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夜宴(下)
    “诺。”刘显能拱手行礼后说道:“最初前往面见大都督的时候,他直接质疑末将得到的情报。而当末将再三诉说后,他仍然坚持认为这是误报,并且严厉告诫末将,不可听信捕风捉影之说,否则一旦发兵引起民兵,就将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末将据理力争,但依旧被赶出了大都督府。

    待到第二天,末将又收到五次紧急军情通报,再度前往大都督衙门的时候,却听门房说大都督身体欠安,根本就没来衙门。之后末将又来大都督府邸,可却还是被告之已经睡下,根本不就愿意见末将。

    此事不光是末将一人经历。守备军第二分舰队指挥张寿,第四分舰队指挥吴海,都可以为末将作证。末将所言字字千真万确,往殿下明断。”

    剑眉一扬,萧逸尘的目光扫向武将一侧,扬声问道:“张寿,吴海,可在?”

    “末将张寿(吴海)叩见殿下。”一听到萧逸尘的声音,早就做好准备的两人,立刻就离席跪伏在刘显能身后。

    “刘显能刚才所说,可是真事?”萧逸尘面容淡漠的问着。

    “末将愿以性命相保,刘都统所言千真万确。甚至连末将麾下几位大队统带也能作证。”张寿扬声大声回应。

    “嗯。”萧逸尘点点头,随即转向文官一侧,望向冯震说道:“冯大人,你身为星域左参政,正该辅佐南宫骏,可为何不进行规劝?”

    “殿下明鉴,我等听闻此事,还是刘都统找上门来之后,可老臣前往大都督府邸时,一样吃了闭门羹,根本就没有见到大都督。此后,三天时间过去,连老臣都已经接到消息,说是兽人族叛乱,老臣深知事关重大,事急从权,只得越权强行给刘都统签发开仓的文书,这才让刘都统可以出兵抵御叛军。”冯震赶紧起身,恭恭敬敬的回禀之后,又说:“此事大都督衙门里不少同僚皆知晓,殿下一问便知。”

    “免了,不用问了。你等众口一词,若是本王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那本王岂不是蠢笨之极?只可恨那南宫骏老狗,竟然自戕躲避责罚,否则本王定要让他知道,擅干军政,御敌不力,是什么下场!”萧逸尘恨恨的拍了下手心,满眼都是冷光。

    “殿下英明,谢殿下明察秋毫。”众人此刻不失时机的拍下马屁,心中也安定不少。

    望向还或跪或站于堂中的几名武将,萧逸尘对他们抬手说道:“你等且先退下,刘都统本王还有话要问你。”

    “殿下请明言,刘显能知无不言。”不等其他几人入座,刘显能便拱手回礼。

    “本王看过战报,说是你出兵之后,未进入百花星团平叛,反而将舰队退回飞鸿星团内侧,又分让其余三支分舰队各自驻守周边几个星团。本王想知道,彼时叛军应无百万之众,你手中雄兵三十万,为何不肯进攻,放任百花等周边六个星团陷入乱局?”萧逸尘盯住刘显能的眼睛,略带不满的询问。

    “殿下容禀。末将率领舰队抵达百花星团外围时已经是数日之后,当时发现原本不过几千艘星舰的叛军,此刻已经似滚雪球般膨胀到一百五十余万艘。末将此刻手中仅有两支分舰队不过十二万艘,兵力差距十倍以上。再考虑到叛军扩展速度太快,若是冒然进攻,极大可能会被叛军缠住,而其余三支分舰队即便立刻增援也需要一天时间才能赶赴战场。此战,若是胜了,末将自然有功。可若是败了,星域中便再无可战之兵。末将以为,不如暂时退去,固守待援。一来,可以守住各咽喉要道,不让叛军有突出星域的可能。二来,也可等待朝廷天兵。届时,叛军被困在湛蓝星域内,叛乱不会影响周边星域。从而让朝廷平叛,也能更为简单。末将并非畏战不前,只是想要困死叛军。请殿下明断。”刘显能面无慌色的侃侃而谈。

    似乎很满意般点点头,萧逸尘星目带起几分欣赏之意,扬声说道:“进退有据,沉稳干练。能不贪功冒进,也有大局观。此战你不但无过,反而有功。本王一向赏罚分明,在劣势之下,又受老贼南宫骏掣肘,尚且能保住大半星域安定,理应重伤。月儿,记下。”

    “唯。”月儿娇声回应,立刻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一卷银绢,静候萧逸尘的下文。

    “湛蓝星域守备军都统刘显能,于兽人族叛乱一役中,不惧顽敌,领兵有方,护国佑民,可谓大功。今,赏其‘正四品都统’,封衔‘平叛将’,赐‘三等勇毅勋爵’,另赐龙币百万以示嘉奖。”萧逸尘慢慢拍着手中扇子,面带微笑的对刘显能说着。

    “谢殿下恩赏。帝国万载,殿下万岁,末将必誓死回报帝国,效忠圣君陛下!”刘显能立刻跪下,语气中充满激动的声音。

    轻轻一抬手,萧逸尘笑道:“好了,起来吧,别跪着了。入座,喝杯升官酒去。”

    “谢殿下。”刘显能恭敬起身后,又鞠了一躬,这才退入自己的坐席。

    扫视众人之后,萧逸尘叹息一声说道:“本王其实也知道,那些兽人崽子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可无奈,这些年兽人族频繁叛乱,让本王在朝中也受到父皇的训斥。所以,这才不得不巡视东疆,也算是做个样子。今日既然已经知道是南宫骏那老贼在背后捣鬼,回去也就有个交代,至于南宫家怎么和父皇扯皮,那就不是本王想要理会的事情。来,众位与本王再饮一杯。”

    听萧逸尘的话,众人知道,看起来兽人族叛乱这一把算是混了过去,当下纷纷举起酒杯,气氛也开始活跃起来。

    放下酒杯,萧逸尘侧头对玉潇湘说道:“湘儿,刘都统立下战功,你去替本王给他执酒,也算是本王对他的奖赏。”

    “唯。”玉潇湘虽然愣了愣,但依旧很乖巧的应下,侧身就卖起莲步,俏生生走向刘显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