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小小的报酬
    几颗小小的糖果,被丢入中央云团的瞬间,就已经消失不见,除了最初能听到几声嘶嘶轻响之外,就再任何声息,仿佛就完全吞噬般。

    大约又过了几息时间,小中央云团的边缘出,一道道细细的糖线出现,很快就被根本甩在外围云团的内壁上。直到此时,一直很小心控制力量的萧逸尘,这才露出轻松的笑容。

    随手拿起面前石桌上的一根筷子,插入云团中,那些伴随云团急速转动的糖线瞬息就粘附到筷子上,只是片刻间,越来越大的“棉花糖”就这么无中生有出现在了萧逸尘的手中。

    拿出那筷子上的一大坨棉花糖,萧逸尘的左手一收,紫色云雾也好,又或者是小龙也罢,瞬间就消失在空气中,仿佛从未出现过,而此刻的玉潇湘早已经被面前那七彩色的棉花糖所吸引。

    “哇哇哇哇~~~”一连串意义不明的怪叫之后,玉潇湘猛然抢过那漂亮到极点的棉花糖,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忍不住伸出小香舌舔了舔,立刻眉开眼笑的跳了起来,“棉花糖耶,真的是棉花糖耶!彩虹色的棉花糖,人家从来没吃过的棉花糖。”

    “哈哈,傻丫头,看把你乐的。别蹦跶了,一会掉在地上,你就继续哭吧。”萧逸尘拽住那蹦来跳去的小可爱,俊脸上满是宠溺的神色。

    “哦哦哦,对对对,不能掉了,不能掉了。”立刻乖乖坐下的小美人,眉眼弯弯似道新月,捧着比小脸还大的棉花糖,轻轻咬一口,感觉整个人都像要飞起来似的。

    给自己斟上一杯美酒倒入口中,萧逸尘放下杯子,斜看了眼身边满脸开心和棉花糖战斗的小女人,不由抬手敲敲石桌说道:“那边的小丫头,看过来,看过来。本公子给你做了这么好吃的东西,你怎么感谢本公子?”

    “哎?那就谢谢你嘛。”将螓首从那坨棉花糖后面探出,眉开眼笑的小美人嬉笑道。

    “就这?要知道,本公子可是动用了四重境的九龙诀才做出来的!”萧逸尘一脸不满的使劲敲了敲桌子,把头一扭,傲娇的说道:“算了,这次本公子自认倒霉,只不过,下次你也别想本公子再帮你做。”

    一听只有这一个,玉潇湘立刻就蹦跶起来,凑到萧逸尘的身边,用手臂推推他的肩膀,娇声说道:“不能这样的嘛,男子汉大丈夫,帮助弱小做点利索能力的事情,是应该的嘛。”

    “本公子决定,从今天开始不做男子汉大丈夫了!”萧逸尘歪过脑袋,丝毫不肯退让。

    “不能这样的嘛~~那最多,那最多……”俏脸微微泛红的小美人,螓首微微下垂,凑到那张俊脸边上,略微犹豫之后,大概是借着酒劲,粉嘟嘟的红唇如同蜻蜓点水般忽然落在坏家伙的脸颊上,又如同触电般迅速离开。

    同样有些吃惊的萧逸尘转过头来时,正看到衣衫飘飘如同花蝴蝶般的倩丽人影,正飞速向卧房冲去,风中似乎还能嗅到那丝淡雅的幽香。

    “人家付过报酬喽,下次你可不准赖!”冲进房间的瞬间,满面桃花红的小美人转过身大叫一声,这才忙不迭的冲入内室。

    抬手摸摸自己的脸颊,萧逸尘摇摇头轻笑道:“这丫头,还总是会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情。”

    ……

    清晨的曙光中,玉潇湘抱着自己的脑袋,唧唧哼哼的从被窝里钻出鸡窝似的小脑袋,勉强睁开眼睛瞄了下四周,发觉只有自己还在床上,不由嘟囔道:“哎呦,我的脑袋,这是怎么了?哦,对,昨天我和那家伙喝酒了。之后……之后大概喝醉了?”

    似乎出现记忆断层的玉潇湘想了半天没想起究竟发生了什么,片刻后飒然说道:“算了,反正肯定是喝醉了……啊?喝醉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瞬间坐起,使劲拉扯几下自己的衣服,发觉还好好的穿着昨天那套,玉潇湘这才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拍拍胸口说道:“还好,还好,没给那个色狼占到便宜。”

    “湘儿,你醒了?”星儿的声音适时传入玉潇湘的耳中,满是青春活力的小身板也瞬间冲入内室,娇声喊道:“快些起来吧,之前我叫你,你就是不肯起来。公子他们都去前院吃饭了,你赶紧收拾下,我们也快点过去。”

    “哦,好,我这就起来。”一听是这样,而且是和吃有关系,玉潇湘绝不会怠慢,拍打几下自己的俏脸振作精神,就开始梳洗穿戴起来。

    前院中,早晨客栈还未开门做生意,大堂里也仅仅只有萧逸尘等人在享用早餐。

    放下手中的筷子,萧逸尘俯身在北辰无言耳边轻语几句,后者点点头,便向正在看账本的掌柜走去。

    “掌柜的好。”北辰无言满脸笑容拱手给掌柜行礼。

    “不敢当,不敢当,公子这是有何吩咐?”看起来已过中年的掌柜急忙回礼,同样在老脸上堆满笑容,热情的回应着。

    “掌柜的,不瞒您说,咱们公子爷来至盛京。这趟到这边境行星来,一方面是做点小生意,另一方面也是想收罗些奇珍异宝,回去给老太爷祝寿。只是初来乍到的,这里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能不能请掌柜的过去给介绍介绍。这点小心意,还请掌柜的收下。”北辰无言话音落下时,两枚紫金币已经按在桌面上,轻轻推到了掌柜面前。

    “这怎么使的,您且收着,老朽这就去,这就去。”掌柜虽然双眼放光,但却依旧装门面似的推拒一番。

    “您老且收好,若是迟些事情成了,公子爷必然还有赏。”北辰无言倒是不做作,直接将那紫金币塞入掌柜手中,抱抱拳就做了个请的手势。

    收了人家的好处,掌柜自然也不敢怠慢,当下把账本一收,点头哈腰的就走到萧逸尘身边。

    开客栈的人自然是三教九流都有接触,其实从萧逸尘昨天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掌柜便知道这是个有身份的大人物。毕竟,连身边的下人们,也个个都是锦缎做衣,光这份财力就不是一般人。如今被叫到跟前,更是小心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