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坐在玉潇湘下首的老家伙,也就是最开始问话的人,此刻扫视像是木桩子一样站在她身后,不管别人怎么打招呼,连个动静都没有的萧逸尘,舔了舔嘴唇,挤出几分笑容,这才转向装模作样显示威严的小女人,笑着说道:“潇湘……”

    老家伙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那两道原本平视的冰冷眼光,瞬间就落在自己的脑门上。只感觉一阵背后发凉,让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总,总裁阁下,您看,晨会是不是,是不是可以开始?”在那双星目的威压下,老家伙好半天才把话说明白,这发现那双星目已经移动到了别处,让他心中松了口气。

    “那就开始吧。”从没感觉这么舒服的坐在这里过,玉潇湘挥挥手豪气十足的说道:“各位有什么事情要说?”

    “我这里的企划……”

    “财务部上周……”

    “营业部的单据……”

    一时之间,乱七八糟的声音响起,让寂静的会议室中,再度像是菜市场似的。

    玉潇湘的脸色瞬间又难看下来,她很清楚,这是老家伙们的反击,要用所谓的“专业知识”给自己难堪!

    啪!

    木头人一样的萧逸尘豁然踏前一步,手掌重重拍在会议桌上,瞬间就压下了所有杂声。

    慢慢抬起手,露出印在坚硬桌面上的掌印,这回别说是那群老家伙,就连玉潇湘都在盯着那凹陷下去的手印发傻。

    “面对总裁阁下的询问,难道连说话之前,需要先请示,待到同意之后,才能开口的基本原则都忘记了?无规矩不成方圆,你们难道以为这里是菜市场?!记住,总裁阁下的话就是这里的圣旨,没有她的同意,问你们谁,就由谁来回答。没有问到的,想说话,要先说‘总裁阁下,请允许我发言’!我的话,不说第二次!”

    慢慢直起身子的萧逸尘,再度用冰冷刻骨的目光扫视眼前这群狡诈的老家伙。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身边这个小女人,会被他们欺负到根本不想来公司的程度。

    “总裁阁下,虽然基本的礼貌是很重要,可是如果搞成一言堂,最后吃亏的还是公司!我觉得,这位助理先生的做法,实在是有欠思考!”豁然间,右侧第三席位上,带着眼镜,五十来岁的干瘦老头,站起身丢下手中的文件,怒视萧逸尘说道:“如果一定要这样,那么还是另请高明吧。至于这些财务部的报表,就请这位助理来处理吧。”

    “你现在还没资格离开这里。”萧逸尘的语气平和到让人吃惊,而剩下原本想要看个热闹的人,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果然,眼前这个英俊到极致的男人,开始慢慢向那老头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这是法治国家。”惶恐向后退了步的老头,此刻的脸色有些苍白,色厉内荏的喊叫起来。

    “正因为这是法治国家,所以你的辞职,公司接受了。但是,在你离开之前,必须将给公司最近半年来造成的所有损失补偿出来,否则,你走不了!”萧逸尘边说边靠近,随手就抓起那老头手中的厚厚一叠报表。

    “我,我怎么会给公司造成损失,你血口喷人!”老头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似的大声尖叫起来。

    连搭理那老家伙的兴趣都没有,萧逸尘随手开始翻动那些资料,只用了二十秒就将报表重新丢到桌子上。

    会议室中的一群人都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在做什么,而萧逸尘却已经开口说道:“这份报表,是你最近半年的月报表中错误最多的。一共有七处错误,第六页、第十三页、月度结算额、子公司飞影娱乐投资数、子公司金属国际的出货价、总公司人员支出以及最后一页的半年额度数!这七处错误带来的损失还可以弥补,但是之前半年时间里,一共有三十六处错误,总共给公司带来27351542.37元。请将这两千七百多万的损失都赔偿出来,你就有资格滚出这里了!当然,你可以反驳,可以不信,我会立刻联系经济侦查部门,提请立案,至于你所犯的所有错误,从原始凭证到报表,我都已经整理成册,就等着总裁阁下做最后的决定!”

    上前一步,在极尽距离盯住那张已经满是汗水的老脸,萧逸尘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仿佛是在对垂死挣扎的猎物,给予最后一个安慰:“现在,你还想说什么?”

    “这,这,这……”这了半天的老家伙,其实做过什么心理很清楚,他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还没将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错误的根本原因说出来。

    目光根本不敢和萧逸尘对视,老家伙的眼睛瞟到漠视中的玉潇湘,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急忙喊道:“潇湘,不,不,总裁阁下,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钱我赔,我赔,千万不要让经侦立案。看在我老郭这么多年来一直为公司效力,饶了我这一回吧。”

    “你的事,不急,慢慢来,现在,你还要走吗?”萧逸尘拍拍老头的肩膀,似乎很和善的笑着。

    然而在老头的眼里,这张俊脸简直像恶魔一样恐怖,急忙咽下口水连声说道:“助理先生,我留下,留下,不走,不走!”

    “很好。”萧逸尘松开了老头的肩膀,径直向下一位之前也叫嚣起劲的老家伙走去。

    被重新选择的猎物,看到萧逸尘的星目投来时,浑身都感觉像是被水洗过一样。心中即便再怎么祈祷,可那“怪物”还是毫不犹豫的拿起了面前的企划案。

    随手翻了翻,萧逸尘轻轻用厚厚的企划案拍打那老头的地中海,不屑的冷笑道:“收购计划!连对方最起码的报价都不知道,你准备让公司拿多少钱给你收购?竞标计划,连初价、中价、低价都没有!你觉得是这里在座的各位,都和你一样愚蠢呢,还是你觉得,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都比你更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