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财迷的痛苦
    周围那些同行的军中大汉,此刻也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而始终躬身不起的老大许久未曾听到玉潇湘原谅他们的言语,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几分。

    咬了咬牙,大汉直起身说道:“先前虎子无礼,竟敢以手触及大人贵体,末将这就去将他的手给砍了,为大人赔礼!”

    话音才刚落下,老大就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战刀,转向就要向虎子走去。

    “等,等下!”玉潇湘一看,这可不是玩过家家,眼前这家伙一言不合竟然要砍别人的手,理由竟然还只是碰了下自己的肩膀,于是急忙伸出娇嫩手掌,急声说道:“不用不用,我没不原谅你们。再说了,本来就是我不小心踢石子把他弄伤了,你怎么能去砍他的手呢?”

    一听此言,老大面现喜色,急忙转身战刀入鞘,再度躬身说道:“大人大量,末将感怀在心。多谢大人。”

    “不用,不用,你起来吧。”连连摆手的玉潇湘,虽然稀里糊涂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起码知道现在自己不用挨揍了,心情倒是也不错。

    直起身,老大望向玉潇湘面带轻笑说道:“如此深夜大人独自来此风月街,不知道可是有什么要事?如果能用的上我等兄弟,只要大人吩咐一句,刀山火海无有不往。”

    “我就是出来随便走走的。”玉潇湘摇摇头,随即抬起小手,伸出纤纤玉指,指向前方试探着说道:“我,我能走了吗?”

    “自然!末将恭送大人!”老大急忙推开两步,再度作揖躬身。身边那些同袍们也不笨,有样学样的躬身相送。

    “呵呵,呵呵呵,那我走了。你们慢慢聊,慢慢聊呀。”小心翼翼的从那群大汉包围圈中离开,玉潇湘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回头偷偷看了眼,拎起自己的裙摆就向远处跑去,生恐跑慢点会被抓回去揍一顿。

    直到玉潇湘跑远,虎子才莫名其妙的挠挠板寸头靠近老大问道:“老大,那小娘们到底是什么人?能把你都吓成这样?”

    “还小娘们?那是贵人!”老大一巴掌拍在虎子的后脑勺上,瞪眼说道:“你没看到她那件龙服上所绣的纹章吗?你差点把咱们给害死!”

    “纹章?什么纹章?”虎子越发的不明所以,但也知道能有纹章的必然是传统贵族。

    扫视周围那些好奇的目光,老大无奈叹了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游龙踏剑祥云纹!!”

    “游……游……游龙踏剑祥云纹?!”虎子和周围人一样,满眼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许久之后才说道:“那不是,那不是凌霄宫的家族纹章?!”

    “不然呢?!不然你以为我疯了,随便在路上对个女子行大礼?”老大愤然低骂一声,“殿下今日才驾临咱们这里,之前又是巡视边疆,行军之中所带的侍女,必定是亲近之人。刚才那位贵人,就算不是女官,也是极为得宠的近身侍女!你竟然敢碰触她的肩膀,幸好她也不怪罪,否则,咱们这些人的脑袋,就全被你这只爪子给报销了!”

    “那,那她要是回去说起,我们,我们不就……”虎子这才感觉自己的颈后发凉,似乎脖子上这颗脑袋有些摇摇晃晃,不太安稳的样子。

    听闻这番话,老大也微微皱起浓眉,随即抬头望了眼就快没影的玉潇湘,沉声说道:“走,咱们跟上去。这位贵人似乎不会武艺,咱们远远的跟着,万一她有点什么危险,咱们能搭把手,相信就真的不会和咱们计较刚才失礼的罪责了。”

    “好!”众人一听,立刻纷纷点头,跟随在老大身后,快速向玉潇湘离开的方向赶去。

    阴影中的萧逸尘这才慢慢走出,拍拍手中折扇,看着那群大汉离去的方向,不满的嘟囔道:“本王开始还不想问罪你们,可现在你们竟然敢破坏本王‘英雄救蠢’的大好机会,实在是活的不耐烦了!你们给本王等着!”

    ……

    “呼~~”长出一口气,凌霄亲王殿下英雄救蠢的目标人物,玉家大小姐发觉自己已经真的安全,不由拍拍胸口满脸庆幸的说道:“本小姐果然福大命大,也不知道那个傻瓜把我误认成谁了。总之,现在不用担心喽。”

    心情平复,自然也有心思去看周围的环境。直到此时,玉潇湘才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一条古色古香满街都是七彩灯笼,处处秀楼,街边更是被贩卖各种物品的小商贩所占据,分外热闹繁华的街市中。

    小美人的心思挺简单,虽然之前很生气也很伤心,可刚才被那几个大汉一吓,似乎就已经被吓到爪哇国去。此刻,看着眼前仿佛穿越回古代街市的风景,各种在她眼中新奇有趣的东西,立刻就占据全部心思,哪里还有什么生气不生气这回事。

    “咦?香米糕。”凑到离自己最近的小摊贩边上,看了眼帆布做的招牌,玉潇湘的小脑袋被那些白如冰雪却散发出淡淡奇妙甜香的块状糕点所吸引,“这就是大坏蛋那天说想吃的东西吧?哼哼,就是不给你吃,本小姐统统吃完。”

    想到自己可以享用美食,那个大坏蛋却只能想想,玉潇湘顿时眉眼弯弯满脸甜美得意的笑容,只不过当她的小手摸到自己的腰带上,那笑容便瞬间凝固。

    “完蛋,跑出来太急,忘记拿钱袋了。哎呀,还有我那些好不容易收集起来的宝贝,都没来得及拿走!”小财迷痛苦的抱住自己螓首,一想到自己靠坑蒙拐骗偷,才好不容易收集的宝贝都堆在房间里未曾带出,她就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懊悔加痛苦三息之后,玉潇湘放下双手,自我安慰般说道:“算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哼哼,现在要是回去,被那个大坏蛋看到,一定会笑话我。我才不回去呢,让他后悔去吧!”

    说到这里,玉潇湘拔腿就想走,却忽然听到那贩卖香米糕的大娘,温善的声音传来:“小姐,要不要尝尝我家祖传的香米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