倒是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过是让他买些早餐过来,一会等待小女人们苏醒,也能先填饱肚子。

    林伯对于玉家的忠心,萧逸尘自然也能感受到几分,交给他去办十分放心,不过是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放下手机安心等待。

    看看时间,发觉现在才不过七点不到,想想这么找打电话给陆天水也不怎么合适,干脆决定再做些事情的萧逸尘,此刻没再去碰那些一叠叠的公司资料,而是开始上网查找起关于鬼魂的一切。

    虽然鬼魂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于志怪小说中的主角,不过萧逸尘对这些“无稽之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就算是在帝国中,精神体生物的信息也很有限,能够多看点地球上的鬼魂介绍,触类旁通也并非不可。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的次数怕是还不会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常年征战沙场的亲王殿下,自然不会错过这种优先取得情报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浸在各种传说、科学解释、民间故事中的萧逸尘甚至还没注意到时间溜走,时钟就已经走过了八点,办公室的大门也被轻轻敲响。

    “进来吧。”被那声音收回魂魄,萧逸尘知道估计是林伯来了,扬声喊了一嗓子便见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拎着不少早餐吃食的林伯。

    “林伯,辛苦你呢。”笑眯眯的起身快步走到林伯身边,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盒子,一一放在茶几上,萧逸尘这才笑道:“一大早的就让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是担心自己离开,大小姐她们肚子在这里不安全,否则就自己出去买了。”

    “表少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林伯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轻笑回了一句就将目光再度落到玉潇湘的身上,迟疑着说道:“大小姐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是呀,开始我看她太困,想让她先回去,没想到就是不肯。之后半夜里又遇到了一些事情,折腾了半天之后,直接就在这里睡下了。”萧逸尘回头扫了眼盖着他西装外套的小女人,摇摇头说道:“有时候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又倔强的很,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脾气。”

    “哈哈哈,咱们家大小姐从小就这样。”林伯倒是满脸宠溺的样子,老眼中尽皆都是宠溺的神色落在呼呼大睡的玉潇湘身上,微微丫头叹息一声疼惜般说道:“要是老爷他们突然出事,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来碰这些公司业务的。如今这半年,看她强撑着的样子,我这老家伙还真是……如今多亏了有表少爷,否则也看不到大小姐恢复以往的神采。”

    “林伯不用这么说,这丫头看着有时候倔强,但实际心地善良,而我也不过是恰逢其会,能帮的自然会帮。”萧逸尘拉着林伯在另一处坐下,又亲手去泡了杯香茗放在他的面前。

    老眼中带起几分欣赏的神色,林伯看萧逸尘坐下之后,这才说道:“其实就算是大小姐不说,我也知道表少爷不是什么平凡人。别的也许我还不敢说,但是这看人的眼光,这些年没少跟老爷见识。老朽也不求您其他的,只是希望您能保护大小姐、二小姐,让她们能够快乐平安的生活下去就行。”

    “您老放心吧,至少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让她们被欺负。就算是将来离开了,也绝对会安排好一切,让她们一生无忧的。”对于眼前这种世代终于自己主子的人老人家,萧逸尘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下就很痛快的点头答应,让林伯的老脸上,笑容也更浓烈了几分。

    这番话出口,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几分,连连点头说着好,就算那杯香茗似乎也更合他的心意。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也算是清晰可闻,大概是被谈话声吵到,迷迷糊糊的玉潇湘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就慢慢从沙发上昂起小脑袋。

    先是打着哈欠茫然环顾四周,大概是在用重启的大脑确定自己究竟是在哪里,紧接着就将目光落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发觉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到挺拔身影时,这才扯开自己身上的西装,坐起身来四下环顾。

    “林伯,你怎么也来了?”小女人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另一端的会客座椅上时,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

    “大小姐,您醒了。”一贯保持自己的礼仪,林伯在听到玉潇湘的询问时,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微微鞠躬,这才笑容可掬的说道:“之前表少爷让我买些早餐来,这不是刚刚带来。”

    “早餐?嗯嗯,好,我正好饿了呢。”玉潇湘一听,美眸中带起几分开心的神光,目光也很自然的就落到了茶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

    林伯此刻已经走到玉潇湘的身边,拿起其中一个塑料袋就笑着说道:“知道大小姐这里梳洗也不方面,我这买了些漱口水,您就先将就用。要是有需要,迟些我去买些洗漱用品过来。”

    “那就麻烦喽。”小女人此刻也正头痛自己嘴里那股让她不舒服的味道,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始填饱自己的小肚子。如今一看,瞌睡立刻就有枕头送上,当然是送上满脸甜笑。

    同样走回沙发边上坐下的萧逸尘,看着小女人那看到好吃的,就眉开眼笑的神情,眼中的温柔似乎也更多了一些,像是故意逗她般,直接拿起她准备伸手接过去的漱口水,笑道:“那不知道我有没份的。”

    “切,袋子里不是还有嘛,干嘛要抢人家的?!”鼓起了小香腮的玉潇湘不满的瞪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