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虽然萧逸尘并没有将话全部说死,但聪慧的玉潇湘已经明白他的意思,有些紧张的撑直了娇躯,瞪大美眸惊愕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补充不到那什么星灵之力,你可能会死?”

    “某种意义上来说,很有可能。”萧逸尘点点头,但随即轻笑宽慰道:“不过你也不用那么担心,本王身体中的星灵之力,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少,正常水准,就算是支撑几百年都没问题。”

    “呼~~那就好,那就好。”轻轻拍拍自己的胸口压惊,玉潇湘有些发白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不少。

    看着那可爱的动作,萧逸尘的嘴角上翘,忽然说道:“你这是在关心本王?”

    “谁,谁关心你了!”玉潇湘瞬间俏脸泛红,梗着脖子辩解一句之后,指向萧逸尘的鼻子说道:“还有,别整天本王,本王的,被别人听见会当你神经病!”

    “是吗?这个本王……不,我倒是没注意。”萧逸尘从善如流,摸摸下巴尖想了会说道:“好吧,那我从现在开始,就用尊称吧。”

    “啥?‘我’还是尊称?本王反而是鄙称?”玉潇湘不满的嘟起小嘴,气呼呼的说道:“你真以为我这么好骗?”

    “哈哈,我真没骗你。‘我’是核心称呼,也是很亲密的称呼,除了对父母血亲之外,在外人面前如此称呼,一是大不敬,二是自来熟。一般有学识的平民,应该自称‘在下’、‘小可’、‘鄙人’等。而有官职的人,则应该以官职自称,诸如‘本侯’、‘本官’、‘本王’等等。”萧逸尘笑眯眯的解释着。

    “你们还真是一群古代人。”玉潇湘无语的摇摇头,挥挥手说道:“不过,入乡随俗,你还是不要搞什么鄙称了,反而让别人觉得你是神经病。”

    “言之有理,就这么办吧。”萧逸尘倒是也不想在称呼上折腾,笑着说完之后,就转向正拿起一个黄金奔马的黄毛小子,语调柔和,但却不容更改的说道:“把你口袋里的一个金杯,两块金镶玉饰品放回原处,然后过来坐下!”

    “……”瞬间无语的黄毛小子,回头苦兮兮的望向萧逸尘,发觉他的星目中带着不容违逆的冷光,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金马,又从口袋摸出之前顺走的贵重品,口中嘟嘟囔囔的说道:“老大,您脑袋后面也长眼睛的吗?转头和大姐头说话,都能看到我做什么?”

    “嘻嘻,这小子其实挺有趣的嘛。”玉潇湘丝毫不对黄毛小子偷了几个东西有什么意见,反而咯咯娇笑看他被训斥的苦样感觉有意思。

    萧逸尘倒是也不急,等待那小子将偷来的东西都归位,又磨磨蹭蹭的走到自己面前的沙发上坐下之后,这才张口说道:“你的星灵之力,究竟是怎么得来的?”

    “老大,我说很多次了,我真不知道什么星灵之力。”黄毛小子惨兮兮的说完之后,乞求般望向趴在沙发上看个热闹的玉潇湘,“大姐头,你也帮我说说,我根本不懂老大说什么呢。”

    左手放在沙发一侧的扶手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几下,星目始终盯在黄毛小子的脸上,萧逸尘感觉他真不是在胡说。

    略微思索之后,萧逸尘再度张口问道:“你叫什么,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叫张阿狗,从小是个孤儿,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黄毛小子张口就说,一脸的坦诚。

    侧头望向身边的俏脸,萧逸尘慢悠悠的说道:“大小姐,一会让那两个什么国安的人,来把他领走。”

    “别,别,老大,我说,我说还不成嘛!”黄毛小子一听脸都青了,根本不需要玉潇湘搭话,就急忙摆手制止。直到发觉萧逸尘的目光再度投来时,这才像是泄气般说道:“我就沐玄朗,是从陕西的雾云山里出来的。”

    “沐玄朗?哦,怪不得刚才那个凶女人叫你狼妖!”玉潇湘歪着螓首想了半天,一拍沙发背有些兴奋的说着。

    “不,因为他可以异化为人狼,所以那个女人才叫他狼妖!他是个异化人。”萧逸尘却立刻给出了不同的解释。

    “人狼?异化人?什么东西?”玉潇湘明显没有看到之前沐玄朗想要挣脱时浑身长毛的样子,此刻听闻如此奇事,那好奇的八卦之火立刻开始燃烧起来。

    “老大,异化人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你也不能将我们狼族,叫什么人狼。”沐玄朗挺直腰杆说道:“就算我打不过你,你也不能随便给我改了祖宗。我们沐族,在妖族里怎么也是能排上号的。”

    “妖族?”萧逸尘不太明白这个意思,但他的双目中却开始泛起紫光,让对面的沐玄朗一阵紧张。

    “老,老大,你要干嘛?我都已经乖乖说实话了。”沐玄朗抬起手臂,似乎想要做出防御的架势,生恐眼前这个极为强大的家伙冲过来把他给灭了。

    星目在沐玄朗身上来回扫视之后,萧逸尘的剑眉又皱了起来,指了指沐玄朗小腹的位置说道:“你的星灵之力,就是从小腹中的那颗丹丸上来的吗?拿出来给我看看。”

    “老大,你,你要我的妖丹?”沐玄朗这回是真的面色一片苍白,结结巴巴的说道:“妖丹要是,要是给拿走,那,那我就,就死了!”

    “竟然会如此?”萧逸尘的剑眉皱的更紧,但他却判断出沐玄朗确实没有骗他。略微思索之后,便沉声说道:“我不要你的妖丹,但拿出来给我看看。否则,我直接把你切开,自己拿!”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沐玄朗左右权衡,发觉自己别说是打赢,恐怕连逃跑都做不到,最终只能选择信任眼前的男人,但在动手之前,依旧张口说道:“老大,你可要说话算数,千万别拿走我的妖丹。”

    微微点头,萧逸尘用行动来表示自己不会掠夺沐玄朗的妖丹。

    虽然只是一个动作,但沐玄朗总算是安心了几分,咬了咬牙,张大嘴巴吐出一口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