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哪个白痴?
    &s;&s;&s;&s;[]

    &s;&s;&s;&s;从大都督府里跑出来的时候,玉潇湘真可算是芳心寸寸碎到极致,根本也没看路,只想快点离开那个骗她的大混蛋。只不过这吹了路风,又被略显闷热的空气冲去身上的委屈,现在心情反倒好了不少。

    &s;&s;&s;&s;“哼哼,就会欺负人,还整天说别人是翻嘴皮子的货,你自己不也是!混蛋,骗子,踢死你!去死吧~~~哇哈哈~~~”

    &s;&s;&s;&s;飞起脚将那颗绣花鞋前的小石子踢飞出去,双叉腰的小美人仰天长笑,仿佛萧逸尘已经在她面前跪地受死般痛快。

    &s;&s;&s;&s;身后数十米外的阴影,摇折扇,星目紧紧盯那个娇美身段的男人,此刻脑门的黑线,幽怨的神情仿佛能够滴出黑水来。

    &s;&s;&s;&s;“哎呦!”

    &s;&s;&s;&s;忽然间,声沙哑的痛呼声响起,显然来至距离玉潇湘不到十米外的几个男人间。ii

    &s;&s;&s;&s;“呀,不好!”玉潇湘的美眸微转,就已经看到那几个呼痛的男人,心知不妙的小妮子,反应倒是不慢,转身就想要偷偷溜走。

    &s;&s;&s;&s;“站!”

    &s;&s;&s;&s;只可惜,玉潇湘的动作还是慢了步,再加上这条街不过是风月街的路口,来往走动的行人并不算多,那几个大汉自然是很快捕捉到这只想要逃跑的小老鼠。

    &s;&s;&s;&s;“臭娘们,你敢用石头砸我?”几步之间那名呼痛的大汉,已经和其他人起追上,伸就抓玉潇湘柔弱的香肩,恶狠狠的拦去路。

    &s;&s;&s;&s;“你,你们要干什么?”眨巴眨巴带着几分恐惧的美眸,水灵灵的大眼睛望向眼前六七个穿着帝国软质便装军服的男人,玉潇湘只觉得自己那颗小心脏似乎跳的有些快。ii

    &s;&s;&s;&s;板寸头,脸横肉,身材魁梧,看起来像是山贼多过士兵的壮实大汉,指着自己还在流血的嘴唇吼道“干什么?臭娘们,老子招惹你了?你敢拿石头砸老子?”

    &s;&s;&s;&s;此刻那大汉倒是已经放开,原因也很简单,之前时气愤也没看仔细,现在看到眼前不过是个丫头,更重要的是,身龙服装扮。能穿这种衣服的人,身份自然也不简单,虽然并不畏惧,但那大汉的倒是老实了很多。

    &s;&s;&s;&s;躲在阴影的家伙,此刻倒是看的很过瘾,甚至轻轻自语“叫呀,叫救命呀,快叫,叫了本王就去救你!”看那星目闪光,露出阴影的半张俊脸上满是兴奋的样子,实在很难看出他有半分真心救人的想法。

    &s;&s;&s;&s;“我,我没拿石头砸你,是那石头自己蹦到你脸上的,和我关!”咽了咽口水,玉潇湘梗着脖子开始胡扯,压根不承认是自己的错。ii

    &s;&s;&s;&s;“臭娘们,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被玉潇湘的眼神瞪,本就感觉嘴唇火辣辣疼痛的壮汉,哪里还能忍的脾气,管你是谁,抡起拳头就想要教训人。

    &s;&s;&s;&s;阴影的男人眼神冷,正要将的折扇丢出时,另侧之前几个大汉站立的酒店门口,忽然传来声大喝“虎子,!”

    &s;&s;&s;&s;话音落下时,道身影如闪电般跃到那名为虎子的男人身边,单就抓他的拳头。

    &s;&s;&s;&s;来人浓眉大眼,张国字脸,长得也算是周正,身上与虎子穿着同样军服便装,只不过领章却微有不同。此刻,来人浓眉微皱,低声喝道“马尿喝多了?这么几个大男人,围着人家个小姑娘耍什么威风!”

    &s;&s;&s;&s;ii

    &s;&s;&s;&s;“老大,是这臭娘们拿石头砸我。你看,这都砸出血了。”虎子放下拳头,委屈的抬指向自己的嘴唇。

    &s;&s;&s;&s;看了眼虎子的嘴唇,老大发觉不过是皮外伤,之前听说他受伤而皱起的浓眉舒展些,目光却已经转向怯生生的玉潇湘。

    &s;&s;&s;&s;“这位小姐,为何要用石子砸我家兄弟?”娇滴滴的小美人在男人眼总是不同的存在,换成是个男人或许早已经挨揍,可现在起码还能得到个分辨的会。虽然老大也被眼前这张娇容所惊艳,但眼神却淫邪之光,只是语调不自觉的更和缓几分。

    &s;&s;&s;&s;“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踢了下石子,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打到他脸上了。”玉潇湘委屈的撅起小嘴,可怜兮兮的说着。

    &s;&s;&s;&s;“那你刚才还不承认!”虎子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抬起大就指向小美人的瑶鼻。ii

    &s;&s;&s;&s;“呀。”吓了跳的小美人下意识后退步,举起双挡在自己的面前,似乎怕挨揍,两只水云袖几乎将整个小身板都遮挡,只露出小半张俏脸和闭起的美眸。

    &s;&s;&s;&s;老大初时还觉得眼前的小美人分外惹人怜爱,可当目光微微移动,看清楚两只水云袖底部凸绣的纹章图案时,牛眼瞬间瞪大,额头上立刻就布满冷汗,微微张开嘴愣在原地。

    &s;&s;&s;&s;“哈哈哈,看看这小娘们,胆子比鸡屁股还笑。”虎子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毫不留情的开始嘲讽起来,惹得身边那些同袍们放声大笑。然而笑声还没落下,虎子的胸口就了掌,整个人被拍飞出去。

    &s;&s;&s;&s;“哎呦!老大,你干嘛?”倒摔出五六米倒在地上的虎子,捂着胸口爬起来时,莫名其妙的看向突然打了他掌的老大,扯着嗓子就吼了起来。

    &s;&s;&s;&s;然而,老大却连半分搭理他的心思都没有,后退步,双作揖,对着玉潇湘就躬到底,用满是歉意的语调说道“不知大人驾临,我等罪该万死。此前种种皆是末将御下不严,若大人要责罚,就责罚末将,末将绝怨言。只恳大人放过我这些兄弟,他们都是些粗人,实在不识得大人的身份。”

    &s;&s;&s;&s;“哎?”双挡着小脸,莫名其妙的玉潇湘眨巴眨巴美眸,实在不清楚眼前的男人为何前倨后恭,突然又改变了态度。

    &s;&s;&s;&s;阴影的萧逸尘拍折扇,满脸遗憾的连连摇头,嘟嘟囔囔的说道“是哪个白痴想出来把游龙踏剑祥云纹章绣在袖口上的?哎,大好的良呀,就这么错过了!”

    &s;&s;&s;&s;此刻的萧逸尘忘了,就是他当年随口说“纹章就是该在显眼的地方。”这番话,简而言之,这个白痴就是……

    &s;&s;&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