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女孩的无奈
    玉潇湘这几句话,实际上也就是觉得眼前这个女孩老是战战兢兢,让她感觉浑身不对劲,因此才会冲口而出,实则也没什么恶意。但是,这简单一句话落到程丽影的耳中,那小身板就像是中了箭的兔子似的,又是一阵颤抖,那双玉手中捧着的牛奶杯子,也像是烫手的山芋般让她几乎要拿不住,螓首更是快要低到胸膛里,口中更是再度陷入“对不起”地狱中。

    看着眼前这个胆小到极致的女孩,萧逸尘又好笑又无奈的偷偷摇头,再听到第八遍“对不起”的时候,这才抬手轻轻一拍同样很无奈的玉潇湘肩头,用目光示意她暂时别说话,随即转向程丽影,清了清嗓子,用尽量温柔的声音说道:“程丽影小姐,请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我和大小姐都没有恶意,就像是刚才我就和你说过的一样,我们只是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不光是因为我们的好奇,更是为了帮你摆脱警方的怀疑。”

    “好,好的。”大概是是萧逸尘温柔的声音,总算是让程丽影的心情恢复少许,下意识抬头看了眼面前的俊脸,可又立刻低头不敢再多看片刻。

    似乎也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子有多胆小,不想继续给她添加压力的萧逸尘丝毫不在意她的小动作,柔声像是拉家常般说道:“你似乎能够看到鬼魂,而且还能和他们交流?”

    “是,是的。”程丽影微微点头,舔了舔粉嘟嘟的樱唇,细弱蚊声的说道:“我,我的奶奶在老家是神婆,可以和鬼神交流。我从出生开始就继承了奶奶的力量,从记事的时候开始,就能够看到鬼魂。只不过,小时候我很害怕那些鬼魂,而且他们总是想要上我的身,所以我很少会和他们交流。”

    “原来是这样。”萧逸尘笑眯眯的点点头,摸摸下巴想了想之后,随手一指程丽影空无一人的身后,“那么这个鬼魂是怎么回事?是他缠上你了吗?”

    “不,不是的。”程丽影这回倒是回答的很干脆,甚至第一次鼓足勇气抬起头来直视萧逸尘的眼睛,大概是害怕他又会将鬼魂收复,口齿都流利了不少,“穆奇不是恶鬼,他只是想要保护我。”

    “哦?说说这个穆奇,究竟是什么鬼魂?”萧逸尘的星目微亮,而边上的玉潇湘一听那鬼魂竟然还在,而她此刻却什么都看不到,不由小脸一白,娇躯也开始下意识向身边的男人靠近。

    咬了咬嘴唇,仿佛下定决心般,程丽影微微转动手中的杯子,怯生生开口说道:“穆奇是和我同年出生的青梅竹马,可惜在三年以前的时候,突然遭遇车祸,然后就没抢救回来。因为我小时候总是会看到鬼魂,所以家乡那些差不多同年的孩子,都觉得我很怪异,也没人愿意和我玩,唯一能说上话的人就只有穆奇。他的离去我很伤心,可也没有办法。但是,过了一年多之后,那时候我已经来了杭州,有次晚上走夜路,突然遇到一个很凶恶的鬼魂,她想要占据我的身体,我也打不过她,所以只能逃跑。最后,差点被抓住的时候,穆奇突然出来,不但保护了我,而且打散了那个恶鬼。从那时候开始,穆奇就一直跟在我身边,始终在保护我。所以,所以他真的不是恶鬼,请你别伤害他。”

    望着带有几分恳求神色的美眸,萧逸尘笑着摇摇头说道:“安心,我刚才不伤害他,现在就更加不会。只是,我很好奇,你既然家族中有人了解鬼魂,那你难道不知道,长时间让他跟随在你身边,你的身体会最终吃不消而英年早逝吗?”

    “我,我知道的。”程丽影再度低头,沉默片刻之后,才幽幽说出这句话,“奶奶也警告过我,不能和鬼魂长时间相处,但是……但是他是我唯一的朋友,而且一直在保护我,所以我……”

    萧逸尘还没说话,青色的雾气突然从程丽影的身后飘起,带着几分怒气的声音立刻响起:“胡说,我绝对不会伤害小影的,你别想挑拨离间!小影,别相信他的话,我不会伤害你。”

    “啊!”此刻,玉潇湘立刻又看到那漂浮的青雾,虽然没有之前那张人脸那么恐怖,但是小女人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小身板瞬间缩到萧逸尘的臂弯下。

    微微摇头,单手拍拍受惊的玉潇湘,萧逸尘盯住那片青雾,收敛笑容沉声说道:“你是否会伤害到她,我想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你可以看看,她现在精神不济,脸色苍白,浑身上下给人的感觉就是风烛残年。一个正值生命最美好岁月,本应该青春活力十足的女子,现在却是这幅德性,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胡说!”名为穆奇的鬼魂瞬间拔高音量,尖锐的声音甚至形成音波,震的房间中玻璃嘎吱作响,别说是玉潇湘就连程丽影都捂住耳朵,俏脸上的血气都更少几分。

    “穆奇,你别激动,别激动,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的。乖乖的,先回去吧,不要这样了。”程丽影大概知道继续下去会是怎么个结局,急忙侧头伸出白嫩玉手轻轻抚摸半空中的青雾,像是在安慰孩子般轻言细语。

    就像是那只玉手有什么魔力,似乎十分容易被激怒的穆奇,此刻却渐渐冷静下来,转来转去的青雾在程丽影的身边绕了几圈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就慢慢消散在几人的面前。

    “唉……”一声轻叹在程丽影的口中传出,直到那青雾完全消失的时候,这才转过身,对萧逸尘勉强笑了笑说道:“穆奇以前不是这样的,最近这半年,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那么温柔善良的一个人,变得越来越暴虐。有时候,甚至不和我商量就直接占据我的身体,然后做出一些伤害别人的事情。之前,之前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似乎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