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盛京消息
    &s;&s;&s;&s;[]

    &s;&s;&s;&s;“三哥,盛京出什么事了吗?”

    &s;&s;&s;&s;跟随在萧逸尘身后,萧飞星进入书房后,见光门从银白变为深红,忍不还未落座就先张口询。

    &s;&s;&s;&s;“你自己看吧。”萧逸尘随将始终捏在掌心里的书信交给萧飞星,剑眉微皱,背走到宽大的书桌前,忍不叹息声,却再未多说什么。

    &s;&s;&s;&s;目十行,跳过第页太子那些询安康的言语,萧飞星仔细看完后两页之后,原本有些紧张的神反而松懈开来,随抖了抖信封,满不在乎的说道“不就是太子大哥提倡的推恩令,这回又被那些老家伙给打了回票嘛。这二三十年里,也不是第回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s;&s;&s;&s;“你呀!”回过头来,不满的瞪了眼萧飞星,萧逸尘微微摇头说道“和你说了多少次,有空的时候多读读史书,别老是去看那两本都快被翻烂的兵书,你小子就是不听。”ii

    &s;&s;&s;&s;“嘿嘿,三哥,你还不知道我?看兵书都够呛,那些史书拿起来,我就快要睡着了。”萧飞星倒是不怎么在乎,似乎早已经习惯自家哥哥这种数落,摇头晃脑的走到萧逸尘身边,干脆屁股坐到书桌上,带着几分好奇道“三哥,你究竟在担心什么?”

    &s;&s;&s;&s;“哎。”叹息声,萧逸尘有些奈的说道“太子大哥这份推恩令,已经修修改改了三四十年,可以说是这些年来他的全部心血。本质上来讲,这份推恩令于民于国都大有裨益,可题的关键在于,推恩令的核心是——提拔寒门,打压门阀。”

    &s;&s;&s;&s;抓抓脑门,萧飞星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家哥哥,迷惑的道“是呀,你不是早就说过这些,而且当初你也赞同发起推恩令。第次能在光明大殿上讨论,还是三哥你在议政院里拔刀威胁那些老家伙们,才让他们勉强同意的。”ii

    &s;&s;&s;&s;“此时彼时。”萧逸尘奈的摇头,那双剑眉也皱的越发紧了些,幽幽说道“当初,我同意这份推恩令,其实很清楚,肯定会被驳回,那些世家门阀是绝对不会同意实施的。与其说是逼着他们同意,不如说是看看他们的态度,也想完成大哥的个心愿。说实话,当初若是真的那些门阀不闻不,直接通过,我反倒要担心他们是不是在玩什么花样。事实上,推恩令的实施必须要有个过程,也许需要上百年,甚至数百年才能点滴的慢慢实施。然而,现在太子大哥似乎魔障了,不但连续三次试图强行实施推恩令,而且在去年刚刚失败之后,如今还不到年的时间里,就再次提出,结果导致最坏的情况出现。”

    &s;&s;&s;&s;“最坏的情况?”萧飞星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轻轻蹦跶下书桌,走到萧逸尘的身边,浓眉紧皱,有些担心的说道“三哥是担心那些老家伙要对太子大哥不利?”ii

    &s;&s;&s;&s;“那到不至于,给他们十个胆子,只要本王握兵权,也没人敢冒着全族被本王屠干净的风险去玩这种鬼蜮伎俩。”萧逸尘摇摇头,但眉宇的忧却点没少,随指了指萧飞星的信纸说道“小四,你仔细看看,太子大哥的信上说,这次是宇秀城和南宫,直接在议政院以留不发的形式压下。这说明,在推恩令这个事情上,向不和的左相和右相已经联合在起。他们这是在告诉太子大哥,也是告诉我们,可以将这类提案丢进茅厕里了!”

    &s;&s;&s;&s;“啊?!”萧飞星愣神之间,瞬间抖开书信,随便扫视几眼,便抬起头满脸愤怒的说道“那群老杂毛这是摆明向咱们示威对吧?三哥,你不会任由他们这么嚣张吧?要不要小弟再回京趟,直接掉几队强袭陆战军,去那群老杂毛龟窝里提醒提醒他们?”ii

    &s;&s;&s;&s;啪!

    &s;&s;&s;&s;抬就狠狠打在萧飞星的后脑勺上,差点把他的郡王发冠都给打出去。萧逸尘没好气的说道“早知道不让你个混小子入星辰军,这些年,别的本事没学到,这兵痞的脾气倒是学了九成!动动你长在脚趾上的脑子,要是真那么简单,本王直接提着‘银龙’,半夜三更杀上门去把那群老家伙全屠了,不是更干净利落?还用得着你大张旗鼓的调动强袭陆战军?”

    &s;&s;&s;&s;“嘿嘿,三哥,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别生气,别生气,我给你倒茶。”满脸讨好笑容的萧飞星,扶萧逸尘的肩膀,让他绕过书案坐下,蹭蹭跑去倒茶。

    &s;&s;&s;&s;看自家哥哥虽然又瞪了几眼,但也没继续动武的想法,萧飞星这才松了口气,殷勤的将茶水递到萧逸尘面前,小心翼翼的道“三哥,那你觉得该怎么办?太子大哥本来身体就不好,这回又被那些老杂毛气得够呛。而且,若是真的面对面杠上了,咱们不在盛京,大哥他也势单力薄。要不然,兽人那些破事先放放,或者由我去处理,三哥你还是赶紧回京吧。”

    &s;&s;&s;&s;“现在回去也晚了。那些老家伙虽然顽固不化,又时刻护着他们那亩三分地,但真的敢对太子大哥做些什么,本王相信他们也还没这个勇气。”萧逸尘摇摇头,剑眉紧皱,指有节奏的在书桌上微微敲动,忽然说道“我只是奇怪,出征之前,就是担心盛京有变,我特意让青云留在盛京,他怎么会没劝太子大哥,让他就这么冒然再度提出推恩令的?”

    &s;&s;&s;&s;“哦,这个我知道。”萧飞星立刻插口说道“侯青云那货病了,我本来还准备上门看看他,结果说是急病不便见客,吃了闭门羹。”

    &s;&s;&s;&s;剑眉皱,瞬间又扬起,萧逸尘没好气的握拳捶了下书桌,咬牙切齿的说道“早不病,晚不病,这时候病了?我看他生病是假,劝不太子大哥,又怕被本王揍,故意装病才是真的!不肯见你,也是怕你看出破绽。这小子鬼精鬼精的,回去再不好好收拾他,要翻天了!”

    &s;&s;&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