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找个乐子
    欢迎你!</br>?两颗柔光明珠置于案头,将乳白色的柔和光芒洒满厅堂。不远处的香炉中燃起宁心香,淡淡的幽香似乎有能让人浑身放松,精神愉悦之效。斜靠在软塌上的萧逸尘,又与往日一样,手持那似乎永远也看不厌的兵书,神情悠然自得。

    跪坐在萧逸尘的身边,玉潇湘终于吃光盘子里的点头,侧头看看没有任何反应的亲王殿下,好动活泼的她,只觉得这么傻乎乎的浪费时间,实在是难以忍受。

    即没热闹可以看,也没事情可以做,就连和混蛋王爷斗嘴的乐趣都没有,即便那庭院里,可怜的宇星郡王殿下偶尔传来的惨叫声,也早已经磨光了小美人幸灾乐祸的好心情。

    “殿下~~你今天就什么都不做吗?不是要查那些贪官污吏嘛,你就这么躺着就能查到?最起码也带人家出去逛逛街嘛。”忍来又忍去,最终忍无可忍的玉潇湘,挪动翘臀凑到萧逸尘的身边,伸出粉拳轻轻催动他的半边肩膀,希望能够出去溜达一圈。

    “闲来无事一两日,草堂侧卧三四时,拜读圣贤五六卷,习得文武安天下。”萧逸尘随口轻谈一句,却连眼皮子都没从那书册上离开。

    “人家听不懂啦,人家很无聊。”玉潇湘撅起小嘴,不高兴的说道:“你都看了两个时辰书了,而且是看来看去都看不完,你就不觉得无聊吗?”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又是淡淡然的对应,气的小美人差点给他吃拳头。

    “读读读,读成个坏坯子!”愤愤然的捶了拳萧逸尘的肩头,玉潇湘决定不给他做杀必死的服务,以示自己的抗议。

    终于放下手中的书卷,萧逸尘侧头看向身边的美人儿,笑眯眯的问道:“你就这么想要出去溜达?”

    “嗯嗯嗯,很想,很想很想很想!”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动螓首,玉潇湘一脸期待的样子。

    “那好。”萧逸尘摆摆手,满脸笑容的说道:“既然你那么想去,本王只能对你说三个字:不准去!”

    “你个坏蛋!”本来还以为可以满足心愿,没想到眼前的混蛋王爷又在戏弄自己,挥舞起的粉拳,已经很熟门熟路的捶到那家伙的脑门上。玉潇湘也很清楚,不管自己捶多重,那混蛋王爷的发丝都不会乱一根,但不管怎么说,该捶还是要捶,否则无处发泄会气死自己。

    这只这一次,还没粉拳还没落实,就已经被萧逸尘抬起的大手捏住。只见他慢悠悠坐起,对玉潇湘摇摇手指说道:“傻丫头,本王不让你出门,是为了你的安全。”

    “哎?有人要绑架人家?这里人家谁都不认识,为什么?”瞬间来了兴趣的玉潇湘立刻开始追问起来。

    丢开手中书册,抓起折扇打开口轻轻摇动,萧逸尘面带微笑说道:“傻丫头,你想想看,昨天本王从那个奴隶贩子手里买到那只小兔子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

    “嗯?”歪着脑袋想了想,玉潇湘皱起黛眉说道:“好像个很坏很坏的色狼。”

    “这不就对了。”轻笑点头,萧逸尘正色说道:“如果你是奴隶贩子,发现有个人胆敢买一族公主,而且你还不知根知底。一时之间你或许被金钱迷花了眼,可事后必然会心中忐忑。那么你会做什么呢?”

    “嗯……”伸出白嫩手指轻轻点自己的嘴唇,玉潇湘仔细考虑之后说道:“如果是我的话,干脆去抢回来,省的出事自己倒霉。”

    “还真是个傻丫头。”萧逸尘宠溺的笑着点点那皱起的瑶鼻,柔声说道:“既然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而且货以出手,冒然去抢人,万一事机不密,岂不是大大的得罪人,惹祸上身?所以嘛,那个奴隶贩子最大的可能就是派人远远的盯着咱们。”

    “他们又进不来,在外面盯住有什么用?”玉潇湘不明所以的问着。

    “本王既然当时显露出十分想要占有小兔子的神色语气,那么顺理成章,若是真事,必然今天**苦短,难以起身,哪里还会有力气到处闲逛?这是其一。其二,在彼等眼中,本王原本应该在这一两日内离开,可现在却迟迟不动身,若是再到处乱逛,岂不是惹人起疑?其三,本王他们是不敢招惹,可是若有机会劫持一个小美人侍女,那些奴隶贩子如何会做不出来?所以,本王让你安心呆着,其实是为了保护你这个傻丫头。”萧逸尘星目中的淡淡温柔,让眼前的小美人看的有些着迷。

    “原来是这样。”玉潇湘点点头,似乎也明白了萧逸尘的意思,可还是感觉无聊的她,发现这回自己是真的没办法出去逛街,只能退而求其次,美眸一转就凑上来说道:“那不如把兔人族的公主姐姐带来问话。”

    “我看你是想看那只小兔子,指着本王的鼻子破口大骂,给你找点乐子,对吧?”没好气的用折扇敲敲玉潇湘的螓首,看那张甜美脸蛋上红唇微张,吐出小香舌做鬼脸,满是被戳破小心思的可爱神情,萧逸尘宠溺的瞪了她一眼,再度斜靠下去时说道:“若是觉得无趣,本王给你找个乐子。”

    “什么乐子?快说,快说。”玉潇湘一听有好玩的,还有什么可挑,满脸开心的就凑近一些。

    随手一指门外,萧逸尘压低声音说道:“门外的树上,不是还吊着个敢诋毁本王的白痴王爷嘛。你就悄悄的出去,说本王睡着了。他必然会求你放他下来,之后嘛,是痛快放人,还是‘万般为难,生恐被砍头,但又心底善良,只要有足够好处,才能放人’,就看你自己怎么决定喽。”

    瞬间那双美眸眯成了月牙,即便是缝隙中都是金光闪闪,玉潇湘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大堆金银珠宝龙币地契堆在自己的面前。

    “好,你赶紧睡着,我去杀肥羊!哦,不对,是救宇星郡王殿下!”

    望着一溜烟提起自己的裙摆就冲出去的小美人,萧逸尘宠溺的摇摇头,笑道:“小四呀小四,本王倒要看看,你用不用卖了内裤才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