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月夜
    像是做贼似的踮起脚尖,双手拽住自己裙摆,偷偷摸到移门前,先从门缝里向外张望,玉潇湘却发现似乎在可视范围内,并没有那个坏家伙的影子。

    左眼看完换右眼,右眼看完又换左眼,最终发现不将门缝拉大一些,绝对不可能抓住那坏家伙的把柄,玉潇湘只能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将两扇移门向外拖开一些。

    “咦?那家伙去哪里了?”小心翼翼的伸出螓首,左右一看,发现正堂没有,而在对面的小书房里,也是了无人踪,玉潇湘干脆直接跨出房门放心大胆的观察起来。

    正疑惑那混蛋王爷不知道跑去哪里时,忽然一声满是磁性的男声从屋外的前院中传来。

    “小丫头,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这是准备去会情郎?”

    这些天玉潇湘早已经牢记这个坏坏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此刻闻声而动,直接就往敞开的大门走去,果然一眼便看见那一身白色绣云长袍,头戴蓝宝石发冠的男人,正坐在院中的石桌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好哇,半夜三更不睡觉,还在这里喝酒吃独食!”提起自己的裙摆蹭蹭跑到萧逸尘身前的石桌边,一看桌上摆着几盘小菜,一壶美酒,甚至可以看到他面前的酒杯里,还有碧绿色的酒液在月色中微微发光,玉潇湘立刻就单手叉腰,单手指向了他的鼻子,“哼哼,明天告诉月儿姐姐,让她骂你,骂死你!”

    “哎,良辰美景无心睡眠,本来还能和小美人玩些有益身心健康的床上游戏,可问题是小美人不配合,我这不是无奈之下,只能对月独饮嘛。”萧逸尘拿起酒杯,将杯中美酒倒入口中,冲着玉潇湘眨巴眨巴眼睛,“要不然,咱们去床上玩?”

    “玩你个大头鬼!”玉潇湘俏脸发红,挥了挥粉拳,气呼呼的直接坐下,抢过萧逸尘的筷子,随手夹了一小片肉食塞入口中,吱吱呜呜的说道:“哼哼,就是不给你吃独食,人家也要吃。”

    “小心吃成个胖子!”萧逸尘笑着摇摇头,随手一招微微扬声说道:“无言,再那副碗筷来。”

    “诺!”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一声回应,四周便再度陷入寂静之中。

    “哎?哎哎?无言大哥也在?”玉潇湘咬着筷子,左右观望却没发现想象中的那个男人,疑惑的看向萧逸尘说道:“这么小的地方,他躲在哪里?”

    “这附近可不止无言一个人,还有和他一起守夜的其他九人呢。”萧逸尘笑眯眯的说了句之后,星目随意扫视,最终又落到玉潇湘的脸上,“只不过,若是被你这只‘小弱鸡蛋’给发现,那么他们还是跳那边的池塘自杀算了。”

    “你,你偷听女孩子说话!”瞬间涨红脸的玉潇湘,气的挥起粉拳就捶到萧逸尘的肩膀上。

    “哈哈哈……”心情大好的萧逸尘也不在乎这和挠痒痒差不多的力量,拿起酒杯正要倒入口中时,边上伸来的小手却忽然将他的酒杯夺下。

    “哼,人家也要尝尝,这到底是个什么滋味。”玉潇湘舔了舔红唇,将酒杯放在自己瑶鼻下,闻了闻不禁感叹道:“好香呀,像是今天吃的百灵果香味。”

    “你倒是有几分眼光,这确实百灵果酿造的果酒,名字叫百里醉。此酒虽然不算什么珍品,但是温润香醇,入口柔和,倒也适合女子饮用。”萧逸尘轻笑解释道。

    “那我尝尝。”拿起酒杯轻轻吮.了一小口,玉潇湘的美眸一亮,立刻就将一杯都倒入口中,放下酒杯开心的说道:“甜甜的,好像汽酒的味道,不错,不错,再给人家倒上,倒上。”

    无语的看着那挥舞玉手,使劲招呼,美眸中还一片期待的小美人,萧逸尘哭笑不得提起酒壶,叹息一声说道:“这天下,能让本公子执酒的人,原本也不超过五个,现在竟然又多了一个。”

    “哎呀,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这么斤斤计较的嘛。”玉潇湘很大气的抬手拍拍萧逸尘的肩膀,目光却还是盯在那绿莹莹流出壶口注入酒杯中的香浓美酒上。

    “你这丫头,这贪吃的毛病还真是改不掉。喝慢点,吃点菜,这酒虽然不烈,可也后劲十足,别喝多了。”萧逸尘放下酒壶,满是宠溺的柔声劝说。

    正在此时,两人身侧清风微起,北辰无言的身影突兀出现在石桌边,恭敬将手中碗筷杯子放在萧逸尘的面前:“公子,可还有其他吩咐?”

    “无言,闲来无事,不若你也坐下来喝一杯吧。”萧逸尘抬手拿起筷子给玉潇湘夹了几块肉铺。

    “公子的好意属下心领了,只是真要坐下来喝一杯,估计明天公子爷您就能看到属下被家姐吊在房梁上欣赏风景喽。”北辰无言苦兮兮的拱拱手,“公子还是放过属下吧。”

    “哈哈,好,去吧去吧,省的你被朵兰当沙包打。”萧逸尘心情不错的挥挥手,算是放过了心里怕怕的侍卫统领。

    呆呆看了北辰无言许久的玉潇湘,直到他消失的一刻,这才说道:“北辰大哥也好厉害,神出鬼没的,刚才差点吓我一跳。”

    “竟然还有事能吓到湘儿大小姐?要知道,湘儿大小姐可是连本公子都敢打的大人物,谁能吓到你,说出来让本公子也去膜拜一下!”萧逸尘故作惊讶的神情,让玉潇湘的好心情破坏殆尽,撅起嘴巴不满的瞪眼立刻送上。

    “就你话多!来,干杯,看本小姐不喝死你!”抬起酒杯伸到萧逸尘的面前,玉潇湘满脸自信。

    顺从的拿起酒杯轻轻碰了下,萧逸尘轻笑道:“你可别自己喝醉了,到时候,别怪本公子乘人之危呀。”

    “哼,你也就是张嘴巴厉害!”三杯酒下肚,根本就没什么酒量的小美人,此刻面泛桃花别样红,玉手翻飞之间似乎也再无之前那么注意。

    似乎觉得自己的翩翩长袖太麻烦,干脆直接将袖子卷起,露出那双莲藕般白嫩的玉臂,大咧咧的说道:“你们这衣服真是太麻烦了,不过奇怪的是,明明那么薄,但好像很保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