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八十九章 狂妄的时机
    )?“哥,这殿下是在玩下马威?”

    等到萧逸尘一行人已经完全离开,甚至目送大气圈内交通舰飞空而起,一众文武这才擦着冷汗各自起身。这刚一起来,张寿就已经凑到了刘显能的身边。

    “你懂个屁!”目送天空中越来越小的交通舰离去,刘显能低喝一声,随即说道:“当年我还在盛京混日子的时候,亲眼见过殿下的排场。平定东疆那年,大军班师,圣君曾亲自下旨,让所有堂上官在星港跪迎殿下。那可是两千多名堂上官,最小的都有从五品!今天和那时的威势相比算个屁!”

    “我的个乖乖,还以为殿下是在咱们这里显威风呢。”张寿擦擦头上的冷汗,似乎有些后怕的又望了眼已经空无一物的碧空。

    回头看了眼张寿,刘显能拍拍他肩膀缓声说道:“张寿,你记住,凡是在殿下面前,少说、少做、少看、少露头。哪怕是殿下责问为兄,只要没问到你,不管发生什么都绝对不要跳出来作死!懂了吗?”

    “大哥,我记下了。”张寿连连点头,一脸正色的样子。

    看着自家这个妹夫还算听话,刘显能的心里也安定了一些。虽然之前就决定要看看这凌霄亲王究竟有什么本事,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光是站在那里的威压,就让他知道,什么抵抗之类的全是屁话,能躲过这一次,就算是祖上保佑了。

    ……

    “殿下,大都督府里内外所有仆役侍女已经全部驱走,接替的都是龙虎卫军所属。就连厨子,也都是旗舰上调派来的。末将已率一万八千近卫,分为十二道防线,确保殿下的安全。”站在大都督府后间内堂中央,北辰无言恭敬对坐在主位上的萧逸尘回禀。

    “嗯,这些都交给你。对了,那些官吏到的时候,就让他们在正堂等着。给他们有个站的位置就行,若敢有一声抱怨的,直接剁了做花肥。”萧逸尘淡然说着。

    “诺。”北辰无言毫不犹豫的答应,似乎根本不将那些人的生死放在眼中,“末将还有一事禀告。四殿下已经前往东疆中部星域,并按殿下军旨与驻守东北的龙鳞舰群督指挥使申屠将军联系上,一切都按殿下计划顺利进行中。”

    “申屠坤为人实诚,做事也仔细,有他在,就算是小四偶尔鲁莽一些也无妨。不过,你还是要发个密信给小四和申屠坤,告诉他们,没有本王的军旨,不得进入东北混乱区域半步!”萧逸尘手指在桌案上敲了敲之后,剑眉一扬盯住北辰无言沉声说着。

    “诺!”北辰无言举剑双手作揖,随即不用吩咐就倒退三步,径直走出内堂。

    眼见北辰无言已经离开,月儿微微弯腰看向坐着的萧逸尘,柔声说道:“殿下旅途辛苦,如今是先沐浴还是先吃些东西?”

    “当然是先吃东西,人家饿了……呃,人家错了。”站在萧逸尘身后的玉潇湘一听有东西吃,立刻就眉开眼笑的开口说话,却发现月儿的秀目扫了过来。对这位大姐姐有些害怕的小丫头,缩了缩小脑袋赶紧认怂,省的倒霉。

    侧头看了眼玉潇湘,萧逸尘又好气又好笑的摇摇头,转向月儿说道:“弄点吃的来吧,你们也该饿了。”

    “唯。”温柔的女声中,月儿福了福随即就转身向外走去。

    再度转过头,萧逸尘盯向正吐吐小香舌表示自己怕怕的小丫头,挥挥手中折扇说道:“来之前怎么和你说的?刚才的话,若是让外人听去,往轻了说,那是‘僭越’,杖八十!往重了说,就是‘大不敬’,直接要你小命。你是想屁股开花,还是小脑袋不要了?”

    “那人家忘了嘛。”讨好的小小,懂得什么时候服软的小美人,蹲下身,轻轻捶动萧逸尘的肩膀,眉眼弯弯的说道:“殿下最好了,不会和人家计较的嘛。”

    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萧逸尘懒洋洋的向后靠了靠,叹息一声说道:“星儿那丫头好的不教你,这套服软献媚的手法,倒是传了你十成十的功夫。”

    “嘻嘻,那还不是星儿姐姐怕人家被你打嘛。”玉潇湘知道自己逃过一劫,心情不错之下,小拳头似乎也捶的更勤快了一些。

    拍拍肩膀上的小手,萧逸尘柔声说道:“好了,你也累了,自己休息会吧。一会填饱你的小肚子,去了正堂,本王面前的东西可不能再偷偷吃了,否则真的会被屁股打开花。”

    “知道了啦,人家又不是真的那么会吃。”撅了撅小嘴,玉潇湘忽然感兴趣般问道:“殿下,你一会还要去收拾那些坏家伙吗?刚才可真是威风,人家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人跪着迎接呢。”

    “那算什么威风?本王就算是要耍威风,也不会找这些五品一下的芝麻绿豆官。不是直吹,若是把本王惹毛了,正一品的左议政上官,本王让他跪,他也不敢不跪!”萧逸尘满脸自得的说着。

    “真的?那时候时候让人家也看看。”玉潇湘的美眸瞬间睁大,满脸都是期待的样子。

    回过头,轻轻一点小美人的额头,萧逸尘笑道:“你的小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看热闹就这么有趣?若是本王真的让左相当众跪下,那以后的朝堂可就有的热闹了,小傻瓜。”

    “切,说了半天,原来是吹牛呀。”玉潇湘满脸失望的重重捶了一下,撅起嘴说道:“人家还以为你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呢。”

    “傻丫头,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萧逸尘淡然笑了笑,随即温言说道:“湘儿,你要记住,以后遇到别人的挑衅,你首先要弄明白对方的意图。就算他是一只你可以随时踩死的蝼蚁,你也绝不能掉以轻心。人可以狂妄,但必须要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面对什么人才可以狂妄。否则,就算是你想踩死一只根本无法伤害你的蝼蚁,在落下脚时,也会惊愕的发现,原来那里是个深不见底的粪坑!懂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