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奔赴湛蓝星
    欢迎你!</br>?门外的管事应了声诺,脚步离开不久之后,一阵更急促的脚步声就传入内间,甚至都没敲门便直接推门而入,让正在整理衣衫的刘显能明显露出了不悦之色。

    不等刘显能责备,就见满头大汗的张寿急声说道:“哥,出事了。”

    “慌什么?看你那德性,天大的事情也得喘口气再说。”刘显能不满的摆摆手,示意张寿先坐下。

    张寿一看,也只能先憋下口气,坐在一侧的锦垫上,急不可耐的说道:“哥,刚刚镇守府的巡查队发现,总帅殿下的近卫舰队,埋伏在星域里。”

    “总帅殿下?你是说凌霄亲王殿下?”刘显能微微皱眉,摸摸自己的山羊胡子想了想之后,摆摆手说道:“早些天,殿下要巡查东疆各星域的消息就已经送到了镇守府,你难道没看到?既然是如此,那么有殿下的近卫舰队,又有什么可慌的?”

    “哥,你没明白。”张寿舔了舔嘴唇,努力用简单直白的言语说道:“我等每日派出的巡查队根本就没有发现有殿下近卫舰队通过星门,而在今天,突然有五处各自发现不少于两万艘星舰的近卫舰队出现。只不过,这些都是帝国最新锐的全息隐身舰,若不是他们亮明旗号,解除隐身状态,咱们的巡查队还蒙在鼓里。而且,根据刚刚传来的情报看,这些舰队是有意隐藏,都躲在各星团交接的陨星带里,平日那可是连个鬼影子都没的地方。”

    散眉皱起,摸着自己山羊胡,站起走了几步的刘显能沉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殿下近卫舰队中的一部分,在我等不知晓的情况下就已经潜入星域,而现在去大张旗鼓的亮明旗号,正向咱们这里航行?”

    “对!”看自家兄长总算是明白过来,张寿站起焦急的说道:“不光如此,之前还在向其他星域航行的近卫舰队主力,刚刚已经用明码要求我们清理航道,让他们全舰队进入星域了!”

    “这事不对呀?兔人族的判断已经停止,殿下要巡视东疆可以理解,但突然又神秘进入咱们这里,难道是……”刘显能也意识到事情可能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范围。

    张寿一看刘显能的神色,左右看了眼,发觉并无其他人,便走近贴着他的耳朵说道:“哥,会不会是咱们……”

    “别瞎担心。”刘显能像是已经想明白什么,皱起的眉头松散开,随即说道:“帝**政与民政分离,就算是凌霄亲王想要查也没大义。更何况,南宫骏那个不识相的老不死已经被弄死了,几次叛乱的兽人族首领也被殿下自己给杀了,他能找到咱们什么把柄?更何况,最后那批星舰,前几日已经离开咱们这里。一没人证,二没物证,哪怕他是帝国亲王,能拿咱们怎么办?”

    听了这番话,张寿那紧张的神色总算是缓和不少,点点头说道:“哥说的有道理。”

    又想了想,刘显能伸手握住张寿的肩膀,沉声说道:“这样,你立刻去和那几个知道内情的家伙打个招呼。就说,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若是,出了半点的纰漏,尽皆都是抄家灭族的罪名,谁也逃不掉!若是想安生过下半辈子,就老老实实的窝着。凌霄亲王他要来,咱们就让他来,好生招呼。恭恭敬敬,什么岔子也别出,到时候大家一起过好日子!”

    “好,那我这就去!”既然有了主意,张寿也不耽搁,一拱手就立刻向外跑去。

    看着张寿离开的身影,刘显能冷笑一声说道:“凌霄亲王?我呸!这次老子就看看你,究竟想来做什么?!”

    ……

    “末将胡不归拜见殿下!”

    “免了”

    萧逸尘随意抬了抬手,便从几名身穿黑色铠甲的大汉中间走过去,踏上这艘全息隐身舰中,最大的隐龙级高速强袭舰。

    负责这支两万艘星舰的统领就是眼前这个恭敬低头站在一边,身材异常魁梧,甚至比萧逸尘还高出一个头的大汉。

    似乎知道跟随在萧逸尘的都是亲信,胡不归也不管来的是谁,直到所有人都走完,这才和其他将领一起默默跟随在最后。

    直接穿越光门,踏步间进入核心指挥舱中,萧逸尘的身影刚站定,舰长以及所有指挥舱成员皆已经半跪于地,大声齐喝:“恭迎殿下莅临!”

    “免!”再度抬了抬手,熟门熟路的直接坐席上指挥席,萧逸尘来回扫视一圈之后,笑着说道:“这种新型舰,除了当年观舰式的时候上来过之外,还第一次直接乘坐。你是舰长吧?任何?”

    “回禀殿下,隐龙级确实是末将接触过最优秀的星舰。无论是航速、火力、突击力还是隐身作战的能力,帝国舰种中,无可出其右。唯一遗憾的是,在隐身状态下,防护力较差,否则突击力必然倍翻。”中年舰长恭敬的低头回话。

    “嗯,这批战舰入役还没满十年,帝国总共就建造了十万艘,八万艘都在本王麾下。想必这些年科学院的老家伙们也会来问测试情况。你和同僚就辛苦些,待回了盛京,写份报告出来。到时候直接交给无言,让他呈交给本王。”萧逸尘点点头,随手指了指身边的北辰无言。

    “诺!末将定然不辱使命,尽快将报告交给副统领大人。”舰长再度沉声应诺。

    微微点头,萧逸尘将目光转向被北辰无言抓在手中,像是木头人一样的兔族水晶公主,挥挥手说道:“无言,解开她的束缚,本王要对她说几句话。”

    “诺!”北辰无言手指轻动间,也不见什么动作,水晶就像是触电般浑身抖了抖,随即便想张口。

    还不等水晶说话,萧逸尘一拍手中的折扇,就抢先说道:“水晶公主,如果你还想骂本王,那么先等一等。本王带你来,即不是想要劝你降服,也不是要你做什么,只是要你看着,你们兽人究竟为什么会被欺压,又究竟为什么会被本王的大军镇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