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好诗好诗
    天一楼其实并不奢华,相反还有些简陋,比起盛京中那些远近闻名的风月场所,这里简直比茅厕更简陋。只不过,坐在其中的人却大多身穿龙服,披金戴银生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的暴发户也不在少数。

    萧逸尘等人刚走到门口,便有两名青衣小帽的奴仆迎了上来,只是看他们的样貌,便是伶俐人。

    “这几位爷,可是有约?”左边个子略矮些的小厮,恭敬行礼之后,满脸堆笑的说着。

    “哦,我等初来乍到,还真是没有预约。只不过听人介绍,说是这里是廖七爷的盘口,我家公子想要买些上号的女奴,所以这才来碰碰运气。”北辰无言立刻上前说明。

    “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几位爷不妨去大厅里坐坐,若是运气好,自然能见到七爷。各位请。”小厮一听,似乎也已经早就习惯这样的客人,当下客客气气的引领众人,绕过门口作为屏障的精美屏风,当下就将众人带入大厅。

    站在门外时,萧逸尘便已经隐隐听到内里传来的丝竹声,这绕过屏风之后,果然看到大厅的中央已经搭起台子,五六名少女,正身披薄纱,在台上轻歌曼舞,从那手臂上隐隐可见的翎羽看来,似乎是鸟人族的女孩。只不过,这些女孩此刻笑容甜美,全然不像白日里见到那些神色木然的奴隶。

    “倒是跳的还不错。”轻轻拍打手中折扇,萧逸尘目光在那几名少女身上略微停留之后,就开始扫视大厅中所坐之人。看起来与之前门口进出的那些也相差不多,基本非富则贵。

    小厮也不着急,待到萧逸尘的目光收回时,这才说道:“这位爷,您第一次来,怕是不知道咱们天一楼的规矩。咱们这场子,不按人头算,只按桌子算。一张桌子您要坐几个人都成,外围的桌子两万一张,中间那些……”

    不等那小厮说完,萧逸尘的手臂一指,对向边缘处有珠帘遮挡的区域说道:“那边的呢?”

    “哦,那可就贵了,十万一张桌。”小厮笑眯眯的解说。

    “嗯,那边四张都要了。至于吃喝什么的,你看着办,各桌都上一份,价钱也不用说了,最后一起算,绝少不了你的。”萧逸尘手中折扇一挥,便迈步准备过去。

    “这位爷,还真是抱歉,咱们这里的规矩,是先钱后坐。得罪得罪。”那小厮微微侧身拦住萧逸尘的路,虽然脸上带着笑,可话里却容不得违逆。

    萧逸尘的步伐顿都没顿,手指轻轻晃动,那小厮就感觉一阵拉力从身侧传来,下意识就推开几步,让出了中间的过道。

    直到从有些惊恐的小厮身边走过,萧逸尘才淡然说道:“无言,赏他两颗南珠。”

    “诺!”北辰无言早已经习惯这种戏码,从自己的袖袋里摸出个小袋子,随手从里面倒出两颗光华夺目,只有拇指尖大小的珠子,丢给那小厮时说道:“咱们公子爷赏的,一颗结你们的什么桌子茶水钱,一颗就赏你了。”

    “这是……”小厮可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正有些犹豫的时候,边上一名脸型狭长,看起来年近中年的蓝袍男人,直接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这可是最上品的南珠,一颗就价值数百万,你小子赚了,还不快给贵客上最好的茶。”

    “见过九爷,小的这就去。”那小厮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给九爷行了个礼,急急忙忙便向内堂走去。

    此刻的萧逸尘早已经走入那一小片区域中,径直在中间的圆桌边坐下。萧飞星自然也不会站着受累,随后坐在自家哥哥身边。月儿、星儿、玉潇湘和林方则站在两人身后,北辰家的姐弟各自单手握剑立于珠帘的左右两侧。那十八名护卫,各自占据一方,隐隐守护住中间几人。

    九爷那对小眼睛时刻都没离开过萧逸尘等人,此刻一看他们的做派,心里也就明白,之所以要了四张桌子,并非是给随从坐着喝茶,而是不喜欢和旁人同在一块区域内罢了。

    “看来,是有来头的。”九爷心中下了定论,想了想之后决定去会会,当下便转头走向内间。

    另一侧的萧飞星坐着扫视周围片刻后,有些无聊的说道:“也就是唱唱歌,跳跳舞,没什么稀奇玩意。三哥,咱们不会被那个掌柜给骗了吧?”

    “急什么?两颗南珠丢出去,若是还不能把主家砸出来,那咱们就当是来看个表演吧。”萧逸尘倒是动也不动,微微摇动折扇,星目落在中间跳舞的那几名女孩身上。

    “切,这不就是个艳舞嘛,穿那么少,干脆不穿不是更好。”玉潇湘似乎对于萧逸尘那兴致勃勃的眼神很不满,扫了眼舞台上的女子,便撅起小嘴嘀咕起来。

    “小丫头,你这就不懂了。这些女子看似穿着暴露,但实际上关键部位是看不到的。然而,犹抱琵琶半遮面,这种若隐若现的神秘美感,才是吸引男人的关键。”萧逸尘轻笑着随口解说。

    美眸冲萧逸尘送上个白眼,撅着红唇的小女人满脸鄙视的说道:“果然是色狼,经验丰富!”

    “哈哈,三哥,色狼都快成了小姐姐给你的专用称号喽。”萧飞星凡是能起哄的时候那是绝对不会放过,即便被再三教训,还是锲而不舍。

    手中折扇一收,轻轻拍打自己的掌心,萧逸尘满脸笑容的说道:“美人道我是色狼,我道美人小笨蛋,来而不往非礼也,互相骂骂才愉快!好诗,好诗!”

    “你才是笨蛋呢,大笨猪!难听死了,什么好诗!!”

    “哈哈哈……”

    欢快的笑声中,不远处九爷引着几名小厮手持各种各样的茶水点心,此刻已经走到了那珠帘附近。

    抬手一拱,还未进门时九爷的笑声便已经响起:“诸位贵客光临,陈九未曾远迎,还请恕罪,恕罪。”

    “既然是主人家,那就请进来坐吧。”萧逸尘透过珠帘瞟了眼陈九,当下就出声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