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九章 宇星郡王
    萧逸尘眼见最难搞定的上官秋月松口,俊脸上不由露出几分舒心的笑容,正想说什么的时候,硕大议事厅一侧的光门亮起,空间中也传来一声醇厚男声:“启禀总帅,副总帅宇星郡王殿下求见。”

    “小四?他不是在后军吗?”萧逸尘一愣,却并没有迟疑,立刻扬声说道:“让他进来。”

    “诺!”

    门外侍卫回应的声音刚响起,一道身影就已经急不可耐的大步冲入其中。只见来人国字脸浓眉大眼身材健硕,与萧逸尘的俊秀飘逸还真像是两个极端,此刻一身不带头盔的连身黑甲,身后血色披风似乎还带着几分杀气。顶上的发冠倒是与萧逸尘头上头顶的紫金色蟠龙镇天冠有几分相似,只不过看材质通体为黄金所铸造,冠身上也仅只有四条金龙。

    “末将拜见总帅。”

    来人三步就冲到萧逸尘面前数米处,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指骨贴于地面,左手则紧握腰间剑柄,低头恭敬行礼。此人名叫萧飞星,乃是萧逸尘同父异母的弟弟,皇室男丁之中排行第四。

    “小四快起来,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是正式场合,咱们兄弟没那么多虚礼。”快步走到萧飞星的身边,伸手将他扶起后,萧逸尘满脸笑容的问道:“你统帅后军龙怒舰群,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萧飞星顺从的站起,反手先握住萧逸尘的双臂,上下打量片刻之后,这才长出口气,原本绷紧的国字脸也松散开,笑着说道:“三哥放心,龙怒舰群有百里将军统帅,什么事也没有。只是我听说三哥被吸入了黑洞,哪里还能坐的住,这不是坐了一个多时辰的高速舰,紧赶慢赶的过来看看情况。现在看到三哥没事,也就能放心了。”

    “你呀,多大个人了,还老是这么毛毛躁躁的。”萧逸尘嘴上虽然如此数落着,可眼神中的温暖却已经说明一切。轻轻抬手拍了几下眼前这个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兄弟,嘴角上翘笑着说道:“若三哥真的出事,按照战时法案,你就得立刻接替指挥权,不在自己的旗舰上呆着,还这么跑来跑去的,若是也出了意外,你让这两个舰群听谁的?”

    “嘿嘿,我这不忘了嘛。”萧飞星略显黝黑的脸上露出几分腼腆笑容,伸手抓抓自己的脑门,倒是一点也不介意自家哥哥的数落。

    “奴婢(末将)见过四殿下。”

    直到两兄弟说完话,厅中其他人这才向眼前这位郡王殿下行礼问安。

    “免了,都免了。特别是星儿姐姐的礼,小王可是受不起,不然明天你在三哥面前数落几句,小王为了不去北疆挖矿,又得不知道买多少礼物来讨好您老喽。”萧飞星急忙摆手示意众人都起身,目光扫向星儿的时候,脸色奇苦无比。

    “嘻嘻,那还不是四殿下您自找的。”星儿甜美的笑容立刻送上,装模作样的说道:“哼哼,行军途中喝酒,还想不给人家封口费,当然不替你保密喽。”

    萧逸尘伸手就拍了下萧飞星的后脑勺,瞪了嘿嘿干笑的自家弟弟一眼,这才转身对星儿说道:“星儿,下回这混小子再敢乱了军规,你收完他的封口费再来报告本王,本王给你双倍!”

    “好耶!”

    “不是吧?”

    “哈哈哈……”

    星儿开心的欢呼声,萧飞星苦兮兮的哀鸣,以及众人善意的笑声中,众人其乐融融气氛也更融洽了几分。

    少顷,分宾主坐下,月儿送上香茗之后,萧飞星很自然的问起之前发生种种。萧逸尘也并没有想瞒着自家弟弟,再度将前事复述一遍。

    “这群贼子真是贼心不死,连这种诡异的圈套都做的出来!幸好三哥厉害,否则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狠狠一拳打在自己身边的茶几上,萧飞星满脸怒色。

    摆摆手,萧逸尘倒是没什么感觉,轻笑道:“每年不遇到几次刺杀,本王还觉得不对劲呢。小四,你来的正好,本王正想要将你请过来商量点事。”

    “三哥有什么要吩咐的尽管说,小弟万死不辞。”萧飞星立刻抱拳一脸正色的回应。

    “没那么严重,坐下坐下。”萧逸尘摆摆手,随即说道:“本王想要再度前往湛蓝星域的兽人自治区。”

    “啥?”萧飞星一愣,目光下意识转向萧逸尘身边站立的上官秋月,可发现这聪慧的女子也有些呆滞,不由微微皱眉说道:“难道那些兽人还没记住教训,又准备叛乱?”

    “非也非也。”萧逸尘摆摆手,脸色逐渐严肃起来,沉声说道:“最近二十年间,从虎人族屠杀人族开始,到几天前平定的猫人族、兔人族起兵造反,前后已经有七次兽人族叛乱。原本,若说是虎人族、狼人族、鹰狮族这些桀骜不驯的部族叛乱,倒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可问题是,猫人族、兔人族即便是在兽族统治时期,也经常受到他族的压迫,那时候都不敢反叛,可现在轮到帝国统治,反而开始造反?小四,你觉得这合理吗?”

    “嗯,三哥说的有道理,其实我和百里将军讨论战局的时候,也觉得这些兽人族简直是疯了!”萧飞星浓眉紧皱,同样一脸不解的样子。

    微微点头,萧逸尘星目中神光闪烁,沉声说道:“所以,本王认为,不是他们真的想要反叛或者造反,而是有逼着他们不得不反!从古至今,无论是多善良的种族,一旦到了最后一条活下去的路也不存在时,同样会起兵造反,即便是死,也总好过被人欺压而死!你说,对吗?”

    皱眉思考片刻后,萧飞星有些愕然的说道:“三哥,你的意思是说,有帝国的民政官作威作福,压迫这些兽人,让他们甚至活不下去,所以才会接二连三的反叛?”

    “不,本王也不确定他们究竟是被民政官压迫,还是被人蛊惑。本王只是觉得,如果不是有外部力量作祟,最起码不可能让胆小的猫人族和兔人族也来参合什么造反!”萧逸尘很肯定的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