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坏的你全占了
    欢迎你!</br>?“哼哼,就算你不是个大色狼,起码也是个小气鬼。明明会那么厉害,还用星灵力的功夫,也不知道教人家两招。就两招,又不是要你的全部!小气鬼。”玉潇湘提着自己的裙摆,在萧逸尘面前蹦跶来,蹦跶去,使劲的做鬼脸发泄。

    看着那可爱的样子,女孩们捂嘴偷笑,萧飞星则肆无忌惮的大笑之余,使劲拍那一脸黑线的凌霄亲王殿下。

    “湘儿,别闹了,你可真是错怪殿下了。”月儿笑盈盈的拉住玉潇湘,温柔笑着说道:“万古青龙神剑,虽然只有十八式,但是其总纲有十一万八千六百招,近乎集结全天下所有剑招。若是无法练会这些招式,根本就运用不出剑意。所以,殿下就算教你,你也不可能学会的。”

    “月儿姐姐你没骗我?殿下他练会那么多招式的?”玉潇湘有些吃惊的询问。

    “我又何须骗你。若非是如此,以殿下的品性,早就已经偷偷传几式给我们了,又如何会只演练剑意让我们揣摩。”月儿娇声中,美眸望向正在和萧飞星说笑的男人,柔柔说道:“殿下品性纯良,待身边人极为和善,若非有正事,从不厉声呵斥,这你应该也注意到了吧?更难得是,殿下严于律己,文治武功星辰之下无出其右者。这样的伟岸男子,又怎么会敝帚自珍不肯传授你上乘武学呢?”

    “歪着螓首挡住月儿的视线,玉潇湘娇笑中轻声说道:“月儿姐姐,你喜欢那个大坏蛋,对不对?”

    “湘儿,不可乱说。”月儿俏脸微红,努力摆起俏脸,“殿下天潢贵胄,人中真龙,如何是我这等人可以攀附的?只要能留在殿下身边,能帮上一些小忙,我就心满意足了。”

    “哎呀,你们的思想呀,真该改改。大家都是人嘛,有什么不可攀附的?”玉潇湘挥挥手,一脸不屑的说完,又拍拍自己鼓鼓的胸口,大气的说道:“要是本小姐喜欢的人,才不管他是乞丐还是王爷呢,自己喜欢的才是最好。等下……乞丐,这也,这也太差了。嗯,起码要能养活本小姐的!”

    “能养活你这个小财迷的,还没出生在星辰中呢,等下辈子吧。”萧逸尘的声音瞬间传来,当然还有萧飞星的哈哈大笑。

    “坏人,不搭理你!”玉潇湘冲萧逸尘吐吐小香舌做个鬼脸,抓起月儿的玉手说道:“走,月儿姐姐我们去拿吃的,我饿了。”

    身后的萧逸尘忍不住又扯开嗓子喊道:“半夜才吃过,现在又饿,你是‘天猪’投胎吗?”

    “哈哈哈,三哥,你对个小美人这么说,是不是太无情了?”萧飞星的笑声再度响起。

    “你才是天猪,不对,是大天猪!!”愤愤然的挥舞下粉拳,玉潇湘拉住月儿一溜烟跑走,似乎怕再多待会,那个混蛋王爷又说出什么调侃自己的话。

    看着两个小美人连袖而去,萧飞星压低声音,拍拍萧逸尘的肩膀说道:“三哥,你好像对这个小丫头特别纵容嘛。呐,做弟弟的提醒你,要是真看对眼了,还是早点把她弄到看不到的地方去。她毕竟是个地上人,若是真进了你宫里,父皇那里还说说了,说不定会被你忽悠成功。可皇祖母那里,你估计是想都别想了。咱们皇奶奶,可是整天想着让你娶个名门贵女,让她好早些抱嫡曾孙呢。”

    “你小子想什么呢。”萧逸尘对身边的兄弟翻翻白眼,淡然说道:“那小丫头还不满十七岁。你十七岁的时候,上房揭瓦,追猫打狗,差点把本王宫里的青龙正殿都给烧了,本王有揍你吗?”

    “反正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否则最后头痛的还是你自己。”萧飞星说完之后,忽然叹了口气,望向蓝天幽幽说道:“哎,当年父皇要是不犯浑,硬生生把楚楚姐许给了太子大哥,现在……”

    “慎言!”萧逸尘剑眉一皱,手中的折扇豁然收起,正色说道:“小四,平时你胡闹本王都由着你。但是你要记住,太子妃是咱们的皇嫂,这点改天换地也不会改变!以前我等虽然一起长大,但也只是幼时情谊。即便有青梅之乐,竹马嬉戏,也不过是幼时玩闹罢了。今后这样的话再不可言及,否则被有心人利用,我和你太子大哥都难自处,太子妃更是名节有损!懂了吗?”

    “好好,我错了,我不说,三哥你别生气嘛。”萧飞星知道这回自家哥哥是真的动了怒,急忙连声讨好,才算是勉强混过一关,自然再不敢提及此事。

    萧逸尘倒也不是真的动怒,训斥几句之后也就将此事挂起,不再言及。两兄弟换了话题,说说笑笑中,气氛又再度融洽起来。

    等到月儿和玉潇湘从小厨房回来,甚至还拿着一大盆新鲜出炉的包子,星儿也已经将那十遍剑法练完,纷纷开始享受起早膳。

    拿起包子咬了一口,萧逸尘只觉得汁鲜味美,满口留香之余也甚能饱腹,便点点头说道:“此物看起来确实可以在军中推广,只不过你们回去之后记得先要保密,待本王让宫中尚膳司进行改进,配方出更耐保存和营养兼顾的馅料,再交给太子大哥,让他上呈父皇,推广全军。”

    三两口将第六个包子塞进嘴里,又抓起一个,萧飞星含含糊糊的说道:“三哥,你想的是挺美好,但咱们太子大哥的性子,到时候必然来一句:‘此物乃三弟研发,托付儿臣敬献父皇。’这样的话喽。”

    “哎,太子大哥这性子真是……本王都已经和他说过无数次,本王已经是封无可封的超等亲王,还要那么多功劳干什么?反倒是他这个太子,天天要面对那群死老头,多弄点功绩,说话都能大声点,他就是不肯听。”萧逸尘无奈的苦笑一声。

    “谁让你们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呢?三哥你把阴险狡诈,坑蒙拐骗全给占了,太子大哥只能剩下温厚仁德,品性诚佑,做个谦谦君子喽。”萧飞星挥舞着包子,满脸都是“我说的是事实”这种欠揍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