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帝国官位
    胡闹了一阵,发泄一番心中不满的玉潇湘又和平时一样,很快将撅起的红唇给收了回去,这回又腻歪在萧逸尘的身边,粉拳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捶其肩。

    “殿下,那你现在亮明旗号是准备去抓那些坏蛋吗?”好奇宝宝的问题总是会无穷无尽,让自己闲到发慌更加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抓他们?”萧逸尘微微摇头,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怎么抓他们?他们现在可都是良民,好官,本王用什么理由去抓他们?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本王的推测而已,何来什么真凭实据。”

    “那你不暗中查探,却要摆明旗号,那不是告诉他们做好准备吗?”玉潇湘不解的追问。

    “暗中查探,主要是想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兽人族又为何会叛乱。现在大体上事实真相已经很清楚,接下来就是需要真凭实据,才能将乱臣贼子绳之以法。而这些真凭实据,光是靠市井流言又有什么用?难不成,你真以为咱们的运气会好到,去趟奴市就买到个公主,然后跑到首府星,就能在街边捡到人证物证不成?”萧逸尘笑眯眯的看向小美人,只觉得她的问题又傻又可爱。

    点点螓首,玉潇湘收回粉拳,反手捶捶自己的肩膀说道:“也有点道理哦。”

    “要是累了,就去边上趴着吧。反正你来当值,一向都是吃饱点心就趴下睡觉。”萧逸尘疼惜的看了眼不讲礼仪的小侍女,星目中满是宠溺,却无半分责怪。

    只可惜小美人不受用,美眸一翻,送出个白眼:“人家又不是猪,吃饱了就睡!”

    “是吗?”萧逸尘侧头,用目光上下打量柔美身段,摇摇头说道:“恕本王眼拙,实在没看出来,你究竟是何种族。”

    “信不信本小姐打死你!”挥舞起粉拳的威胁的玉潇湘发现,自己只要看到那张俊脸上的坏笑,就有种浑身来气的感觉。

    未再去挑衅玉

    潇湘,萧逸尘随手抽出身侧的雪貂皮薄毯,反手丢给玉潇湘,乐呵呵的说道:“先在盖在身上,省的几息之后,再和你说话,你就已经用震天的呼噜声来回应,还要麻烦本王亲自给你盖上。”

    接过萧逸尘丢来的薄毯,玉潇湘倒是也没反对,先盖在自己侧坐的双腿上,感觉温暖柔软但又轻如无物,不由俏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殿下,我们这次过去,你是不是要抓那个什么都统?那官大吗?人家来了这么久,还没弄明白你们的官职到底怎么回事,一会这么叫,一会那么叫的,很奇怪。”玉潇湘略微挪动翘臀,让自己可以斜靠在萧逸尘身下软塌一侧竖起的软背上,使自己坐的更舒服几分。

    “都统?你是说刘显能?那不过是个从四品的小官。当然,对于一般人来说,也不算小了。”萧逸尘漫不经心的说着。

    “一个星域大都督才正二品,都统却只有从四品,确实很小哦。那为什么又叫他副将?”玉潇湘点点头,但随即又开始不解的发问。

    “其实帝国的官位不难理解,主要分为‘官爵、官职、官衔’三部分。礼仪上,首重爵位,其次官衔,再次官职。而实权方面,当然是官职居先。”萧逸尘也不怕麻烦,耐心的柔声解释起来,“以本王自己来说。超等凌霄亲王,就是官爵。爵位其实并不代表什么,就算是王公侯伯子男这上六爵,也不过是能拿一份俸禄,或许有块封地。帝国给予功臣爵位,最主要的目的是让他们将来年老体弱告老还乡的时候,也依旧可以有足够颐养天年的俸禄。

    而官职则代表实权,也就是有实际工作的名称。比如本王的‘星辰军统合指挥总大帅’以及‘议政院军机首座’就是实职,也是实际工作负责的位置。

    最后则是荣誉性的官方称呼,称之为官衔。本王所领的龙神大将军,就是官衔。官衔的存在和官爵是互补体系,同样不代表实权,但

    却是朝廷的认可,当然也能有俸禄。”

    “咦?这不是才四个吗?那上次你不是说,自己领了六个,但圣君不给你工钱什么的,还有两个是什么?”玉潇湘听的很仔细,此刻掰掰白嫩手指,有些迷糊的投来目光。

    “哦,确实还有两个。第一个呢,是南疆五十三星域战时联合镇守府总督。这是个虚职,也是实职。因为南疆与白倭国接壤,而对帝国他们的威胁最大,所以呢,一旦开战的时候,本王就会坐镇总督府,节制南疆五十三星域所有军民政,以抵抗白倭人的进攻。但在战斗结束之后,这个职位也就自动失效。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应对白倭人的威胁。

    至于另一个就简单了,本王成年之后就自己开府,按照帝国的规定,本王就是凌霄宫主,这也是一种荣誉官衔,理论上能拿到一份俸禄。因此加起来,本王加上超等亲王的双俸,应该可以拿到七份朝廷给的俸禄,只可惜父皇那个抠门的老家伙,除了给双俸之外,全都当不知道,还整天和本王哭穷,最好本王把封地的收入也都孝敬给他!你说,世界上只有啃老的,怎么就会有这种想啃儿子的老爹?”

    “嘻嘻……圣君真可爱。”玉潇湘倒是咯咯娇笑很开心,完全没理解亲王殿下的悲愤。

    “笑笑笑,本王要是喝西北风,你那五百亿也泡汤了。”没好气的瞪眼了小美人,萧逸尘只觉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只可惜牛不入耳。

    “不准赖皮,你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给人家,反正你都写了字据!”一听关系到自己的利益,玉潇湘瞬间就双手叉腰,瞪圆了美眸要争取到底。

    “行行行,给你,给你!真不知道你号小财迷究竟是从哪个疙瘩里钻出来的。”萧逸尘无奈的嘟囔一句,也懒得在和身侧的小财迷较劲,扭了扭身体,又拿起书册准备结束谈话。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