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消息
    )?“高效率的先进机械当然是有,但问题是对于以采矿业为生的商人来说,哪种更便宜,可以得到更多的回报才是最重要的。”萧逸尘神色淡然的说道:“一台能抵一百个奴隶的全自动机械,最便宜也要上亿龙币,而使用的年限根据强度不同也不过几十年间。可问题是你看看这些奴隶,壮劳动力也就是几千龙币,一百个不过几十万而已。就算只挖一年就死了,年年都换新的,总成本才多少?至于吃的东西嘛,呵呵,连平民都拒绝的合成食物,让他们能饿不死就行了。你说,商人们会选上亿的机械,还是这些‘价廉物美’的人力?”

    “果然是无奸不商!那些该死的商人根本不将他们当人看。”玉潇湘愤愤然的说着。

    “这你还真说对了。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一旦被没入奴籍,就已经不算是个人。”萧逸尘摇摇折扇,似乎要将那股异味扇远些,淡然说道:“帝国没有任何保护奴隶的法案,奴隶也不能算是人,他们的生死都是奴隶主一句话之间。男性奴隶绝大多数是劳作致死。女性奴隶若是长的还行,被奴隶主淫乐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些甚至是被虐杀。这在贵族中,或者大商贾中,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咬了咬贝齿,看着那些像是活死人一样的奴隶,玉潇湘忍不住说道:“那这些奴隶就不知道反抗的?”

    “反抗?如何反抗?”萧逸尘微微摇头,却也没笑话身边小丫头的无知,“在行星圈内的古时代,你拿起石头砸开锁链,甚至杀死奴隶主,然后纠结一大批人,说不定还能改朝换代。可问题是,现在就算你占领了一整颗行星又能如何?帝国星辰军会迅速平乱,且不说那些身穿重型战甲的精锐强袭陆战军一人就可以歼灭几万没有防护的普通人,就算是地面战不行,强袭舰进入大气层一阵炮击就能解决问题。再不行,直接由母舰级投放生物灭绝弹、大气湮灭弹、行星毁灭弹等等,各种各样的屠星级武器,几息时间就能结束一切。反抗,有意思吗?”

    不肯认输的小丫头,想了想直接抓起萧逸尘的手背,贝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印了上去。

    “小丫头,你干嘛咬我?”突然遭受袭击的萧逸尘感觉莫名其妙。

    “哼哼,你就是星辰军的大头子,最坏的坏蛋,人家在帮他们报仇!”玉潇湘气呼呼的瞪着美眸,丝毫不肯退缩。

    “嘻嘻……”跟在身后本来也是一脸茫然的星儿和月儿,忍不住娇笑出声。

    “……”无语的看着那傻丫头许久,萧逸尘摆摆手说道:“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以前本公子不以为然,自从认识了你之后,只有六个字的感想——古人诚不欺我!”

    “你才难养呢,大坏蛋!”玉潇湘娇声骂了句,可之后自己也没忍住笑意,咯咯娇笑出声,似乎连自己都觉得太过分了些。

    “好了,这官市也就是那么回事,走吧,咱们先回客栈去,等小四带来消息之后,晚上我等再来看看。”与小丫头笑闹一阵,萧逸尘发觉这里也没什么可看的,决定还是离开这地方,毕竟连他都觉得恶臭扑鼻,实在不是什么享受。

    回程的路上倒是很顺利,一行人很快就回到早晨离开的客栈。在后院里喝了几杯茶时,萧飞星也带着林方回归。

    “三哥,秘府那群人就是窝囊废,根本就没什么可用的消息。”一口气将萧逸尘面前的茶水喝干,萧飞星满脸怨气的喊着。

    “这个廖七爷有点意思。”草草将几张纸上不多的文字看完,萧逸尘放下那几张纸之后,指尖微微敲击桌面,似乎在思考什么。

    萧飞星是个急性子,此刻一听便皱起浓眉说道:“不就是说他是原住民,以前弄点贩卖矿石的非法勾搭起家。因为倒霉的不是特别稀有的矿石,再加上会逢迎各级官吏,所以混的还算那不错。然后突然开始搞起了奴隶生意,虽然已经可以说独霸了附近几个行星的奴隶贸易,但为人低调,平时也没什么特别恶劣的行径等等。这些都太平常了,有什么可奇怪的?”

    “奇怪的地方在于,他是在正好二十年前开始弄的奴隶贸易,而且一起家就顺风顺水。而你在看看自戕的湛蓝星域大都督南宫骏,他也是在二十三年前才调任到湛蓝星域。”萧逸尘将纸推到萧飞星的面前,随即又说道:“按照正常的帝国官吏管制法案,一个星域大都督最多可以担任三十年,换句话说,还有七年才是南宫骏的任期结束。从两人差不多的时间来看,这个廖老七,极有可能是南宫骏安排为他敛财,或者是合作敛财的奴隶贩子。”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南宫骏自戕之后,为什么这个廖老七依旧什么事都没有?”萧飞星扫了扫纸张,重新放下,有些疑惑的问道。

    “南宫骏的自戕本来就很奇怪。”萧逸尘站起身,双手背负身后,在房间中央慢慢来回踱步,沉声说道:“你想想看,秘府都没南宫骏参与奴隶贩卖的信息,这就足以说明太子大哥也不清楚。而我们,若不是湘儿的出现,现在也应该已经回到盛京,根本不会来管这边境星域的闲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南宫骏的自戕,绝对不是畏惧朝廷清查,甚至可以说,朝廷根本就没发现他有什么问题。既然是这样,他又何必自戕呢?”

    皱眉想了想,萧飞星还未说话的时候,边上站立的月儿已经皱着黛眉说道:“公子的意思是说,其实南宫骏不是自戕,而是被人杀害之后,伪装成了自戕?”

    “对,在本公子看来,南宫骏只有被人杀死,才是最合理的解释。”萧逸尘点点头,随即说道:“若说他是自戕,能让一个星域大都督畏惧到这个份上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朝廷的追查,因为一旦查出来就是抄家灭族的祸事。除了这以外,本公子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