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要说的这些我都明白。”萧逸尘一直很用心的聆听,甚至笑眯眯连连点头,似乎很赞同的样子,只不过听到现在却一摆手说道:“我呢,留下这头小狼,确实有自己的原因。但是,如果他真的是灭门案的嫌疑人,我也不会为了他而冒天下之大不为,刻意暴毙。这头小狼和灭门案的关系,大致我也从他口中了解。俗话说的好,偏听则暗,兼听则明。那么现在我想问问陆先生,到底为什么怀疑他是灭门案的凶手?”

    “哼,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不远处定在原地的程澄,再度不甘寂寞,大声插口说道:“紫兰花苑的监控体系中拍到他当天晚上深夜翻墙进出的画面,而小区外恰好路过的联防队,也说当初确实有看到个模糊身影很慌张的跳墙逃走,只是他们没来得及追上罢了。”

    “就因为这些?你们有确切拍摄到他行凶的场面?”萧逸尘的眉头皱了起来。

    似乎发觉萧逸尘眼中的不信任,陆天水摇摇头说道:“紫兰花苑正对那家的监控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损坏,我们初步调查是人为的破坏,所以并没拍摄到他进出那户人家的场面。但是虽然不是正对,其他倒是有几个监控拍摄到他翻墙进入小区,又翻墙离开的场面。从他行动的路线推测,我们大致能确认他应该爬墙靠近过那户人家。再加上,他是妖族,所以……”

    听完陆天水的话,沐玄朗双目一瞪,正想要开口,却被身边的玉潇湘拉住手腕。

    低头看了眼玉潇湘,发觉小女人正在微微摇头,示意他现在不可以冲动,沐玄朗只能憋气的咬了咬牙,继续抱着茶水托盘冲陆天水瞪眼。

    伸出手指在沙发靠背上微微敲击,萧逸尘淡淡的说道:“那么,其实到现在来说,你们只有他进出过小区的证据,却没有他行凶的铁证。而事实上,你们会怀疑他的更大原因,是因为他是妖族?哎,愚昧且落后的民族特性,以种族来区分人的好坏,简直愚不可及!”

    “大哥,这有什么稀奇了!他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凡是看到妖族,不是喊打喊杀,就是冤枉好人。这种事情多了去,只要撞上,凡是妖族,不是也是!”沐玄朗忍不住张口愤愤然的说着。

    “那你说,不是你的话,还能是谁!敢做不敢当,别以为找个靠山就行,迟早把你抓回去!”程澄立刻就张口反击,二话不说就将帽子扣到了沐玄朗的头上。

    “好了,这种无意义的争吵,我没时间和你们浪费。”萧逸尘发觉沐玄朗似乎想要继续对骂,抬手打断两人的争吵,沉声说道:“还是之前我说过的话,若这件事情真是这小子做的,我亲自把他给你们押回去。但如果我能证明,他是被冤枉的,那么这件事情就与他无关,也请你们还他一个公道。如何?”

    “这自然是再好不过,萧先生深明大义,在下佩服。”陆天水原本还担心萧逸尘要靠武力强行截留沐玄朗,此刻听闻他说出这番话,哪里还会有什么不愿意,当下就拱手作揖,随即便微微皱眉说道:“只是,萧先生,我们虽然怀疑他是凶手,但也没确定。不过,现在的证据和证词,都认为他有极大的嫌疑,不知道萧先生准备如何证实?说实话,我们也不希望冤枉好人,只要能抓到真正的凶手,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似乎早已经想好对策的萧逸尘,利落的说道:“一切都先去现场看看再说。否则,光是在这里,我也无法找到什么证据来确认真凶。”

    陆天水一愣,随即像是想通了什么,利落的起身说道:“故所愿,不敢请,那就麻烦萧先生了。”

    “喂,我也要去!”一听要去凶案现场,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玉潇湘岂会错过这样的好事,当下就抓起萧逸尘的肩膀,用坚定的语气表达意愿。

    “我,我也要去。我倒要看看,究竟你们怎么证明是我犯的事。”沐玄朗略微犹豫之后,也决定一起去看看,最起码不能这么随便给人冤枉,自己还稀里糊涂的。

    对于沐玄朗,萧逸尘本来就要带他一起,只不过玉潇湘的要求却让他有些犹豫。

    “那凶案现场死了不少人,估计现在还满屋子的血,你真的想要一起,不会害怕?”萧逸尘转身对玉潇湘柔声劝说,“我看你还是在这里等着我们回来吧。”

    “不要,有你们在,有什么好害怕的!再说,我也觉得这小子不会是什么凶杀案的主犯,说不定我能看到你们忽略的证据呢。人家可是很聪明哒!”玉潇湘大包大揽,瑶鼻都要翘到天上,满脸都是自信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小女人究竟从那里来的自信,但萧逸尘也没觉得带她去会有什么危险,当下也不在阻拦,只是最后吩咐一声:“要去可以,但是必须听我的,不能自己随便乱来。”

    “行!”这回玉潇湘倒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很痛快的就点头答应。

    眼见萧逸尘这边已经说完,陆天水带着几分尴尬,上前一步迟疑般说道:“萧先生,我们都离开这里,那师妹要是在这里,又不能反抗,万一遇到危险那就……能不能请萧先生网开一面,将她先放了。”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萧逸尘笑眯眯的转头望向依旧努力用眼珠子揍他的程澄,笑眯眯的说道:“就是不知道这位程澄小姐,是否还要继续和萧某等人作对?”

    “哼,我只要抓住真凶,你不碍事,我自然是不会揍你。”程澄瞪起眼珠子,利落的说着。

    “行,那就再相信你一次。不过萧某丑话说在前面,若是继续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把他当成犯人对待,又或者对大小姐这样的普通人使用暴力,萧某可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你可听明白了?”萧逸尘那双似乎能吸引人心的星目,此刻落在程澄的俏脸上,让她没来由的心里一寒,下意识就点头应下了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