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林伯,快来帮我,把这个闯入小姐她们房中的淫贼给抓起来。”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闯进我玉家!”

    “拿绳子来,快拿绳子来。”

    忽然响起的吵闹声音,让两个相拥在一起,抱成团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美人们皱起黛眉,迷迷糊糊搓揉美眸中,慢慢坐起身。

    “什么事情这么吵呀!这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美容觉很重要的,知道吗?别吵啦。”明显有起床气的玉玲珑可不是好脾气的,抓起床上的枕头就重重丢在房门上。

    “大小姐,二小姐我们抓到个闯到家里来的淫贼。他可就在对面老爷子的书房里,要不是被我看到,还不知道会干出点什么呢。”略显丰润的中年妇女,扯着嗓子推开了玉家两位小姐的寝室大门,指着门外一脸苦相的萧逸尘,就直接把淫贼的名号扣了上去。

    听明白怎么回事的玉玲珑和玉潇湘对望一眼,又看看被林伯、许叔等家中的下人们逮住而满脸苦笑的萧逸尘,两位美人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嘻嘻,逸尘哥哥你昨天晚上不是那么厉害吗?现在怎么被他们给抓起来了?”玉玲珑最为活泼,**玉足,连柔软的兔子拖鞋也没穿,就提起裙摆蹦到萧逸尘身边,甚至还顽皮的拿手指戳戳他的脸颊,满脸都是看好戏的表情。

    “二小姐,他们是你的家人,又不是外人,我怎么能对他们动武?”似乎经过一晚上的“刻苦学习”已经具备一定与“地球土著”打交道的经验,萧逸尘动了动被绑在身后的手臂,苦兮兮的说道:“只不过,我已经和他们解释,我不是什么淫贼,可是他们不信。”

    管家林伯总算是个稳重的人,此刻看到玉玲珑一点都不吃惊的样子,又看连玉潇湘都捂着红唇,笑盈盈的靠近,美眸中丝毫没有害怕,反而是开心的神色,不由看了眼萧逸尘,试探着对两位女主人问道:“大小姐,二小姐,这位先生你们真的认识?”

    “嘻嘻,虽然这家伙是个淫贼不错,不过他也不是外人。”玉潇湘似乎还没忘记萧逸尘昨晚的变态行径,对于这位外星亲王客串的变态,不想就这么轻松放过,但还算是解释了一句。

    一句“淫贼”让萧逸尘充满希望的俊脸顿时苦了下来,口中嘟囔道:“本王,不,萧某到底淫了谁?是大小姐呢,还是二小姐?这个问题,必须要查个清楚。”

    “你还敢说!”一听萧逸尘竟然被绑着还敢调侃,玉潇湘柳眉倒竖,立刻又摆开架势。

    “嘻嘻,是要查清楚哦,逸尘哥哥到底是淫了谁哦。”挤眉弄眼的玉玲珑倒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脾气,咯咯娇笑就是不肯帮萧逸尘说话,反而若有所指的冲自家姐姐调笑。

    忽然响起自己妹妹是个不靠谱的个性,玉潇湘也怕眼前的混蛋男人真的说出点什么,万一要是其他人知道昨天晚上的糊涂事,那最后掉面子的还是自己。

    这么一想,玉潇湘就决定暂时大人不记小人过,起码不在这个节骨眼上搞出事情。于是,玉手一摆,对其他人说道:“把他放了吧,他是咱们玉家……嗯,一个关系很远的亲戚,你们以后就叫他表少爷吧。因为暂时没地方住,昨天晚上深夜才来的,以后就住在家里。”

    “表少爷?深夜才来的?”林伯虽然有些疑惑,但是看到连玉玲珑也在点头,再加上现在家里可是两位小姐做主,也只能带着这份疑惑,和其他人一起将萧逸尘身上的绳索解开。

    不管怎么说,既然小姐说是表少爷,而且还要长住下去,林伯这样究竟事故的老人家,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开罪了萧逸尘,这绳子才刚松开,老人家就笑眯眯的拱手说道:“表少爷,我这真不知道您的身份,刚才多有得罪了。”

    “林伯说的哪里话。萧某不请自来,又未与各位谋面,这才让各位产生误会。此错全在萧某,还望各位海涵。”萧逸尘笑眯眯的抬手回礼,神色平和,眼眸清澈,顿时让人对他好感大增。

    本来萧逸尘的品相就超凡脱俗,绝大多数人对于长相俊美的人,无论是男还是女,天生就会有种亲近的感觉。而现在眼前的男人,不但容貌出众,更重要的是丝毫没有寻常纨绔子弟那种眼高于顶,令人厌恶的自大。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不但得体,更将过错拉到自己身上,这份修养与语言艺术,自然是让其他人都开始接受这位突然冒出来的表少爷。

    且先不去管其他人对萧逸尘身份的怀疑,但至少在两位小姐面前,他们也不会显露出来。互相客道几句之后,林伯便直接领着众人先行离开。

    其实,昨天晚上大声胡闹的时候,林伯等人也听到了动静。只不过,在这个家里时间长了,每天两位小姐例行公事般的打闹,那已经是家常便饭。因此,不管是林伯还是负责伙食的张姨,全部都装听不见。再加上不错的隔音效果,自然是更加没人来看个究竟。也正因为如此,直到早晨张姨看到萧逸尘在书房窗口中“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样子,这才会引着家中的男人们来抓贼。

    “你们家里这些人倒是挺忠心,也不看看我这身板,一个女子就敢上来抓我。”萧逸尘揉了揉被绳子勒出印记的手腕,笑眯眯的走到玉家两位小姐边上。

    “哼哼,你这回知道,本小姐是如何的善良了吧?要是昨天晚上你刚掉下来的时候,咱们去把林伯叫来,你早就被捆到警察局里去了。”玉潇湘瑶鼻一翘,很得意的说着。

    “是,小姐宽宏大度,本王他日自有感谢之时。”萧逸尘倒是很好说话的样子。

    “不用他日,你就好好保护我这傻妹妹就行。”说到这里,玉潇湘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珠子一转,踏前一步,小胸脯几乎贴到萧逸尘的胸膛上,双手叉腰昂起螓首,怒视眼前近在咫尺的俊脸,一字一句的说道:“警告你,若是起坏心思,监守自盗,欺负我妹妹,我就把你切片喂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