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伴随步伐移动,萧逸尘的星目随意在秘书室中移动。不算拥挤的空间,让办公室里可以将那些桌椅摆放的更为宽松。中央一张可以坐下七八人的小型会议桌,应该是平时秘书室里的这些男女们集体商议时使用。靠窗的位置摆放着最大的办公桌,桌角的小立牌上写着“室长”两个字。而其余六张桌椅则面对面摆放在靠近右侧墙壁的位置,从布置上看,其中有一张似乎并没有人使用。

    简单的陈设,但也不显混乱,想来这些秘书们至少在收拾自己的小窝上,并没有偷懒的意思。

    大致观察完这些之后,萧逸尘的脚步也已经绕过中央的会议桌,直接走到室长桌前。并没有绕过桌子去占据其后舒服的转椅,而是很随意的背过身,斜靠在办公桌上,长相俊美却给站成一排的秘书很大压力的男人,张口无意般问道:“据我所知,秘书室连同室长算上,一共有六人,今天怎么只有你们四个?其他的两位,请假了吗?”

    “哦,不是这样的。”身材最为出挑的美丽女秘书,与其他人对望一眼之后,立刻张口恭敬说道:“室长和含玉去了欧洲和林科长处理欧洲事务,所以最近这些天只有我们四个。”

    “原来如此。”微微点头,似乎也并不怎么在意,萧逸尘想了想之后抬手笑指向眼前四人说道:“大家不用那么拘束,今后我们要相处的时间还很长。不如先自我介绍一下。就由我先来吧。我叫萧逸尘,你们可以叫我逸尘或者萧哥。”

    大概是萧逸尘脸上的笑容,让几个秘书感觉那种无形的压力消减不少,紧张的神经得以缓解,连说话都利落了许多。

    最右侧看起来二十几岁,长相还算俊秀的男人,扶了扶自己的金丝眼镜,最先开口说道:“萧助理好,我叫李磊,进公司已经三年了,否则零售运营等几家子公司方面的事务。”

    似乎性格挺外向,之前几次回答萧逸尘的问题,那位身材最养眼的女秘书,紧接着说道:“我叫刘欣,进公司两年,主要负责制造业子公司方面的事务。很高兴见到萧助理。”

    “萧助理您好,我叫陈嘉,和小欣是同期进的公司,但因为是法学系毕业,所以负责总公司法务方面的事务。”刘欣身边,看起来挺老实,说话有些弱气,身材娇小的女人怯生生说着,甚至还微微鞠躬,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恭敬。

    “萧助理您好。”说完第一句就先鞠躬,看起来年纪最大,大约二十七八岁,明显精于世故,长相还算清秀,但身材去很不错的女人,满脸甜美笑容的说道:“我叫王薇薇,您叫我薇薇就行,我负责整理秘书室的杂项文件。”

    每一次对方说话时,萧逸尘都会含笑微微点头,像是给人鼓励,也像是在释放某种善意,直到全部人都说完之后,他才像是老朋友交谈般,笑眯眯的和气说道:“好了,现在我们都算是认识了,今后也请各位多关照。”

    “萧助理客气了,我们还要请您多关照。”几个人几乎同时开口客道。

    似乎并不想在这些客道上面浪费太多的时间,萧逸尘只是随意的摆摆手就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钢笔,在手中转圈之后,忽然说道:“我来公司里的时间还很短,很多地方都不太了解。所以呢,对于你们负责的各项事务,我也不想做什么调动。只不过……”

    四个人同时心中一紧,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她们也很清楚,估计是这三把火快要烧起来,此刻也只是希望不要烧到自己的头上。

    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的星目中带着几分笑意,慢慢从四人身上扫过,萧逸尘丢下手中玩弄的钢笔,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沉声是说道:“不过,这几天我检查过公司的各项报表等,发现其中很多问题。固然,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各部门的主事官以及员工敷衍,但作为秘书,你们在这半年里,竟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让我很奇怪。难道,是你们完全不懂这些报表究竟有多无稽,还是说,你们其实也是在敷衍。”

    “……”这番话音落下,四个秘书连大气都不敢喘,几次想要张口为自己辩解,但每当与那双星目对视的时候,就感觉到莫名压力,甚至能将他们辩解的言语都彻底压回去。

    似乎知道这些人无法说出什么,萧逸尘也没想抓住她们的小辫子就不放的意思,此刻嘴角再度微微上翘,重新像是和蔼可亲的样子说道:“我知道,其实也不能全部都怪你们。毕竟,这是一家公司,如果你们的直属长官,也就是总裁阁下都无法正常的工作,那么要你们以微小的力量去对抗那些部门主管,显然也是在为难你们。所以,以前发生过的一切,我都可以既往不咎,就算是总裁阁下也不会对你们有任何的处罚。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今天我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告诉你们,从今以后,若是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哪怕只有一次,那么你们可以自己收拾东西,然后痛痛快快的离开。我这么说,你们懂了吗?”

    “明,明白了。”四名秘书互相对看一眼,当即立刻点头答应。

    笑着挥挥手让几个秘书不用太紧张,萧逸尘继续说道:“秘书是个职业,不是卖身为奴。但是,所谓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只要你们还在这个位置一天,那么就要将你们的绝对忠诚贡献出来。而唯一要效忠的对象,就是你们的总裁。如果你们觉得这样很无法理解,也无法做到,可以立刻就离开,毕竟你们都是自由的,没有任何人会逼迫你们。但如果你们留在这里,却阳奉阴违,再有任何的小动作,那么你们到时候可以看看,总裁阁下的手段,相信也一定会终生难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