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预备启程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始终守在边上的玉潇湘都感觉自己要能站着睡着时,眼前的男人终于关上最后一封军奏,伸了个懒腰,哼哼着说道:“总算是弄完了。”

    声音虽然不响,但是玉潇湘却是精神一振,揉揉有些迷糊的美眸,靠近一步说道:“你坐很久了啦,起来活动活动,这些东西我帮你收拾吧。”

    扫了眼桌子上有些散乱的军奏,特别是几封红色封面,萧逸尘的嘴角微微上翘,貌似随意的起身说道:“好,你帮我收拾。红色的是紧急军奏,放入左边的玉盒里,明日一早就要拿去处理。蓝色封面的就堆在玉盒边上,黄色封面的是请安奏,丢进右边的垃圾袋,明天月儿会归档。”

    “哦,知道了。”听完萧逸尘的话,玉潇湘开始将桌子上几十封军奏拿起,先按照封面的颜色分类,随即开始准备放入不同的地方。

    而此刻,貌似绕过书桌,正在扭动腰身的萧逸尘却已经感知全开,暗中注意身后小女人的一举一动。

    “都放好了,没错吧?”不出片刻之后,玉潇湘的言语响起时,萧逸尘这才回头,还是看了点,就露出微笑点点头。

    “嘻嘻,人家还是很聪明的吧!等着,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吃完你就该睡觉喽。”满脸甜笑的小女人,心情不错的拽起自己裙边,蹦蹦跳跳中向光门冲去。

    看着玉潇湘的身影消失在光门中,萧逸尘自嘲般摇摇头低语:“我也是真傻,就算真的是细作,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就暴露自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看吧。”

    ……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在原地修整到第四天时,萧逸尘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这天上午,正当萧逸尘闲来无事与身边的这些漂亮女孩们瞎掰的时候,宇星郡王萧飞星,像是一阵风似的冲入书房,张口就喊道:“三哥,三哥,你要的东西终于来了。不光有太子大哥的手书,还有父皇的圣谕。”

    “父皇的圣谕?”萧逸尘一愣,随即立刻从软垫上跃起,大步走到场中,一提龙服前襟,就准备单膝跪下,“儿臣萧逸尘跪迎圣君。”

    “快,快跪下。”星儿一把拉起迷茫中的玉潇湘,闪身就冲到萧逸尘身后,双膝一软,以头抢地,整个人跪伏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玉潇湘也不敢怠慢,虽然还是最后一个,但也依旧照着月儿和星儿的样子,跪伏下身体,只不过那翘臀撅起,像是驼背大虾米的样子,与两面两位小美人优雅的姿态,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

    萧飞星可不敢让自家三哥跪下,一挥手就说道:“父皇圣谕有言,众人跪接,凌霄亲王免礼。”

    “谢父皇恩典。”还未跪下的萧逸尘起身微微弯腰双手抱月与胸齐平,手指并拢手掌平摊,右手覆盖于左手之上,拇指向内扣拢于掌心,以标准的臣下礼躬身谢恩。

    萧飞星也不废话,立马就站到萧逸尘面前,清咳一声扬声说道:“龙神护佑,帝国万载。朕已接获吾儿秘奏,深感青龙儿忧国忧民之忠。东南边陲之地,蛮族叛乱不休,朕思之,即有其心不善之恶,亦有官吏贪墨欺压之毒,毒恶不除,边疆不宁,百姓不安。今朕准吾儿之请,以代太子巡边之名,暗查不法不臣之徒。暂授东疆八十六星域巡边大都督,赐先斩后奏之权,各地官衙不分军民之政,皆受节制。事起授职,事了收之,望青龙儿不负为父重望,护国佑民,惩奸除恶,以正国法。此~~~”

    “儿臣恭领圣谕!”伸出双手接过紫金色不知道什么材质所做,像是绢布,但又如金属般闪闪发光的圣谕,萧逸尘直到将其收拢,这才站直身体,对微笑的萧飞星说道:“你还笑,明明是让太子大哥给个手令,免除那些文官的麻烦就行,偏偏大哥他又通知了父皇。”

    萧飞星倒是无所谓的笑笑,两步走到自家哥哥身边,伸手圈住他的肩膀,挑挑眉头说道:“三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太子大哥的脾气,这种你摆明了想送功劳给他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不和父皇说。纳,这是大哥给你的手书,你自己慢慢看吧,我可没拆开过。”

    说着,萧飞星从屁股后面又摸出一份如同军奏般的硬书簿册,塞到自家哥哥手里,就径直冲到刚刚站起来的玉潇湘面前,嘿嘿笑着说道:“小姐姐,本王这趟拼了老命的跑来跑去,这么多天没见,看起来又漂亮了嘛。”

    “你少招惹这丫头,本王都怀疑她是兽族犬人变得,咬人腻疼。”身后萧逸尘一边拆开手术,一边还不还忘记调侃几句。

    “哈哈哈,三哥,肯定是你招惹小姐姐了。”发觉玉潇湘俏脸微红,正越过自己冲萧逸尘瞪眼,萧飞星的笑声瞬间响起。

    含笑看了眼那气呼呼的小丫头,萧逸尘展开书信便将目光落了下去。

    另一边的玉潇湘发觉没有瞪视的必要,便美眸一转落到萧飞星的身上,娇声问道:“四殿下,刚才说的青龙儿是什么?”

    “哦,那是三哥的乳名。咱们这么多兄弟里,也就是三哥最受宠,父皇和皇祖母都喜欢叫三哥的乳名。哎,人比人气死人呀,别说是我这种不得宠的儿子,就算是太子大哥,和长公主姐姐都没这份宠爱呢。”萧飞星苦着脸貌似很不甘心的捶胸顿足。

    “嘻嘻,四殿下又作怪,湘儿你可别信他。”星儿跳过来可爱的娇笑道:“咱们四殿下的生母虽然不是先圣皇后,但也是德皇贵妃,如今执掌凤印的无忧宫后宫主位娘娘。”

    “星儿姐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母妃一向与世无争,所以父皇才会把凤印给她代掌。更何况,若不是三哥带着我打了一百多年仗,总算让父皇看重了几分,母妃这贵妃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升为皇贵妃。而且……”萧飞星说到这里,浓眉微微一皱,有些担心的说道:“而且自从母妃升为皇贵妃,那位一心想做继后的慧皇贵妃,真是……上蹿下跳,一言难尽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