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四章 救回去切片研究?
    “我踹是你个死色狼!”完全暴走的少女,此刻那张粉嘟嘟尚且带有几分婴儿肥脸蛋,已经披上一层又一层红霞,那双小短腿更是使劲横向乱踢,只可惜,别说想踢到眼前的“死色狼”,就算是连他的衣角都别想碰到。

    手拿从少女绒线衣上撕下的一块“战利品”,萧逸尘那深紫色的目光完全被其吸引,似乎眼前美丽的女孩还没有这块巴掌大小的衣料更有魅力。

    “奇怪,竟然是纯天然棉质和化工物线料合成的衣料。”反复观看自己手中的衣料片刻,萧逸尘的目光终于从其上再度落到少女那不知道是羞红还是气红的脸上,心中则再度暗自想道:“她没有星灵力,但身体上却覆盖一层莫名的能量,否则早已经死在黑洞里。更奇怪的是,明明没有感知到星核的存在,我微微放出的星灵力却被她吸收了一部分。究竟是怎么样的体质,才可能在没有星核存在下,积聚星灵力?还有这种衣料,别说是在帝国,就算是在星辰诸国都不可能存在。难道……”

    想到这里,萧逸尘略微降低自己的高度,与眼前少女那张已经鼓成圆月的脸蛋平视,笑眯眯的问道:“小丫头,你究竟是怎么进入黑洞的?你又是来至哪里?”

    “黑洞?这里是黑洞?!”原本就瞪圆的漂亮美眸,一听黑洞两个字,顿时更大了一圈,傻乎乎的说道:“那,那,那我不是死定了?我不要死,我还没谈过恋爱,还没勾搭过帅哥!呜哇~~~~”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言不合就开哭的小丫头,萧逸尘只觉得自己头大无比。特别是从那双美眸中喷涌而出泪珠,像是不要钱般在空中散成圆珠飘向亲王殿下的俊脸,更让他闪来闪去的异常麻烦。

    “好了,别哭了,本王不是在这里嘛。有本王在,你怎么可能会死!”随手一挥,将迎面而来的一大堆泪珠扇开,萧逸尘尽量放缓语调说道:“只要你告诉本王,你究竟是怎么进入黑洞的,本王不但救你出去,而且送你回家。如何?”

    “唉?”闭着眼睛大哭一气的少女,听闻萧逸尘的声音,愣了愣之后,抬起娇嫩玉手使劲擦拭几下美眸,眨巴眨巴大眼睛,不信般说道:“你真能救我出去?”

    “本王言出必行。”似乎为了加强说服力,萧逸尘随手挥了挥,带起手掌上一片紫光,“只要你回答本王的问题,一瞬间本王就能带你摆脱黑洞。”

    大概是因为那片紫光给了少女几分信任,美眸越过萧逸尘的俊脸,又偷偷看了眼他身后那巨大的紫色光翼,吸了吸鼻子,依旧有些哽咽的语调中,少女委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明明是在家里睡觉,醒来的时候就飘在这里了。已经飘了几天,感觉快要饿死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你了。”

    “无序异常开启吗?”几个字跳跃在萧逸尘的脑海中,始终紧盯住眼前少女的他,此刻很确信对方并没有欺骗,甚至也想不出欺骗的理由。

    只是一瞬间在脑中考虑之后,萧逸尘竟然不再多问什么,微微点头,伸手就抓住了少女的手腕,让自己的身体与她并行,侧头露出温暖的笑容:“好,剩下的等出去再说吧。”

    话音才刚落下,身边的少女甚至刚被这迷人的笑容弄到有些晕乎,萧逸尘身后的光翼便无风自动,带着他们的身躯,拖出巨大光影,顺延之前的细微印记高速向某个方向飞去。

    “啊!”即便并没有什么刺耳的风声或者是迎面而来的压迫感,但少女依旧被突然启动的高速移动惊吓到。下意识的一侧娇躯,整个人都躲入萧逸尘的怀中,双手双脚更像是八爪鱼似的干脆缠绕到他身上,直到如此模样才算是让她安心一些。

    “果然是很奇特的体质。”萧逸尘并没有阻止少女的动作,反而眼眸中露出几分更为感兴趣的神色,心中不断暗自想道:“似乎能够吸收一部分星灵力,但却又无法保存长久,与其说是在自主调动星灵力抵御周围的空间压力,不如说是星灵力在自发的保护她!这大概就是她能够在这里生存如此长时间的原因吧。呵呵,就算问不出她的来处,光是这奇特的体质,回去交给二皇兄,想必把她切片了,应该也能发现点什么的吧?”

    可怜的美少女,自以为遇到了一个救苦救难的天使大神,却没想到这位天使大神已经在考虑把她切片研究的问题了……

    ……

    星辰军总旗舰凌霄号上,此刻已经乱成一团。自家总帅大人,莫名其妙的被黑洞吸走,生死不知的状况,别说是萧逸尘身边的亲近人,就算是几位督指挥使、指挥使,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帝国将军们,现下真可谓面无人色,全无往日的镇定自若。

    “两位北辰将军,所有探索舰都已经释放出去。这样,这样真的可以?”龙牙舰群督指挥使,麾下一千一百六十万艘顶级战斗星舰的大将,帝国一等侯爵,征东将军公孙展,那张本该黝黑的国字脸上,此刻却一片惨白,像是乞求般对着眼前的年轻将军询问。

    公孙展的面前,一男一女此刻脸色也并不好看。左侧的女子貌似二十来岁,身材高挑,与诸多男子站在一起也并不显矮,似乎是因为身有军职的关系,本该披落肩膀的秀发,此刻从头顶一把扎起,落成马尾挂于脑后,身上淡青色的铠甲中央,金色浮雕的五爪飞龙踏剑祥云纹章异常显眼。左手死死捏住七星佩剑的手掌上,更是青筋毕露,指节发白,就连那原本应该迷人的鹅蛋脸,此刻全无半分血色。此女正是帝国凌霄亲王近卫统领、龙卫军指挥使北辰朵兰。

    “姐,别急,殿下的本事你最清楚,这种小黑洞用不了一时三刻殿下就能突破。”似乎是不忍心身边的女子忧伤,身穿同样青色铠甲,甚至有同样纹章的年轻男人,伸手拍了拍北辰朵兰的肩膀柔声安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