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听到玉潇湘的话,萧逸尘这才停下手中继续掐死程澄的动作,回头虽然没说话,但那双星目已经在明显询问为什么要自己住手。

    知道萧逸尘不知道什么是国安,玉潇湘急忙凑近之后说道:“国安相当于你们帝国,嗯……帝国的一个官僚机构,而且是属于军队体系的,权力非常大。如果他们真的是在抓嫌疑犯,那么我们阻扰他们,会引来麻烦。你先放开她,别真把她弄死了。”

    虽然还是不太清楚什么是国安,不过玉潇湘的话,萧逸尘算是听明白了,回头盯住已经快翻白眼,脸色也铁青的程澄,冷声说道:“看在我家大小姐的面子上,刚才的事情不和你计较。若是在有下一次,本王让你尸骨无存!”

    话音落下,挥手一抖,程澄的娇躯就像是无根浮萍般被甩向已经勉强站起来的男人。

    “多谢这位小姐,也多谢兄弟手下留情。”那男人抱住程澄,随手一探脉门,发现并有什么严重的伤势,只是缺氧而有些晕眩,心知是萧逸尘手下留情,立刻张口道谢。

    萧逸尘显然对那个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反手抓起始终被踩在脚下的男人,还不等他开口,那黄毛小子就满脸谄媚的笑道:“大哥真是好身手,以后我就跟你混了。刚才打的可真解气,他们莫名其妙的说我是什么杀人凶手,追了我五条街都不肯停,要不是大哥出手,那我可就……”

    “住嘴!”萧逸尘明显没那么好的耐性,刚才程澄想要伤害玉潇湘的一幕,确实激起了他的火气,按照他的脾气,必然是当场用痛苦的手法弄死那个女人,可此刻被阻止,自然也是心气不顺。

    “我住嘴,我住嘴。哎呦,大哥,你轻点,轻点,我的手要断了!”黄毛小子呲牙咧嘴,用脚尖点着地面走路,才感觉自己的手暂时断不了。

    “这位兄弟,他是我们追捕的要犯,能不能将他交给我们。”发觉自己手里的程澄已经呼吸顺畅,也恢复了意识,扶着她站稳的男人,看到萧逸尘似乎要将那个黄毛小子带走,不由急声开始讨要起来。

    玉潇湘将目光望向萧逸尘,可她还没说话,就听身边的男人断然拒绝道:“按说,本王应该连你们也一起带走,不过既然大小姐给你们求情,今天就放过你们。本王现在的心情极端不好,再阻拦道路,别怪本王手下无情!”

    那男人还想再说什么,已经回过劲来的程澄却猛然抬手指向萧逸尘,对自己的同伴大声说道:“陆师兄,这家伙和那个狼妖是一伙的!刚才他半句话都不说,就对我动手,你都看到了!说不定他也是个妖怪,应该就地正法!”

    “就地正法?!”萧逸尘的目光忽然柔和起来,嘴角的笑容慢慢浮现,可正是这份笑容,却让身边已经逐渐开始熟悉他的玉潇湘大为紧张。

    “算了,算了,她就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别和她计较了!”玉潇湘伸手拦住已经准备抬步的萧逸尘。

    低头看了眼玉潇湘,萧逸尘轻笑着说道:“刚才,就是这个女人,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就使用某种古术,积聚风刃想对你出手。要是那风刃真落到你的身上,现在你就算还活着也是缺胳膊少腿。就这样,你还以为她是个不懂事的丫头?此女子心肠歹毒,留在人间也是祸害四方,不如本王将她格杀!”

    “什么?!”玉潇湘还没出口的时候,那使用火焰弹的男人倒是浓眉一皱,一把拉住身边的程澄,沉声喝道:“师妹,你真的对普通人使用风刃?”

    “我,我就是想吓吓她!”眼珠子乱转的程澄,此刻自然是不肯承认。

    知妹莫如兄,那国字脸看起来满是正气的男人,无奈的微微摇头,上前一步,抱拳对萧逸尘一躬到底,随即说道:“二位,实在是我家师妹无礼在前。此间总总,我陆天水,必定会给二位一个交代。只是这狼妖确实是我等追捕的要犯,还请两位……”

    “有本事,就从本王手上来抢!”萧逸尘懒得再废话一个字,一手拉上玉潇湘,一手拽住黄毛小子,径直从陆天水和程澄身边走过。

    “师兄!”眼看萧逸尘等三人扬长而去,程澄不甘心的想要追捕,却没想到被陆天水一把拉住。

    “师妹,你闹够了没有?那男人神秘莫测,功法更不是我等能匹敌!刚才他已经一再手下留情,若是再去造次,我们联手说不定也是瞬息被杀。”陆天水浓眉一皱,望向眼前的萧逸尘的背影。

    “那就这么让他们跑了?回去怎么和师叔他们交代?”程澄不甘心的追问。

    陆天水浓眉微皱,想了想之后说道:“先通知后勤支援,让他们弄清楚那对男女的身份,至于其他的,还是等师叔他们来决定吧。”

    被陆天水一直拉着手腕,程澄即便不甘心也没办法摆脱,正气呼呼的又瞪了眼已经走远的萧逸尘时,忽然拽拽自己的师兄说道:“师兄,快看,他们好像进了那边公司大门。”

    “哦?”陆天水回过头,远远眺望一眼,便拉起程澄向萧逸尘三人消失的地方走去。

    不出片刻,陆天水站在玉氏集团的石碑面前,沉思不语。身边的程澄显然是个急性子,等了半天见没动静,便开口说道:“师兄,我们进去抓他们?”

    “不!”陆天水终于开口,叹息一声说道:“你年纪还小,很多事情不懂。这玉氏集团的老爷子,和局里的那位老祖宗可是莫逆之交。也正是因为玉家老爷子失踪,老祖宗才亲自东奔西走寻找下落。这个地方,可不是随便能够乱闯的。”

    “那怎么办?”程澄不甘心的咬咬牙,又气呼呼的瞪了眼玉氏集团的石碑:“难道就这样,让他们舒舒服服的从我们面前溜了?要是这样,那么我们的脸面都没了。”

    想想似乎也有道理,陆天水略微思考之后说道:“我们先通知师叔,然后以礼相待,找上门去求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