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目光从陆天水的脸上慢慢移动到程澄那绷紧的俏脸,萧逸尘抬手用两指搓揉自己光洁的下巴,嘴角拉出一条弧线,像是朋友间调侃般说道:“看起来,我们这位小姐,似乎还没明白自己的状况吧。”

    程澄秀目一瞪,正想要反唇相讥时,却猛然瞪大眼睛,但也只能感受到眼前一花,那个在她眼中满脸冷笑的男人,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啪,一声只能程澄听到的声响忽然从她耳旁响起,随即唯一的感受就是,自己的肩膀上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似乎想要挣脱,又似乎想要确认究竟是什么东西无声无息的“爬上”自己肩头,程澄用力想要踏出一步,可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连动一下的可能都没有,甚至无法做出转头观察这种平日里与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的动作。

    “是不是感觉自己动不了了?”萧逸尘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突然从程澄另一侧的耳边响起。略微弯下腰,几乎将自己的下巴落在她的肩头,另一只搭在小女人的肩膀上轻轻拍动,那满是磁性,但在小女人心里却如同地狱恶鬼般令人颤栗的声音再度响起:“程澄小姐是吧?你恐怕没搞清楚状况。我既然敢让你们进来,就一定有把握可以留下你们。如果,可以和平的解决,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如果,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耐心,那么让两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无声无息的消失,其实也不是太难的事情。你说呢?”

    “你敢!”发觉自己连一分力气都用不上,浑身就像是石化般的程澄,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不肯屈服。只可惜,她现在能做的反击,而仅仅是耍耍嘴皮子罢了。

    就在程澄身边的陆天水,此刻只觉得自己浑身汗毛倒竖。虽然看起来他似乎很轻松的样子,但实际上,性格沉稳的他,自从进入这间办公室以来,就在不露痕迹中,将自己全部的心思都放在萧逸尘的身上。他很清楚,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才是真正危险的目标,相比起来那个妖族狼人,简直就像是婴儿般好对付。只是,即便如此,可当程澄出言挑衅,而他也在劝阻不及下,随时准备援手的状况中,却依旧让自己的师妹落到了这个男人的手中。

    浑身肌肉紧绷,投鼠忌器之下,根本不敢有所异动的陆天水,勉强咽了咽口水才将自己加倍跳跃的心脏平复一些,拱手施礼道:“萧先生且住。师妹从小被师门长辈宠爱,今年才刚刚出来历练,不知天高地厚屡次冲撞先生,实是无礼。但毕竟师妹年纪尚小,请萧先生看在我五行门的面子上,就绕过她这次吧。”

    “嗯,嗯,安心,安心。”萧逸尘笑眯眯的直起身子,随手对陆天水挥了挥,依旧满脸笑容的亲切样子,随手在程澄身上又拍打了几下,这才像是完全不准备继续理会她一般,走到陆天水的面前,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不过是个不懂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我不会和她计较的。只不过,她动不动就要威胁用武力,而我呢,是个善良、仁义、珍爱生命界的先锋标兵,所以实在害怕她的暴力。你也知道,这个胆小的人,要想活命也只能未雨绸缪。这不,暂时封住她的身体,让她安静一些,我也能安心的和你们好好谈谈。你说,这方法好吧。”

    “可是,师妹她……”陆天水还想说什么,眼神中也满是担忧,可萧逸尘却再没给他机会,轻轻抓住他的手腕,就向茶几和沙发的方向走去。

    “放心吧,不会对她的身体有什么损害,只是让她站着反省下对人乱用暴力会是什么错误。省的将来有一天,真惹到个心狠手辣的家伙,那可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萧逸尘随口说的很好听,可手上却连半点给程澄“松绑”的意思。

    陆天水心中确实很想要帮助自己的师妹,可他也知道,仅仅以身边这个男人刚才施展出来的超速度,要想从他手中救人基本也没可能。而且,虽然萧逸尘的话也许是在调侃,但陆天水却觉得,也有那么几分道理。自家这个师妹明显是被宠坏了,万一今后要是惹上真正厉害,而且手下不会留情的敌人,怕是真的会祸从口出。想到这里,他也暂时认同了萧逸尘的做法,只能在走动之间,回头给程澄一个无奈的苦笑。

    “喂,你个混蛋!放开本小姐,和本小姐堂堂正正的大战三百回合!”眼见自己的师兄也没办法帮忙,被定在原地的程澄心中大急,扯着嗓子就开始吼叫起来。

    虽然声音清脆挺好听,可萧逸尘却转过身,挥了挥手指笑道:“别逼我把你的嘴也堵上哦。”

    “你!”即便气的不行,但程澄却从那张笑脸上看到了不容违逆的意思,甚至就差在脑门上刻几个大字“你倒是试试,我敢不敢”。咬了咬嘴唇的小女人,终于做出还算明智的决定,暂时只用以眼杀人的绝技对付这个混蛋。

    发觉程澄算是用行动服软,本来其实也就是生气她莫名其妙就像玉潇湘出手的萧逸尘,当然也不再把他当回事,继续拉走陆天水,请他在茶几上坐下。

    在玉潇湘的示意中,本来看程澄吃瘪听开心的沐玄朗,此刻已经乖巧的捧来茶水。给萧逸尘上茶,这小子自然没任何不甘心,可轮到陆天水的时候,却是气呼呼的就差砸在他脑门上。

    陆天水不愧是老江湖,面对呯一声,几乎是仍在自己面前茶几上的茶碗,依旧不动声色,甚至还礼节性回礼道谢,这才正色说道:“萧先生,师妹对您的不敬,我五行门必然会有所致意。只不过,我和师妹现在都供职在国安之中,如今也是为了一起灭门案才会追捕这位妖族。萧先生想必也清楚,即便是妖族也要遵守五族共定的协议,在人类世界中,必须遵守法纪,不能随意伤害普通人。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