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二十六章 不一样的殿下
    发觉玉潇湘似乎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萧逸尘随手抓起矮几上的两个杯子摆在自己和玉潇湘之间,指着杯子说道:“这两个杯子,一个是你所处的星域,或者按你的说法‘宇宙’。另一个呢,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星域。中间的部分,就是虚空带。虚空只是虚无一片,没有任何已知物质存在。看起来似乎人畜无害,但是当你真正进入之后,就会发现,虚空带中消耗的能量,是正常空间的数万倍。换句话说,一艘装满能量矿石的探险船,如果可以在正常空间里航行一百年,但是进入虚空带之后,也许只有几天甚至只有几炷香的时间就会消耗完全部能量。更何况,已知的虚空带中,按照推算,最短一条也有125万光年的距离上。所以,至少在今天,以现在的科技,我们还无法用正常航行的方式,征服虚空带。”

    “那你们是怎么来往于各个星域的?”点点小脑袋,来了兴致的玉潇湘眨巴美眸又盯住萧逸尘的嘴唇。

    “看到那些光门没有?”萧逸尘挥手一指书房边上的光门,见玉潇湘在点头,这才说道:“这种光门的全称是‘短距折叠效应跃迁通道’,其原理就来至于你曾经见过的黑洞。黑洞是在星域各处都可能存在的奇特自然产物,大多数黑洞都是非稳定黑洞,也就是随时可能崩塌消失。而其中少部分则是稳定黑洞,这些黑洞就被我们利用来缩短距离。你应该清楚,如果在平面上两点间画出最短距离,那一定是两个点之间的直线距离。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下,将这张纸拿起来,在两点之间对折,那么起点和终点,这两个点是不是就会完全重合在一起?光门就是这种折叠跃迁效应的通道,从通道的一端进入,可以在不影响时间的状况下,‘绝对零时间’跃迁至另一端。人类用了一万三千年,才能利用黑洞,又用了近五万年才能制造这种短距跃迁装置。科技,可不是一蹴而就的。即便是现在,穿越星域,依旧需要找到自然存在的黑洞,并修建稳定的‘星门’,才能让星舰航行。并且,由于黑洞的大小限制,所以也不是每个黑洞都可以让所有质量级别的星舰穿行。”

    “原来是这样。”玉潇湘点点头,飒然说道:“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的样子,但是一百年前,地球人不也认为人飞到空中是不可能的嘛。现在,都可以把宇宙船送到太空了。”

    “呵呵,你这丫头的性子倒是不错,最起码不会因为不懂,就瞎掰硬扯难以沟通。”萧逸尘笑眯眯的将杯子归位,“本王倒是越来越想看看你口中的地球,是个怎么样的行星了。”

    大概是跪坐时间长了,又或者是听到地球有些感伤,玉潇湘干脆侧坐下来,出粉拳轻轻捶动身侧的**,感慨一声说道:“人家也想回去,可是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不知道想到什么,玉潇湘忽然一下向前扑出抓住刚刚又斜靠下去发懒的萧逸尘,将俏脸伸到他的面前,恶狠狠的说道:“喂,我警告你,要是真的发现了地球,你可不准去强行征服什么的!不然,人家就咬死你!”

    瞬间伸手一弹玉潇湘的脑门,不去管小丫头撅起的红唇和那气呼呼的眼神,萧逸尘挥挥手指说道:“按照帝国法令,一切被帝国所发现的新星域,都属于帝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所以,如果发现你口中的星域,那么即便本王不做统帅,也会有其他将军率领帝国星辰军前去征服。当然,如果地球人投降的话,本王还是可以考虑饶他们一命的。”

    “你,你个混蛋!你们有那么多地盘,那么大的疆域,少弄一个有什么关系!”玉潇湘气呼呼的捶了下萧逸尘的肩膀,美眸皆是不满的神色。

    “不过嘛,也不是没有办法。”萧逸尘那明亮的星目一转,伸出手指勾搭住玉潇湘的下巴,嬉皮笑脸的说道:“那就要靠你努力了。如果,你能有办法让本王娶了你。那么你就是凌霄王正妃,你的出生地,将会无条件成为你的封地。封地是封主的固有领地,只要你不犯大罪,可以世袭罔替。而且,不管是多贫穷落后的地区,封主都只需要缴纳三成赋税,其他完全可以自我安排。换句话说,你完全可以让地球保持原始状态,那么你没封地收入,帝国也不会问你征税。怎么样,小美人,要不要从今天开始给本王暖被窝?说不定暖个几十上百年,本王就娶了你呢?”

    “滚蛋!你个色狼!”

    “哈哈哈……”

    萧逸尘的大笑声中,面带红霞的玉潇湘即便明知道眼前的混蛋王爷是在调侃自己,还是忍不住伸出粉拳,捶了他的肩膀几下,只是这一次眼前的坏家伙倒是没有反抗。

    ……

    玩玩闹闹的轻松气氛原本以为可以保持很久,但是当书房内的传讯器响起,执勤官送来一叠最新的军报之后,玉潇湘就发现那个不靠谱的王爷,似乎完全换了个人,端坐在书桌后,面色清冷的一封封看过那些军报,又仔细在每封之后不知写了些什么,直到此刻已经快过去两个时辰,甚至连屁股都没挪动一下。

    跪坐在先前的软垫边上,啃完手中一颗蓝色名为脆汁灵果的酸甜水果,玉潇湘再度将目光投向几米外的亲王殿下,却发现他还是聚精会神在看那些文书。

    想了想,玉潇湘站起身,很用心的泡了杯茶,端到萧逸尘的身侧,小心放下后,轻声说道:“殿下,月儿姐姐说过,晚上不让你看这些很久的。现在都快半夜了,该休息了。”

    “嗯,知道了。”随口应付一句,萧逸尘的这句话已经说过几次,可丝毫没有改变。

    微微叹息一声,看着眼前这张比自己见过的所有人更俊美的侧颜,玉潇湘心中想的却是:“难怪他会这么受部下尊敬,哪怕是提起他的名字,都会带着骄傲自豪。他的世界,他的经历,他的过去,也许比我想象的要英伟无数倍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