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淡黑色的雾气从沐玄朗张大的嘴巴中丝丝吐出,悬浮在空中却经久不散。眨巴了几下眼睛,像是最后下定决心的沐玄朗,干脆闭起眼睛,从口中吐出一颗同样漆黑如墨的龙眼大小珠子。

    “好精纯的星灵之力。”看到那颗悬浮在空中的妖丹,萧逸尘心中不由惊叹一声,随手一招,指尖的紫色光泽就已经笼罩住妖丹,在沐玄朗瞪圆了眼睛,拼命摇头中,瞬息就落入他的手中。

    “这,这东西就是妖丹?”玉潇湘的小脑袋几乎贴在萧逸尘的脸上,瞪大美眸盯住托在他掌心上的妖丹,伸出白嫩指尖,似乎想要去碰触的样子。

    “别动,这妖丹是星灵之力压缩而成,其中的反噬力不是你可以承受的。”伸手阻挡住玉潇湘这个好奇宝宝的动作,萧逸尘自言自语般说道:“这小小的妖丹里,压缩的星灵之力已经可以和普通星族修炼九龙诀到一重天中境的全身星灵之力相比,绝对不可能是天生就有这么强的力量。”

    “老大,大姐头,我很辛苦呀!你们要看就快点行吗?”沐玄朗苦兮兮的声音传来。

    “切,真小气。”玉潇湘不屑的抬头瞪了眼沐玄朗,发觉他真的面色苍白,额头上也都是汗水,终于还是不忍心,悄悄对萧逸尘说道:“要是你不想拿,就还给他吧。”

    侧头看了眼玉潇湘,萧逸尘嘴角上翘,随手将妖丹丢回给沐玄朗,口中却淡淡的说道:“心地善良是个好事,也是女子最吸引人的品格。不过,太善良可是要吃亏的。那小子的汗水都是他自己逼出来的,我根本就没切断这妖丹和他的联系!”

    “啊?!臭小子,你敢骗本小姐!”瞬间开始准备卷袖子上去揍人的玉潇湘,柳眉倒竖,蹭蹭就跑到沐玄朗身边,抬脚就向他的大腿踹去。

    “啊,啊,啊~~大姐头,我不敢了,不敢了。”迫不及待将妖丹收回体内的沐玄朗,抱住自己的大腿,惨嚎声仿佛是要被切片。

    “哼,看下次敢不敢骗本小姐。”气呼呼的连踹几脚之后,玉潇湘这才拍拍玉手,趾高气昂的走回萧逸尘身后,满脸都是自得的神色。

    始终保持微笑的萧逸尘,直到小女人走回自己的身边,发觉那沐玄朗还抱着腿装死哀嚎,不由柔声说道:“如果还没好,我不介意给你一脚。”

    “好了!”瞬息坐正的沐玄朗,像是小学生似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挺直腰板一脸正色的说道:“大哥,有什么训斥!”

    看着沐玄朗那狗腿的样子,玉潇湘忍不住又咯咯娇笑出声,就连萧逸尘都无奈的摇摇头,懒得去搭理眼前没底线的家伙。

    略微思考之后,萧逸尘对沐玄朗说道:“说说,你们妖族是怎么回事?”

    “嗯?大哥,你不知道妖族?不是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卫道圣人?”沐玄朗一脸呆滞。

    微微皱起剑眉,似乎对于沐玄朗不回答自己的问题不满,但萧逸尘还是摇头很肯定的说道:“不是,我和他们没半分关系!”

    “啊呀,大哥,你早说嘛!害的小弟我这颗小心脏,那是被吓的扑通扑通的。”沐玄朗一下就从沙发上蹿起,只一步就冲到萧逸尘的身边,很狗腿的抱住他大腿,“大哥,以后我就跟你混了!”

    感觉有趣的萧逸尘,面带笑容,嘴角上翘说道:“你就不怕我是骗你的?”

    “怎么会!”沐玄朗松开大腿,一拍自己的胸口,满脸正色的说道:“从见大哥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发现大哥你器宇轩昂,根骨奇清,高深莫测,就差买我的这一颗大力丸……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说习惯了。重来,重来……”

    “嘻嘻,你是学相声的吧!”被逗乐的玉潇湘趴在沙发背上,娇笑不停。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告诉我,你们妖族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怎么吸收星灵之力,嗯,就是怎么壮大你那颗妖丹。”萧逸尘倒是也不介意沐玄朗的胡说八道。

    “妖族是什么,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抓了抓自己那头黄毛,沐玄朗很老实的说道:“就比如我们狼族吧,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雾云山里,百岁之前是不允许出来的。因为,那时候还控制不好妖丹,在月圆之夜的时候,受到月阴之力的影响,就会妖化,所以为了保护幼崽,都是养在一起。至于过了百岁之后,一般都会放出来到世间所谓的历练,其实也就是弄点好吃好玩的回去,孝敬那些族里的老家伙。其他妖族各自的规矩不同,但也大同小异,最基本的一点就是,不要随便招惹普通人,以免引来那些卫道人士的杀戮。”

    “嗯,看起来生活的也很辛苦。”萧逸尘点点头,对于妖族倒是没有什么偏见。

    “大哥,你可真是说对了。你是不知道,那山沟子里,要吃的没吃,要穿的没穿的,弄两片树叶就当衣服,简直不是妖过的日子!”沐玄朗立刻就打蛇随棍上,大有遇到知己的样子,只不过看到萧逸尘的星目投来,这才收敛了表演,立刻正色说道:“至于修炼妖丹,方法也很简单,族里有老祖宗传下来的修炼方法,每到月圆之夜,早个山头,放出自己的妖丹吸收月华,也就是月阴之力,就可以增加功力了。”

    “月华?”萧逸尘略微思索之后,想了想说道:“你能吸收给我看吗?”

    “这个当然没问题,再过几天就是这个月的十五了,到时候大哥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沐玄朗立刻又很痛快的答应下来。

    点点头,发觉眼前的小子似乎没骗自己的意思,萧逸尘再度问道:“既然你是出来历练的,那为什么刚才那两个人想要追杀你,还说你是什么灭门案的嫌疑犯?”

    “大哥,大姐头,真是冤枉死我了。”发觉连玉潇湘都见戒备的目光投向自己,沐玄朗惨兮兮的使劲摇头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