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血仇难解
    欢迎你!</br>?水晶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虽然很想说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那双深邃如星辰般的眼眸时,她已经到口边的怒骂,却一个字都无法吐出。

    不去理会水晶的反应,又或者根本不想给她说话的机会,萧逸尘依旧用平淡的语调慢慢张口:“在你眼中,本王有个改不掉的标签,那就是‘恶鬼’。事实上,不论别人如何想,后世的史学家们会如何将美化,但本王却从未想过能在你心里,或者说在兔族人的心中,抹去这张标签。

    至于原因,简单到让人无需去思考——不管用什么美好的借口,哪怕是再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无法改变本王就是让你们玉兔国在星辰中消失的元凶,也是杀死你祖父、父亲、兄长的凶手。”

    话音落下时,水晶依旧一言不发,只是用眼眸中冰冷的目光和嘴角不屑的冷笑来做回应。

    萧逸尘此刻却微微昂起身子,能让众神嫉妒的俊脸上,此刻却像是冰封般寒冷与高傲。

    “然而,哪怕是再残酷的手法,本王也会毫不犹豫的使用。只因为,本王是龙汉帝国凌霄亲王,星辰军的总帅,亿万帝国子民的守护者!我与我的战士,不论任何理由,不论任何人,但凡敢危害到帝国的存亡,危害帝国子民的安康,就只会毫不犹豫的将其碾压成淤泥!”

    哗。

    一声整齐的并腿声过后,右手剑指横置于左胸前的满舱帝国士兵们,几乎同时用尽力量狂吼。

    “誓死追随殿下,帝国万载,殿下万岁!”

    轰然而起的吼叫声,水晶有多大感触不好说,但玉潇湘倒是真的被吓了一跳,直到声音落下时,尚且觉得自己的耳朵里正嗡嗡响个不停。

    慢慢站起身,萧逸尘一步步走到水晶的面前,盯住那双丝毫没有动摇,满是仇恨的粉色眼眸说道:“你可知道,你,又或者说,是你们兽人,在本王眼中是什么样的人吗?”

    根本不想要从水晶口中得到回答的样子,萧逸尘只是顿了顿就自问

    自答般说道:“一百八十年前,你们在本王眼中,是比恶鬼更凶残,更不应该存在于星辰中的畜生!

    回溯过往的三千年,东疆五十八国,互相之间征伐不断,年年死去之人,何止亿万?好,你们愿意打是你们的事,可帝国在三千年中,却从未出过一兵一卒,从未倒戈向任何一方,甚至数次与边境各国签订友好条约。然而,你们呢?丰年,兵强马壮,杀入现在的凌霄星域,往日的漩涡星域,烧杀抢掠彰显你们的所谓勇武!饥年,化身为匪,数国,乃至数十国联合,不但突破凌霄星域,更向帝国纵深进兵。一路抢,一路烧,一路杀!所过之处,血流成海,寸草不生!东疆五十八国,对龙汉帝国子民们有个‘最形象’的称号——牧羊犬!

    是呀,一群为你们这些盗匪、凶犯放牧的狗!

    帝国子民勤劳、勇敢、智慧、仁义。我们有领先星辰的科技,最强大的经济力,最古老优秀的文化,最庞大的国民,但却缺少能杀死恶贼的屠刀。白倭人、色目人与帝国有世代血仇,南疆、西疆,在他们的压力下,被迫驻留大量守军,所以才能容忍你们放肆,容忍你们的掠夺。历代君王不是不想和你们打,也不是不想杀死你们,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们的年年掠夺!看着你们将帝国的子民当成狗一样屠杀!

    三千年间,七万五千亿帝国子民,死在你等的屠刀之下!

    现在,你可有胆,再叫本王一声恶鬼?!!”

    面对星目泛出紫光,抬手直指自己瑶鼻的萧逸尘,水晶惊骇中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缓缓放下手臂,萧逸尘再度开口说道:“你可知道,平灭东疆五十八国之后,朝中大臣们是如何上奏圣君,关于对你等的处置吗?本王来告诉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东疆异族,宜杀宜奴,不宜赦!’”

    面对水晶逐渐睁大的眼睛,萧逸尘嘴角露出冷笑:“你如今还能站在本王面前,口口声声的呼喊本王为恶鬼,多亏了本王的兄长,

    当朝太子殿下!若不是太子殿下一力奏请,口口声声皆是:‘彼日非我子,今朝同为民。屠族易中易,抚民难上难。圣土千万里,岂无安生地?君以心相托,士以行相报。血仇亦可解,岂曰无良策!’

    君以心相托,士以行相报。血仇亦可解,岂曰无良策!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想必你很清楚。

    本王坐镇东疆,六年东疆八十六星域总督任期,谨遵父皇与太子大哥所定国策。遇荒赈济,兽人族先。遇工聘职,兽人族先。遇税清剿,兽人族减。遇祭大礼,入乡随俗!

    即便是本王离开之后,其后的百年时间里,直至二十年前,你扪心自问,兽人族可真的受到过苛待?可你们呢?你们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你们的心里,从始至终,就没有认同过你们是帝国子民,没有想过,帝国是在真心待你等!”

    “你胡说,我等缴纳钱粮从未推脱,宣政改制,也都一一照办!”水晶终于说出了进入核心舱后的第一句话。

    “呵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萧逸尘不屑的说道:“然后呢?然后在你们受到欺压,没有丝毫办法还击的时候,你们难道连一艘星舰也没有?难道有人禁止你们出入星域?难道你们没想过去找南部八星域总督诉说苦难?难道你们就不会尝试直接前往盛京,敲响‘天下门’前的‘平冤鼓’?还是你们真的无知到,连这些都没听说过?”

    顿了顿,看水晶再度僵在原地,萧逸尘嘴边的冷笑更浓,“不,因为你们压根就不相信帝国,根本不认为会有任何人为你们做主!你们心里早已经忘记了这百年来的太平日子是因为谁!所以,你们哪怕是在走上绝路时,都会被人轻易煽动,明知造反是条死路,也毫不犹豫的踏上去!”

    说到这里,萧逸尘转身向指挥席走去,淡然说道:“本王今天,就是让你看看,帝国同样有人会为你们做主,以此来证明你们的愚蠢,证明,你父你兄,死的毫无价值!!”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