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五章 返回
    同样看起来二十来岁的男子,扫了眼自家姐姐那捏到发白的手指,无奈的在心底叹息一声,只得对眼前的公孙展说道:“将军,将探索舰放出去就行了。即便殿下无法直接回到这里,也会在左近出现,到时候只要能及时接到殿下就不会有危险。”

    “哎,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公孙展忧心的点点头,随即拱手说道:“那就麻烦两位将军在这里守着,本将这就回座舰去盯着周围的空域。”

    “那就麻烦将军了。”同样拱了拱手,男子目送公孙展从一侧的舰内星门离开,这才再度将目光落到了自家姐姐的身上。

    此男子名叫北辰无言,同样是萧逸尘身侧的近卫统领、虎卫军指挥使,与身边的家姐一样,多年来不但对自家亲王殿下忠心耿耿,更是出生入死一起经历过无数危险。今日,原本是他轮值负责凌霄亲王近卫舰队的指挥,因此才会慢了一步抵达。

    “都是我的错,殿下若不是因为我……”公孙展离开片刻后,始终沉默寡言,鹅蛋脸上似乎阴沉到能滴出黑水的北辰朵兰,重重一拳打在身侧的金属墙壁上。

    嘭的声音响起,终于让另一边的那对姐妹花将目光投来,虽然同样面色并不好看,但上官秋月此刻还算能保持镇定,反倒是妹妹上官秋月,早已经梨花带雨将漂亮的脸蛋都哭成花猫。

    “星儿,你别哭了。朵兰,你也别太自责。殿下的脾气你们都清楚,他的能力更不是我等能相比。如今,与其在这里自怨自艾,不如相信殿下不会让我们失望,必然会安然返回。”轻轻拍着自家妹妹的娇柔后背,上官秋月的脸上勉强挤出一分笑容。

    即便明知道不过是一句安慰,但几人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上官秋星更是使劲,抹了抹自己花猫般的脸蛋,双手合十,哽咽着说道:“龙神庇佑,一定要让殿下安全回来。只要殿下安全返回,要我做什么都行。”

    “这可是你说的!星儿,你要是赖账,小心龙神跳出来打你的屁屁!”

    忽然间,满是磁性的声音响起,让神伤中的众人瞬间就精神大振。

    几乎不给众人更多反应的时候,位于这艘货运飞船中央的空间中,一点紫色的光辉出现,不过是眨眼的时间内,便已经形成一人多高的椭圆形紫色光洞。随着光线的不断密集,一道模糊的身影如同闪电般从其中冲出,巨大的光翼以及那深紫色的光辉,让整个空间染上奇幻又妖异的美感。

    呼……呼……

    漂浮在空中的萧逸尘,身后那对巨大光翼挥舞两下,这才让他的身体慢慢落地,而左手的臂弯中还挂着个软绵绵的娇躯,只不过看起来像是已经晕头转向,两眼直冒金星。

    “殿下!”

    几乎是在异口同声的欢快呼喊声中,几道身影瞬息就冲到萧逸尘的身边。其中那道粉色曼妙娇躯,更是全无顾忌,直接投入眼前挺拔身躯的怀中,水蛇般的绵软玉臂直接缠住他的脖颈,使劲用那娇嫩脸颊蹭着俊脸,娇若无骨的不断喊着:“殿下,殿下,殿下……”

    “好了,好了,都快两百岁的人了,还那么会撒娇。”虽然口中如此说着,但萧逸尘那双星目中对于赖在自己身上的上官秋星那份宠溺,却一览无遗。伸手拍拍她的螓首,这才笑道:“还不快点下来?每天吃那么多,很重的知道不?”

    “人家才不重,人家一直都很轻哒!”瞬间瞪圆美眸的小女人,麻利的从萧逸尘身上蹿下,似乎真怕自己的体重给眼前的男人摸透了。

    “哈哈,那咱们这就去称称,看到到底有没重,如何?”萧逸尘眨巴两下眼睛,似乎不准备就这么放过可爱的小丫头。

    “才不要!殿下你个坏人!人家那么担心你,你还欺负人家!”上官秋星愤愤然的挥舞起小拳头,似乎想要揍几拳眼前这个满脸坏笑的家伙,给自己出出气。

    “星儿,不得对殿下无礼!”正当小丫头似乎准备动用全武行的时候,身侧稳重的姐姐开口,一个瞪眼就将自家妹妹击退,这才柔声对萧逸尘说道:“殿下,您没受伤吧?”

    “放心,一点事都没。”萧逸尘笑眯眯的说完之后,忽然响起了自己似乎还带着个战利品,随手一抖,毫无半点怜香惜玉的想法,直接将那从黑洞中带出的少女丢在地上,“至于她,本王就不清楚了。”

    “哎呦!”被摔在地上的痛苦,终于让头晕目眩的少女回过神来,使劲揉动自己被摔疼的翘臀,怒视萧逸尘喊道:“你个大变态,混蛋,色.情狂,白痴加三级,想摔死我呀!”

    直到此刻,众人似乎才从萧逸尘的身上注意到还有个从未见过的少女,更是对她敢如此言语愣神不已。反倒是那少女,丝毫没有感觉般,仿佛不解气似的,边揉翘臀边站起,抬脚就向眼前不知道珍惜美少女的混蛋男人踢去,口中甚至还喊了一声:“本小姐踹死你!”

    “大胆!!”

    几乎是在少女抬脚的瞬间,站在一侧的北辰无言已经横身挡在萧逸尘的面前,一直握在手中的连鞘长剑也已横架在少女细嫩的脖颈上。不光如此,就连那些站在舰舱周围,原本像是泥塑似的,浑身黑色连身铠甲,就连面部都被黑色鬼面遮挡住的帝国星辰军士兵,也瞬间拔出各自腰间的战刀,肩膀上看似金属的铠甲像是突然活过来一样,半息中扭曲成长圆形的棍状物架在各自肩上,尖端开始释放出蓝色幽光。不管是刀剑还是那莫名的蓝光,对准的目光自然是圈中的少女。

    “你,你们想干吗?”显然被这气势吓到的少女,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到了别人家的地盘里,怯生生的说了一句,大概是因为太过惊恐的关系,连那已经抬起的小脚都忘记放下。

    “小丫头,之前不是很嚣张嘛,现在怕了?”萧逸尘越过身前的北辰无言,轻轻将他的长剑推开,一脸坏笑的靠近少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