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抵达
    “哥,该打点的人,我都已经关照过了,哥放心,谁都知道轻重,没人敢拿全族人的命来开玩笑。别说是来查咱们几个,就算把整个星域给翻过来,也休想找到一丝半点的蛛丝马迹。”张寿站在一身戎装的刘显能身边,几乎贴在他耳朵上轻声诉说。

    “嗯,做的很好。接下来,咱们就好好招待亲王殿下吧。”刘显能的目光都未移动半分,面无表情的轻声中,那双小小的眼睛,却已经盯向天空中翻滚的云层。

    即便在战斗型星舰中飞龙级强袭舰体型已经算是比较小的,可突破大气圈时的动静远不是交通舰能够相比。就如同真正的神龙从天而降,最初是庞大黑影渐渐下落,随即由于巨大的舰身而带起的气流,让正常的天空中云层翻涌不停,直到黑色的舰体露出一角。

    帝国亲王驾临,即便有军政与民政分离的国策,但湛蓝星域上,不管是文官一系,还是武官一系,哪怕是生病垂死,此刻也得爬到这迎宾台前,恭恭敬敬的垂手站立等待。否则,若是被扣上一个不敬上官,不尊皇族的罪名,那满门抄斩都是轻的,诛灭九族都不在话下。

    飞龙级强袭舰的指挥舱中,包括玉潇湘在内,都已经换上符合各自品级的礼服,此刻的萧逸尘更是头顶八龙冠,身穿紫金龙袍,光是往那里一站,就会有种贵气凌人的感觉。

    站在萧逸尘身后侍女的位置,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很熟悉的男人,虽然只能看到小半边侧脸,但玉潇湘却觉得自己好像第一次看到他一般。即便明明也是面带微笑,神采奕奕,但心思灵巧的小美人,总觉得好像哪里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气质吧?以前玩闹的时候,感觉像是很亲近的人。生气的时候,又有点让人怕怕的。现在嘛……天生的贵族?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玉潇湘在心中嘀嘀咕咕的时候,就见舰长转身行礼后对已经站起的萧逸尘说道:“殿下,迎宾台上,湛蓝星域的属官都已经等候多时。殿下,您是此刻去赐予彼等得见天颜的恩典,还是让彼等守护殿下前往大都督府?”

    听完舰长这番话,玉潇湘不露痕迹的翻翻白眼,七窍玲珑心中又开始腹诽:“切,一大早让那些大官小官一股脑到这里站着晒太阳,现在给他们见一面,还是‘赐予得见天颜的恩典’?我呸,换成是我情愿在家睡觉,才不要这种恩典呢!这个坏家伙,果然是封建帝国的奴隶主!”

    萧逸尘可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小丫头,又已经给自己扣上了一顶大帽子,淡然说道:“既然已经通知了他们,那就见见他们吧。对了,顺便转告他们,一会直接去大都督府,本王要召他们问话。还有,行星上的警戒工作是否已经准备完?本王可不想看到,刚踏出门就被一阵什么投射炮轰的灰头土脸。”

    “殿下放心,龙虎卫军八万精锐,已经完全接管行星首府城的治安。近卫舰队,分为六层执行空间警戒,绝不会让任何乱臣贼子影响到殿下巡视边疆的心情。”北辰无言行礼之后断然说着。

    “那就好,你和朵兰办事,本王还是很放心的。”萧逸尘点点头,随即向光门走去,“走吧,之前本王也看到,那些人里白发苍苍好像随时会被晒死的也有不少,别去太晚了。万一真晒死几个,本王回京又能看到父皇送来意屋子的弹劾奏章。哎,人要有自知之明,都老的快死了,还不知道告老还乡,给那些年轻人留几个位子出来,真是难以理喻。”

    萧逸尘嘟嘟囔囔的往外走去,别人可不敢随意开口。他是亲王,想说谁就说谁,可其他人本质上都是臣子,一搭腔那问题就大了。最起码,也不能在有外人的时候去做这种被人诟病的傻事。

    玉潇湘其实很想笑,可在星儿轻轻拉扯袖子的动作中,终于还是忍住,也幸好众人都已经开始转身跟上前面的混账王爷,这才没发现她的异样。

    还是和以往一样,通过光门直接走到已经搭建上旋梯的星舰出入口,只不过与以往不同,这次门外的情况还看不清楚,但舰体通道中,早已经是三步一人,满是那些身穿连身重甲,连一根头发都不露在外面的龙虎卫军精锐士兵。

    “臣等叩见殿下!殿下威武!”

    “末将叩见殿下!殿下威武!”

    在萧逸尘距离舱门口仅仅剩下三步的时候,站在门外的礼仪官已经举起手中长剑,瞬间港口广场上数百名身穿各种纹花官袍的文武官员,像是早已经排演过无数次似的,几乎同时双膝跪倒,全身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半分。

    跟在萧逸尘身后,走出舰舱,浑身沐浴在阳光下,玉潇湘只觉得一股灼热的空气袭来。只不过,相对于空气的闷热,更让她震撼的是这数百人跪伏的场面。然而还不等她回过神来,更为狂热的呼喊声瞬间响起。

    “殿下威武!殿下威武!殿下威武!”

    守卫整个星港,目视范围内能看到的每个重甲士卒,几乎在萧逸尘露面的瞬间,便个个单膝跪地,右手放于左胸前,以跪姿军礼恭迎他们的主上。

    慢慢走下旋梯,萧逸尘手中的扇在打开,挡住自己被阳光直射的白皙脸颊,抬头看看天空说道:“两个恒星的星球怎么也能算是宜居星呢?哎,当年那些判定星球环境的家伙,真该把祖坟都刨了。”

    “殿下,若是感觉闷热,不如早些去大都督府歇息吧。”距离萧逸尘最近的月儿,轻柔抬起手中一块巴掌大小的水晶,瞬间就在身前男人的头顶上张开如同遮阳板的紫色光板。

    “月儿说的是,这鬼天气,真是让人无法忍受。不错,驱光石。还是月儿心疼本王。”萧逸尘似乎根本没注意满地跪伏的官吏,笑眯眯和月儿说笑一句,刚准备往前走,却忽然皱起了剑眉,目光一扫,便不耐烦的说道:“谁是这里的礼仪官?”

    “微臣正是湛蓝星域监礼员外郎。微臣拜见殿下。”人群中立刻连滚带爬的冲出一名双鬓斑白的老者,瞬息跪伏在萧逸尘的十米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