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二十章 先搜搜再说
    胡乱拍打自己的手环,将眼前那些悬浮在空中的光屏统统赶走之后,再度趴脚趴手躺在地上的玉潇湘这才觉得自己快要爆炸的脑袋,似乎轻松了一些。

    “万恶的帝国.主义,万恶的封建社会,万恶的混蛋王爷!”

    狠狠的咒骂一番之后,像是发泄够了,玉潇湘忽然抬起自己的手臂,三两下将那宽大的袖袍卷起,伸到自己瑶鼻边闻了闻之后,黛眉顿时皱到一块,嘟嘟囔囔的说道:“怎么又臭了?哎,那净体室方便是方便,走进去站一会就能感觉到浑身舒服,可问题是没有泡澡,就觉得不对劲。哎,这些外星人怎么就不知道好好享受生活呢。”

    虽然浑身懒得根本不想动,可以想到自己身上那股怪怪的味道,小美人最终还是以莫大的毅力坐起身,磨磨蹭蹭的准备向一侧用于洁净身体的小间爬去。

    忽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的玉潇湘停下动作,瞬息坐直之后,随手一挥,半空中立刻就浮现出区域内的详细地图指示。

    摸摸自己的下巴,盯住那标有“沐浴舱”字样的区域,玉潇湘的嘴角慢慢上勾,嘿嘿笑着自语:“那个万恶的封建大头子,给自己修了那么大个沐浴舱,总不可能也是跑进去站几秒就完事的吧?嗯,这个时间,他应该躲在书房里看书,这沐浴舱就借给本小姐用用喽。”

    说干就干,玉潇湘翻身而起,明明在自己的舱室里,却像是做贼似的,缩手缩脚蹭到光门附近,悄悄将光门设定到沐浴舱,最后深吸一口气,挥了挥粉拳给自己打气之后,一脚跨进光门。

    ……

    感觉自己只是穿过一道光幕,这种奇妙的感受玉潇湘已经很熟悉,可当她的视线完全恢复之后,还是忍不住被眼前的世界所惊摄。

    放眼望去,空间中漂浮着淡淡的雾气,可即便如此,大致也能看清楚几十米内的物体。而在目光所能到达的极致处,庞大到仿佛没有边际的“湖”里,充实着蓝绿相间的液体,甚至能够闻到淡淡的清香。

    站在类似白玉,但即便穿鞋都能感受到温热的地面上,看着周围古色古香各种装饰,远处甚至有联通两岸的木质小桥和一座亭子,而更离谱的是在这个“湖”的中间,竟然还有一座令人发指的岛!!

    “用不用这么奢侈呀!在澡堂子里修亭台楼阁就够离谱了,还修了个岛,是个什么鬼?!”

    站在原地发呆了几十秒之后,玉家大小姐终于对万恶的封建主义头子,再度发出从脚后跟里冲到头顶的鄙视!

    “谁?!”

    忽然间,正当玉潇湘想要使劲怒吼来发泄自己心中的羡慕嫉妒恨时,一声满是磁性的男声从浓雾的另一侧传来。

    “啊呀!

    那家伙不会也在吧?”玉潇湘神色一愣,想都没想,瞬间就转身准备从来时的光门冲出去。然而,猛然转身的小美人,眼看就要冲入光门的时候,却只感觉自己像是撞上了墙壁,嘭的一声被弹回来,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痛呼,翘臀就已经和地面做起亲密接触。

    生死一刻,担心自己又会被砍脑袋的玉潇湘,强忍住翘臀上传来的痛感,连滚带爬的准备再度试试穿越光门,然而人还只爬了一半,就见一道紫光从浓雾中飞射而来,连半分给她必让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像是水蛇般缠住身体,再无半点可以行动的自由。

    “是我,是我,投降,投降!”像是个虫子似的在地上扭动几下,发觉自己根本没办法逃离,玉潇湘只能开始扯起娇嫩嗓子求饶,她可不想被当成是刺客,稀里糊涂咔嚓掉脑袋。

    “呵呵,让你做入帐女官不干,此刻又想来偷窥本王沐浴?小丫头,你说,我是把你当成刺客就地正法好呢,还是把你当成准备偷窥本王的女登徒子处以极刑好呢?”

    雾气中修长的身影慢慢走来,语气中那份带着调侃的音调,让玉潇湘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有区别吗?你告诉我,到底是有什么区别?”侧过脑袋,无视自己的俏脸紧贴地面,使劲挪动几下,终于能勉强看到逐渐靠近的人影,玉潇湘嘟起红唇不满的喊着。

    “当然有区别喽。”身披黑色长袍,长发带着水珠散落在身后,赤足在地面慢慢走来,似乎刚刚从水中起身的萧逸尘缓缓走到玉潇湘的身侧,蹲下身嘴角上翘,用手指捏住那娇嫩的俏脸,乐呵呵的说道:“当成刺客嘛,那就要逼问是谁派来的。比如,先砍掉一只手,若是还不说,再砍掉一条腿。而若是女登徒子嘛,换成偷窥普通人那倒没什么,但偷窥的是本王,最起码也要判个凌迟。你觉得,是不是有很大区别?”

    “……”气呼呼瞪着一脸认真表情的混蛋王爷,玉潇湘虽然很想强硬一些,可叹天生惜命,最终只能苦兮兮的哀求道:“殿下,放过人家一次吧。人家就是想来洗澡,既不是刺客也不是什么女登徒子啦。”

    “哦?口说无凭,本王先搜搜你有没带着凶器。嗯,这胸口似乎装着不少东西,不如让本王来搜搜。”萧逸尘的嘴角泛笑,松开了俏脸的手,在空中一阵比划,但就是不落下来。

    “混蛋,色鬼,变态狂,放开我,有胆就放开我,让我和你大战三百回合!”一旦关系到“贞洁”问题,小美人那暴力因子就会无限膨胀,再也不管眼前的人是谁。

    “哈哈哈……你这丫头还真是有意思。平时嘛,贪生怕死到不行,可每次一调侃你就什么都不管了。”萧逸尘收回自己的手,随手一挥就将那道缠绕住玉潇湘的紫光收回,伸手递到她的俏脸前,柔声说道:“还趴在地上干什么?有紫金币捡吗?”

    看了看那洁白如玉,似乎比自己还白嫩的手掌,又偷瞄一眼精致到极致的俊美面庞,小女人的红唇微微翘起,但还是伸手抓住那尚且带着几分潮湿的温暖手掌,娇声说道:“还不是你,总喜欢捉弄人!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