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女孩子要矜持
    “好了,别再撅着你的嘴啦。吃块芙蓉糕,这可是三种飞禽蛋和十二种益草做的,其中六种可以延年益寿,永葆青春,厉害了吧?”萧逸尘笑眯眯拿起一块碧绿色糕点,放在被紫色光带一圈圈绕住,斜靠在软垫上动弹不得的玉潇湘嘴边。

    “哼,不吃!快点放开人家!”玉潇湘一扭螓首,扯着嗓子又开始娇声喊叫起来。

    “哎,不是本王不肯放开你,关键在于,你老是想要谋害本王。为了本王的龙体安全,所以才必须把你禁锢起来。小丫头,按照你胆敢意图攻击本王的罪名,已经够诛灭九族喽。”萧逸尘摇头晃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气得玉潇湘很想扑上去咬几口。

    “我攻击你?”瞪圆了眼睛的玉潇湘虽然动不了,但却像是被踩中尾巴的野猫,螓首上那柔顺乌黑的秀发都像是要炸毛似的,“我怎么攻击你了?反倒是你,这些天没事就说我这不好,那不好,这里笨,那里傻,连泡个茶都说是泥巴水,你,你,你知道不知道精神攻击,也是伤害!!气死我啦~~~”

    “哈哈,本王也没说精神攻击不是伤害呀。来来来,小丫头,我们来好好讨论一下。”看着玉潇湘发飙,萧逸尘反而越发来了兴趣,挪动两下,干脆盘腿坐在她的面前,挥舞手指义正言辞的说道:“第一,本王只是动嘴,承受不了,说明你的精神承受能力不行,而不是本王的错。第二,也最重要的一点,本王可以随心所欲的攻击你,但是你却不能意图谋害本王。小丫头,懂了不?”

    “凭什么?人人平等,你个没文化的混蛋王爷!”想都不想,玉潇湘冲口而出,似乎已经因为愤怒而将生死置之度外。

    “当然是凭我是王爷,你是宫女,换句话说,你是本王的私产。所谓私产,就像这个杯子,喜欢捏在左手,就在左手,乐意拿在右手,就在右手。怎么样,是不是很合理?”萧逸尘手中抖着空杯,挤眉弄眼向那个快被气疯的小美人挑衅。

    “你,你个大混蛋!有本事就放开我,让我和你大战三百回合,看我不踹死你呀!”拼命扭动起来的玉潇湘咬牙切齿的大吼大叫。

    “哎,你连这最基本的缚龙索都挣脱不出来,还想大战三百回合,甚至踹死本王?省省吧,不是看不起你,一辈子也别想踹死本王。哈哈哈……”萧逸尘倒是一点都不生气,乐呵呵的心情似乎极好。

    “切,不就是会点特异功能嘛。有本事你就别用那什么星灵力,看我能不能踹死你!”玉潇湘一撇嘴,满脸的不屑之色。

    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想到什么的萧逸尘,放下杯子,笑眯眯的说道:“好,本王这个人特别好说话,就给你个机会。不用星灵力,给你三百招的限制。只要在这三百招内,踹到……不,只要蹭到本王的衣角,就算我输,任由你提出随便什么条件。”

    “这可是你说的?赖皮的是小狗!”玉潇湘一听来劲了,瞪大美眸似乎唯恐眼前这张俊脸的主人返回。

    手指轻轻一弹,束缚住玉潇湘的那几道紫光重新回到自己手中,萧逸尘笑着说道:“别真小看了我,本王乃是龙汉帝国凌霄亲王,岂会用言语哄骗你这样的小丫头!”

    束缚一松,玉潇湘抬起因为长时间固定而有些麻木的玉臂,轻轻揉了揉手腕,美眸转来转去盯住就在面前几十公分处,似乎触手可及的亲王殿下,嘴上却说道:“我手麻,先休息……受死!”

    话还没说完,装作要休息的小美人那只玉手已经一把抓向萧逸尘的肩膀,然而只觉得眼前一花,甚至都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玉潇湘愕然发现自己抓住的竟然只是个影子,而那满脸坏笑的主人,已经在三米开外案几前笑眯眯的站着。

    “你赖皮,说好了不用你的特异功能!”玉潇湘红唇撅起,不满的大声娇喊。

    “这可不是星灵力,这不过是游龙步第七式移形换影,没有星灵力的人也可以使用。”一脸得意的萧逸尘摇头晃脑开始科普,又抬起手钩钩手指说道:“小丫头,还有二百九十九招,要放弃吗?”

    “你做梦呀!受死!”知道也骗不过这个混蛋王爷,猛然跃起,单手提住自己的长裙摆,那娇嫩的玉足直接踩上案几,像是只翩翩飞舞的彩蝶般,就从空中猛然扑向另一端的“敌人”。

    “嗯,你这招倒有点像是落英剑中的搏击长空,只可惜下盘不稳,本王只需要向后退两步,看你接着来一招‘狗吃屎’就行了。”语速极快的诉说中,毫无怜香惜玉精神的混蛋王爷,果然向后退了两步。

    “啊~~~”

    嘭!

    “哎呦!”惊叫声加惨叫声中,跃空而来的小美人果然大字型趴在地上,差点摔的闭气,而那向前伸出的纤纤玉指,距离萧逸尘的脚尖不过三公分……

    蹲下身,啪嗒一声打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中的折扇,轻轻摇着扇子的萧逸尘,笑眯眯看着那张憋红的俏丽脸蛋,貌似关心的说道:“疼不?没事,还有二百九十八招,摔呀,摔呀,就习惯了。”

    “我打死你!”原本确实挺疼的玉潇湘,在两句刺激中,立刻再度开始发飙,玉手一撑,甚至不等身体站起,就横着向前扑去,似乎想要给那张凑过来的俊脸狠狠一拳,打个满面桃花开。

    只可惜,混蛋王爷似乎早已经算到有这手,身体只是微微向左侧横移,就看着不甘心的小美人再度吧唧摔在自己的身侧。

    摇摇手中折扇,萧逸尘一脸遗憾的说道:“哎,女孩子要矜持。你看,刚才你摔的还挺有艺术感,现在这摔的……啧啧,裙子都卷到大腿了,连里面齐膝的裘裤都露出来喽。幸好本王是正人君子,否则岂不是要被色诱?做出一些,这种,那种,羞羞脸的事情?”

    “你,你个混蛋!!!”面红耳赤,俏脸像只喷香诱人的红苹果,小美人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脸似乎都已经蒸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