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海陆空齐全的香茗
    待到玉潇湘站起,萧逸尘这才松开手掌,随手竖起手指轻轻一弹她白嫩的额头,笑着说道:“月儿没告诉你,这是本王的沐浴舱吗?连接光门的时候,难道没看到提示?”

    轻轻揉着自己的额头,玉潇湘美眸一转,就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知道是沐浴舱,不过因为走的急没注意那个提示。再说了,要是知道你在里面,打死我不会进来。你以为你真的帅到天下女人都要投怀送抱呀。”

    “哎呀,偷看本王沐浴,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看来还是凌迟处死吧。”萧逸尘双手环抱胸前,单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上下打量眼前的小美人,舔舔嘴唇说道:“虽然长得挺漂亮,凌迟了有点可惜,不过也不能任由你挑战本王的权威,你说对不对?”

    “我错了!”瞬间开始认怂的玉潇湘连半秒都没犹豫,双手合十,像是拜菩萨似的跪倒在地上,“殿下,您是大好人,伟丈夫,宰相肚里能撑船!千万别和小女子计较!”

    “哈哈哈……你的骨气呀!稍微拿点出来成不?哈哈哈……”放声大笑的萧逸尘随手一挥就将玉潇湘凌空扶起,这才抬手轻轻拍打她的螓首,摇摇头柔声说道:“本王敢肯定,等你回到凌霄宫,必然是宫中第一怕死鬼。”

    “怕死就怕死,总比没命强。”嘟嘟囔囔的暗自说了句,撇了撇小嘴的玉潇湘退后一步说道:“殿下,您继续慢慢洗,我走了,我现在就走。”

    “慢着。”伸手拦住玉潇湘准备转身的动作,萧逸尘忽然伸手拉住她的手腕,自己就向一侧靠近水池方向走去。

    “殿,殿下,你要干什么?”根本没办法反抗的玉潇湘此刻只能跌跌撞撞的跟上,只是那漂亮脸蛋上,似乎也多了几分疑惑。

    “既然你都来了,那么当然是和本王来个鸳鸯浴喽,不然你说我把你拉来干什么?”回头一脸坏笑的萧逸尘不怀好意的目光,在那娇柔身躯上来回扫视,弄的小美人更为紧张。

    “殿,殿下,你找星儿姐姐,要不月儿姐姐也行,我,我还是走吧。”咽了半天口水,哪怕有九成确信眼前的混蛋王爷是在耍自己,可万一是那一成呢?此刻,玉家大小姐开始毫不犹疑的卖队友。

    “真该让月儿和星儿听听你现在的话。”几步就将玉潇湘拉到一张宽大的长桌边上,萧逸尘这才松开那柔嫩手腕,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说道:“浴袍、香粉,这些东西都是星儿那丫头放在这里的。右边是净体室,这里的池水本来就能去除污垢,提高星灵力的吸收。当然,后者对你没用。自己泡完之后,穿上浴袍去净体室将身上的水弄干净,这几十种香粉只要洒一点点在衣服上,就会持续一整天。如果还想吃点什么东西,喝点小酒下次自己带来。明白了吗?”

    “唉?殿下,你这是……”玉潇湘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身侧这张笑眯眯的俊脸。

    “你说呢?难不成你以为,本王真会和你这个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小丫头来玩什么鸳鸯浴?本王洗完了,这里归你。下回记得,要想来沐浴,先看清楚有没人用,别再像个小笨猪似的,没头没脑直接冲进来。对了……”说到这里,萧逸尘抬起自己的手腕,直接将自己的手环与玉潇湘手上的手环轻轻碰撞,一点银芒亮起时,继续说道:“沐浴舱的控制权已经输入你的手环里,毕竟是个姑娘家家的,虽然这里只有我以及月儿她们几个小丫头能用,但估计你也不希望有人突然冲进来吧?记得等本王出去之后,就封闭光门和机械门。好了,先挑挑自己喜欢的东西吧,本王去净体室。”

    望着那淡淡一笑,潇洒转身向净体室走去的男人,玉潇湘又看看面前堆满长桌的各种物品,不由嘴角上翘,轻声自语:“虽然嘴巴特别坏,不过……嘻嘻。”

    ……

    “殿下请用茶。”

    按照舰内时间显示,已经是入夜时分,又到了玉潇湘的当值时间。其实原本她这点本事,上官秋月是绝对不同意她“上岗”的,但由于那混蛋王爷一句“理论不如实践”,于是乎从出现在星舰上第二天起,什么都不懂的小美人就成了被混蛋王爷剥削的对象。

    “嗯。”将手中书册放在矮几上,斜靠在落地软垫上的萧逸尘,抬手接过跪坐在一边的玉潇湘所递来茶水,轻轻吮.了口之后,就点点头面带欣慰的说道:“烹茶的手艺进步了,已经从泥浆水,进化到泥巴水的地步。不错,不错。”

    虽然明知道不会有什么好话,但原本还有点期待的玉潇湘,顿时就将粉嘟嘟的小嘴撅起,用那双美眸中的瞪视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放下自己手中茶盅,萧逸尘叹息一声:“哎,可惜了本王的极品云雾彩霞呀。说实话,能把茶叶烹煮出咸鱼的味道,湘儿,你也算是天下独一份了。”

    “那怎么能怪我!光是起水,就有三十多道工序,我到现在连名字都没记全呢。”不满的瞪了眼萧逸尘,玉潇湘的小嘴撅的更高几分。

    重新拿起书册,萧逸尘将目光落到其上,淡然说道:“原来如此,那本王就期待下一杯茶水,你能烹出熊掌味,加上之前那杯烤飞鸟味的,也算是海陆空齐全了。”

    “……”愤愤然的又瞪了眼根本不看自己的混蛋王爷,玉潇湘用力拿起矮几上的茶盅,故意重重踩着地面走回角落的茶具前,准备继续去准备烤熊掌味的新茶。

    侧眼偷敲那正在叮叮邦邦和茶具较劲的小丫头,萧逸尘嘴角上翘,再度安静开始看起自己手中的书册。

    随意将专用的清泉胡乱煮上,三两下就结束工作的玉潇湘左右看看,发现实在没有能引起自己兴趣的东西,目光很快又回到了萧逸尘的身上。不,准确的说法是,萧逸尘身前的那张矮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