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八十八章 狐假虎威的感觉
    躲在星儿身后的玉潇湘此刻还是改不掉好奇宝宝的脾气,别人都微微低头,别说是去看个热闹,就连偷瞄一眼的胆量都没有,她却歪起螓首,甚至觉得不够清楚,干脆小半个娇躯都开始侧倾出去。

    望着趴伏于地的所谓监礼官,玉潇湘即觉得那两鬓斑白的老头有点可怜,又觉得浑身抖个不停,好像在练蛤蟆功的样子很可笑。

    帝国的官袍样式几乎一样,除了胸前那些玉潇湘看不懂代表什么意思的鸟兽纹花之外,是文是武倒是一目了然。且不说官员们自己就文武各占一边,光是颜色远远望去便一清二楚。武官着红,文官着黑,这就是当初萧逸尘半开玩笑半嘲讽的时候说出:“心不黑,手不黑,衣衫不黑,怎么做文官?”这番话的根源所在。

    跪在地上的老头,也和其他文官没什么区别,黑色长袍垂至脚后跟,胸前用银色丝线绣着像是某种小鸟的纹花,脑袋上的戴有高船帽,具体的样子倒是比较像明代官帽去掉两边的燕翼,看起来别有一种奇怪的搞笑感。

    正当玉潇湘盯着那老家伙看个起劲时,萧逸尘平淡到甚至感受不出语气的言语传来:“本王问你,你是准备让本王走着去大都督府,还是准备让本王在天上这两颗恒星下,试试能不能烤成人干?”

    “微,微臣罪该万死,但请殿下容微臣禀明内情。”浑身像是触电般抖动一阵,老头仍然不敢抬头,战战兢兢连话都快要说不清楚的状况下,为了保住自己的脑袋,总算吐字也能让人听个大概。

    “本王这个人,一向很好说话,你最好想好了,若是说的有理,本王恕你无罪,若是想胡乱找个理由,呵呵,本王会让你知道惨字怎么写!”萧逸尘嘴角勾起冷笑,星目却盯在那老头的后脑勺上。

    “谢殿下恩典。”老头又叩首一番,这才说道:“殿下容禀,这湛蓝星不过是边境小星,别说是如殿下这般尊贵的亲王莅临,就算是东疆南部八星域总督大人,也未曾来过。微臣知晓,按仪制,微臣应准备六十四人所抬,紫金八龙皇辇供殿下代步。可一日之内,微臣实在无法督造出如此尊贵之物,甚至连样式微臣都未曾见过。另外,此地星港正门狭小,就算是造好了,怕是也无法抬进来。还请殿下,宽恕微臣。”

    星目中的冷光更盛了几分,萧逸尘一脸嘲讽的说道:“若说你一日之内无法造出皇辇,倒还情有可原。可你身为监礼员外郎,竟然告诉本王,你连样式都不知晓?那按你的意思,本王以往巡视诸地,都先请当地的监礼官来本王宫好吃好住,围着龙辇研究上几年,他们才造的出来?哈,简直可笑之极!”

    “殿下恕罪,微臣愚昧!”老家伙一听,浑身抖的更厉害,像是都了羊癫疯似的。

    上前几步,直接走到那老头身边,萧逸尘干脆蹲下身,拿手中的折扇一下一下戳着那老头戴有官帽的后脑勺,似笑非笑的说道:“更可笑的是,星港门太小,这都成了你的理由!本王问你,你是活在远古时期?拆个大门要用锤子?重新造的时候,不用微粒子工业建造机,准备用的口水拿泥巴粘起来?本王告诉你,帝国拆一座城也只用三个时辰!平地造一座城,也用不了三天!本王看你这顶帽子是戴的太久,不想戴了是吧?行,满足你!”

    “殿下恕罪,殿下恕罪!”老头一听可慌了,忙不迭的连连求饶加磕头。

    慢腾腾的站起来,萧逸尘挥挥手说道:“此人大不敬,本王看他年纪大,死罪就免了。来人,扒去官袍、官帽,给本王丢出去!”

    “诺!”

    一声更响亮的回应中,跟随萧逸尘身后的数百名近卫武士里,立刻就冲出三人,当下根本不管那老头怎么哭喊,像是剥光猪似的,直接将他衣衫全部扒去,拽起手臂就将只剩下裘裤遮体的老家伙给倒拖出星港。

    此刻,别说是有人敢跳出来帮那老头说话,就连呼吸声似乎都压低了几分。诺达的星港中,除了偶尔响起的风声,再无半点声息。

    玉潇湘看的暗暗咋舌,这才知道眼前这个似乎随时随地都能被自己揍的家伙,竟然有这样的威势。想起自己有事没事冲他瞪眼,心情不好的时候,干脆是挥起粉拳就扑上去,小美人感觉自己脖子后面有些凉飕飕的,那颗漂亮的螓首,似乎不是那么安稳……

    啪,啪,啪……

    折扇在掌心轻轻敲打的声音,此刻在这里竟然像是闷雷般清晰,萧逸尘站在原地,来回扫视跪在两侧的星域文武,淡然说道:“本王之所以会到这里来,就是因为心情很不好!心情不好的原因,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东疆星域八十有六,别人家都没事,你们这里三天两头的闹叛乱。叛乱没事,但是……”

    星目中寒光爆闪,萧逸尘炸雷般的吼声瞬间响起:“让老子很没面子,就是天大的事!!”

    “臣等有罪,臣等惶恐!”

    再度像是排演好的场面,不管文武瞬息又再度叩向地面,无人敢有半分迟疑。

    “知道有罪,还算有救。本王现在不想在这里晒成人干,尔等都听清楚了,今天不管你们是家里婆娘要生,还是老娘快死,就算是爬,也得给本王爬到大都督府。若是敢有一人迟了,慢了,本王就要你等全族陪葬!”萧逸尘话音落下时,大步向星港正门方向走去。

    “臣等谨遵军旨,臣等恭送殿下!”

    满场回应声中,玉潇湘跟随在星儿的身后,从那些依旧跪伏在地上,丝毫不敢先起身的文武大臣们身边走过,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挺威风的。至少,被这几百号人跪着,那种感觉可是她从出身以来,从未有过的奇特感觉。

    “难怪很多人喜欢狐假虎威,哎,不是说说,这感觉蛮爽的嘛。嘻嘻~~”心中偷着乐的小丫头,似乎走路都轻快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