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第一个突破口
    )?“同理,若是说南宫骏其实是某些人安排在朝廷中的棋子,现在发觉没用所以逼他自戕,这也很难说的通。其一,他虽然不是南宫世家的嫡子,但也是旁系中比较接近的正统,很难被其他人所收买。其二,即便是被收买了或者抓住把柄了,那么他已经做到星域大都督的位置上,甚至再过七年之后,极有可能会被调回盛京担任堂上官。这样的人,又如何会被轻易放弃?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南宫骏是被人杀死,而且很可能是他的合伙人。他们或许会因为分赃不均,又或者是因为其他我们所不知道的龌蹉事,最终导致他被杀,而又被伪装成了自戕的样子。”萧逸尘轻轻用折扇拍打手心,星目中满是自信的光辉。

    “三哥说的不错,确实很有可能。只是可惜,那老家伙死了,否则把他抓出来,也许一切都清楚了。”萧飞星点点头,有些遗憾的说着。

    “其实也不然,事情总要一步步走,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完美犯罪,就算是有,也不过是侦查人太过平庸而已。”萧逸尘倒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淡然说道:“唯一让本公子感觉遗憾的就是,咱们来的太晚了,如今头七已过,按道理那南宫骏已经被族人抬棺回老宅,否则只要仔细检查他的伤口,必然还能有些发现。”

    “公子,也许还不晚。”月儿忽然张口,顿时将几个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月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萧逸尘此刻双目放光,似乎有些急切的样子。

    月儿娇柔一笑,柔柔的说道:“公子事多,自然是不会注意一些不成文的规矩。南宫骏身为星域大都督,那可是正二品的大官。朝廷官员自戕,无论是什么理由,都是极为丢脸的事情,甚至可以让圣君直接下旨问罪。南宫世家又是大家族,如何会愿意这等为家族抹黑的族人回归老宅?所以,他们极有可能是直接将南宫骏从族谱中除名,若是如此,就更不可能派人来抬棺。同理,就算是星葬这等高规格的礼仪也有很大可能无法让他享受到。因此,最有可能的就是,南宫骏的尸体现在还在首府星上,甚至只是随便找个地方,草草就埋了。”

    “有道理,极为有道理!”萧逸尘兴奋的拍打两下掌心,伸出双臂一把就抱住月儿,满脸开心的说道:“月儿不愧是本王的女智囊!”

    “嘻嘻,公子,你该称本公子的。”月儿也不反抗,任由高大的男人将自己拥抱,只是柔柔的提醒。

    “对对,是本公子,本公子的女智囊!”萧逸尘放开月儿之后,转身就对北辰无言说道:“无言,立刻用秘道,传信息给近卫舰队,让他们立刻分出人手,隐藏身份前往首府星。一定要探知到南宫骏的尸体,现在究竟在哪里。”

    “诺!”北辰无言抱拳回礼之后,立刻就转身向外走去。

    坐在一边喝茶吃点心的玉潇湘螓首一会向左,一会向右,全然当是听个热闹。自然,刚才萧逸尘拥抱月儿的样子,也是看的清清楚楚,此刻的她盯住那张俊脸,不由下意识撇了撇嘴,嘟嘟囔囔的小声自语:“臭色狼,就知道趁乱占便宜。”

    耳力超强的萧逸尘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心情似乎好了不少的他,立刻就转过身来,笑眯眯的蹲到玉潇湘面前,用折扇敲敲眼前瞪圆眼睛和他对视,似乎要比比谁眼睛更大的小美人,乐呵的说道:“美人儿,本公子抱抱月儿你吃醋了?不用这样,本公子可是很公平的,来来来,给你个完美的抱抱。”

    “滚,滚蛋!你才吃醋呢!哪门子里出来的自信!”俏脸瞬间发红的小丫头结结巴巴的怒骂一通,只可惜没什么效果,反而引得众人大笑。

    发觉这容易被挑拨的小美人又要发飙的迹象,萧逸尘也没继续逗她,起身对众人说道:“时间也不早了,迟些我们用过晚膳,就直接去鬼市。若是鬼市来没什么收获,那么只能用强硬的手段,把那个廖老七给弄回来,从他身上看看有没办法突破了。”

    “好,那我先去净身间里整干净,这跑来跑去一天,实在不怎么舒服。”萧飞星很痛快的站起,对始终站在他身后的林方挥挥手算是招呼,就大步向外走去。

    “你们估计也是差不多吧。去吧去吧,本公子绝对不会偷窥你们的。”萧逸尘对月儿等人挥手示意这些喜欢干净的女孩们也可以去洗漱,而他则又懒洋洋的斜靠到软垫上,摇着折扇悠然说道:“记得把门开着,这样本公子才能‘偶然’看到美人出浴图还不用负责嘛。”

    “嘻嘻,公子最坏,就不给你看。”

    “臭色狼,正经不过三秒的大变态。”

    星儿和玉潇湘截然不同的反应,倒是让萧逸尘心情大好。只可惜,月儿和北辰朵兰绝对不会参与到这种没营养的对话里,让他也有些遗憾。

    时光匆匆一个半时辰之后,众人用过晚膳整理一新,便按照原定计划,开始向所谓的鬼市出发。

    一路上再没有浪费时间到处乱逛,径直乘坐高速舱直接抵达鬼市边缘。

    “难怪那掌柜会说,这鬼市不同寻常。”走出站点,入眼之间,白天冷冷清清甚至是臭气熏天的奴市,此刻不但人头攒动,更是张灯结彩,热火朝天。

    几乎将道路都挤满的各种各样小贩,卖力的大声吆喝自己的买卖,而白天关门歇业的沿街店铺此刻也已经全部打开。原本关押奴隶的那些大铁笼子此刻已经被推到最内侧边缘,让出中间的通道给顾客们走动。白日里那股能熏死人的臭味,此刻也被各种各样小食的香味所掩盖,若不是有人告之,恐怕谁也想不到这里就是会是奴隶贩卖场所。

    打开手中的折扇,萧逸尘举步靠近之间,星目已经注意到街道口看守的那些大汉身上,嘴角微微上翘,轻声说道:“果然是官商勾结,竟然连收买路钱的人,都是巡城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