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五十四章 马哨
    )?目视范围内,整条街道上的人流量并大。虽然这里的人也不是没有穿龙服的,但是与龙市中相比,更多人则选择简洁的紧身类服饰。玉潇湘已经开始逐渐了解,在帝国中,穿着龙服其实就是一种身份与财力的象征。一来,制作龙服需要更多的天然面料,仅是成本就极为昂贵。二来,龙服的制作费用高昂,往往是其他服饰的数十倍。最重要的是,龙服无论男女都是长袖飘飘,男子的前襟后襟贴在脚面,而女子的裙摆更是直接拖在地上。说白点,不说容易弄脏,几乎天天都需要清洗,更是非常容易让裙边破损,也就等于不能再穿。正因为这些原因,才导致龙服并不能让普通平民当成是日常服饰。就如同眼前的街道上,绝大多数人选择的服饰都是袖口裤腿收紧,也较为贴身的衣物。

    另一边的萧逸尘在走上下城区之后,表面上神色不动,但实际那双星目却来回扫视不停。而他身侧的萧飞星此刻也已经看出了街面上的不对,悄悄靠近之后,压低声音说道:“三哥,这个行星确实有问题,竟然连下城区里也几乎看不到兽人族。”

    萧逸尘微微点头,轻声说道:“回去再说,先不去管他。”

    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萧飞星也懂大街上可不是说这些的地方。

    “湘儿,那边有卖香粉的,咱们去看看。”星儿眼尖似乎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拉起玉潇湘的小手就直接冲了过去。

    确定两个小丫头的目标也不过前方几十米的样子,萧逸尘便也没有阻止,依旧像是游客般自顾自的慢慢前进。

    “你闻闻,这个味道好香呀。”一家明显卖女性化妆品的店铺门口,平摊开的展台上摆着不少拳头大小的香粉盒子,虽然没人吆喝,但也吸引了一些女性来挑选。而当星儿和玉潇湘这双穿着龙服的小丫头出现之后,店家似乎也更热情几分。

    正当玉潇湘要接过星儿手中递来的香粉时,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身侧有人在摸什么东西。虽然没什么功夫,但感觉敏锐的小美人还以为是遇到了色狼,下意识就伸手去抓。可当她回头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个只比自己腰部高一些,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孩子。

    最让玉潇湘惊奇的是,这个孩子的脑袋上长着一对短短的兔子耳朵,身上只穿着件到膝盖露出双臂的短麻布袍子,脏兮兮的小脸上满是污垢,头发上似乎也有些杂草和碎屑。

    “姐姐,给我点钱买吃的好吗?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不等玉潇湘询问,小小的兔人族女孩就已经可怜兮兮的张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紧贴在玉潇湘和星儿身侧的两名大汉此刻将目光落到了星儿的脸上,见她微微摇头摆手,当下默不作声中,悄悄退回不远处萧逸尘的身后。

    看到如此可爱的小女孩问自己讨要东西吃,玉潇湘顿时大为怜悯,蹲下身轻轻给她擦拭脸颊,温柔笑着说道:“好,姐姐给你钱,等下哦。”

    说着,玉潇湘便解开自己挂在腰带上的钱袋子,准备从里面拿出一些给眼前的小女孩。

    突然间,萧逸尘的身影出现在玉潇湘的身侧,手中折扇收起的男人,面色一冷,阴森森的说道:“小东西,还要本公子让人把你丢出去?”

    萧逸尘的话音刚落,那兔人族的小女孩浑身一抖,瞬间转身就扒拉开边上人行人,一溜烟不知道跑去哪里。

    “你有病呀!”玉潇湘眼见萧逸尘这个大个人竟然吓唬可怜的小女人,顿时柳眉倒竖,站起身手指都差点戳到亲王殿下高耸的鼻梁,怒气冲天道:“你自己没同情心就算了,还吓唬她干吗?”

    哗啦,打开自己的折扇,萧逸尘毫不在意的迈腿继续向前走去,慢悠悠的说道:“本公子一向是没同情心的,你今天才知道?”

    “你!”气不打一处来的玉潇湘此刻真的很想要冲上去揍那混蛋王爷一顿,然而还不等行动,手臂就已经被月儿的玉手给拉住。

    “湘儿,你错怪公子了。”月儿笑盈盈的拉住玉潇湘之后说道:“那孩子不是什么真正的乞丐,而是‘马哨’。”

    “马哨?什么意思?”对于从来没听过的名词,玉潇湘立刻追问起来,只是眼神中的怒气倒是消了不少。

    拉起玉潇湘快步追向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萧逸尘,月儿柔声说道:“那女孩的身上虽然不干净,但是却没有什么臭味,这是其一。其二,她的双手虽然有泥,可指甲却修建的非常平整。其三,指甲缝隙中一点淤泥也没有。其四,身上的麻布衣有几道破洞,但切口平整,明显是被利刃故意割破。仅仅从这些来看,这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小乞丐,而是马哨。”

    似乎也明白玉潇湘不懂马哨,月儿顿了顿又说道:“马哨就是说,那些从小被青皮地痞之类的人收养,让他们在街道上蹲点,观察肥羊的小孩子。咱们身穿龙服,看起来又像是外地人,自然就是他们眼中的肥羊。只不过,公子带着不少护卫,所以他们不敢用强,就转而利用你的怜悯心。一般来说,马哨的伎俩都差不多。若是感觉可以用强的,他们会让孩子过来撞到人,然后装死之后一群人围上来,硬要讹钱。要么就是像刚才那样,让你自己把钱给她。公子正是看穿了这些,所以才会出言将她吓走的。”

    “竟然是这样。”玉潇湘愣愣的说完之后,又疑惑的问道:“那就算是我给她钱,也不会给太多,那样有意思嘛。”

    “你呀,太善良了,没见识过人心险恶。”月儿笑着微微摇头,随即说道:“刚才那马哨,若是你给她钱,她会离开,但是不用多久,就会有一堆马哨问你来要钱。若是你给她直接买了吃的,那么只要她吃一口,就会‘肚子疼’,说你是故意下毒。之后的事情,还需要我继续说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