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七十六章 说实话的代价
    欢迎你!</br>?站在一边的小美人们咯咯娇笑声中,玉潇湘甚至还鼓掌起哄,为宇星郡王殿下说出的“大实话”点赞加油。

    “三哥,你别这么瞪着我,我说的可都是实话。”萧飞星先挪了挪屁股,自认能与那想吃了自己的兄长远些,随即掰起手指说道:“不信你听我说。先圣皇后生了一女二子。长公主姐姐那叫一个尊仪守制,简直是我们皇室子女中,最尊重礼法的杰出代表。就连皇祖母提到长姐,那也是赞不绝口,从无任何挑剔。至于太子大哥,虽然也尊重礼法,可也懂的圆环,特别是有人触犯的时候,每次都会绞尽脑汁来想个脱罪的理由。至于三哥你嘛,我也不说了,省的你又揍我。”

    “本王现在就很想揍你!”咬牙切齿的萧逸尘怒视混蛋弟弟。

    “好好,不说礼法,但你也得承认,先圣皇后的礼法,是不是都被长公主姐姐给继承呢?”萧飞星一脸怕怕的表情说完之后,又继续说道:“接着就要说到温厚仁德,谦谦君子。你看,别说是我,就算是满天下所有朝臣、百姓,谁不知道整天笑眯眯的太子大哥,好脾气到几乎看不出脾气。若是谁犯了错,惹怒了父皇,只要还能溜达,哪个不是去跪东宫门,让太子大哥帮忙求情的?至于三哥你嘛,你不落井下石,或者出言讥讽,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混小子,你们这群小混蛋犯了错,哪次不是本王替你们去擦屁股的?”萧逸尘举起筷子,直接就敲到萧飞星的脑门上。

    “哎呦!三哥,我还没说完呢,你对咱们这些弟弟妹妹那是另当别论嘛。”萧飞星揉揉被打痛的脑袋,苦兮兮的认怂。

    “那不是废话!”萧逸尘一脸怒色,义正言辞的说道:“其他人关本王屁事!能护住身边人和血亲兄妹,还够呀!”

    “够够够!但是,说实话,三哥,你那个只叫护短,和谦谦君子差了十万八千里呀。”萧飞星缩着脑袋说了一句之后,生恐再挨一下,已经快把身子缩到石桌另一端。

    “行,我护短,下回再也不护你!”萧逸尘恶狠狠的拿起包子,塞入口中,可那双会喷火的星目还是落在自家混蛋弟弟的脑门上。

    “哎,三哥别这么样嘛,我们只是在分析,分析而已。”萧飞星自觉逃过一劫,嘿嘿坏笑着继续说道:“然后呢,好的,全被长姐和大哥给继承了,剩下来的就只有坏的了。三哥你出生的晚,也没的选,这不是你的错。你们说,对吧?这不是三哥的错!”

    “嘻嘻……”小美人们的娇笑声再度响起,让萧逸尘险些暴走。

    萧飞星扫视身边众女,乐呵呵的说道:“就像上次,小八和宇文家的小乌龟打架,被咱们三哥撞上,直接跳出来一巴掌一个,把那三只小乌龟扇的回去躺了两个月床榻。结果好嘛,宇文家的老乌龟在光明大殿上参了一本,话里话外都是小孩子打架是常事,你个大人跳出来太不够意思。结果你怎么说的?你摇摇扇子,鼻孔朝天的说:‘行,本王不占你们的便宜,回去找三十只比本王年纪大的老乌龟,咱们大殿门口比划比划!’气的宇文秀城那只老乌龟,差点喷出口血来。”

    “哈哈哈……”身边的小美人们顿时笑成一团,就连站着伺候的林方,也忍不住笑意,整张脸都憋的通红。

    “那不是废话!宇文老乌龟不就是说本王以大欺小嘛。那本王让他们把宇文家的乌龟全拉出来练练,而且还一对三十,难不成本王还占他们的便宜?”萧逸尘差点把口水喷到萧飞星的脸上。

    “对呀!这就是三哥你阴险狡诈的实证嘛。你想想,宇文秀城要是真脑子抽风把家里的大小乌龟都拉出来和你练练,那宇文家就要绝种了!可问题是,明面上,你不但准备以少打多,而且还准备以少对老,宇文老乌龟还能说出半句屁话吗?就连咱们父皇也是憋了半天笑之后,开始和稀泥。最后,还不是宇文老乌龟吃了闷亏!”萧飞星盖棺定论之外,甚至还竖起大拇指,一脸崇拜的说道:“说实话,三哥就是三哥,当时我听的只想用他们宇文小乌龟以多打少说事,可到三哥这里,愣是让他们都说不出话来。”

    “那是你们太笨,打蛇打三寸,和他们论理,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嘛。那几只老乌龟,天天没事就在家里琢磨怎么咬文嚼字,本王天天想着怎么打的白倭人、色目人满地找牙。这有的比吗?兵法云,以己之长,击人之短,方可百战不殆。本王闲的没事,才会放着武力不用,和他们去磨嘴皮子!”萧逸尘满脸都是“老子就是拳头大,你能怎么办”这样欠揍的神情。

    “嘻嘻,还真像坏蛋殿下做的事情。”玉潇湘忍不住再度娇笑出声。

    “小丫头,本王警告你,要是再敢撩拨本王,小心本王也让你知道,本王的拳头有多大!”萧逸尘没好气的瞪眼了小丫头,可立刻就收到那双亮闪闪的大眼睛,更大的瞪眼反击。

    一拍桌子,萧飞星满脸感叹的说道:“总之,事实已经一再证明,长公主姐姐遵礼守制,太子大哥谦厚仁德,咱们三哥就是阴险狡诈!”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阴险狡诈!”终于开始暴走的萧逸尘,身影一晃,便已经消失在原地。

    几乎与此同时,大概知道有这种下场的萧飞星也是身影闪动,瞬息就消失在原地。

    只可惜,拳头大的确实不是一星半点,众人眨了下眼睛的时间,就见房顶上,萧逸尘正骑在萧飞星的身上,俊脸满是狰狞的邪邪笑道:“今天无事可干,四弟,你就好好休息吧。”

    然后……

    “三哥,我错了,放我下来吧。”萧飞星的鬼哭狼嚎声中,被锁住星灵力的他,此刻正倒吊在庭院的大树上,惨兮兮的哀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