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英雄救蠢
    欢迎你!</br>?“大哥!”隐藏在暗处的虎子,侧头看了眼自家老大。

    “上!”低喝声中,几名大汉纷纷站起,瞬间就要扑出。

    就在此刻,眼前一花,白衣飘飘,手持折扇,天下第一装逼亲王,那挺拔的身影已经拦在他们的面前。

    “没你们的事,看着就行。”淡然的声音中,却带有不可违逆的语调,让身后几人瞬间便低头领命。

    本来嘛,跟了一晚上,又闷又热,不就是为了这个“英雄救蠢”的大好机会嘛。亲王殿下若是再错过,那他干脆买块豆腐撞死自己得了。

    不远处的两位胖瘦头陀却不知道背后还有那么一大堆看热闹的人,此刻早已经被那张似嗔似厌的绝美脸蛋给吸引全部心思。

    所谓美色动人心,特别是对于喜好这些渔色的男人来说,眼前的小美人简直就是看上一眼都会心痒难耐,此刻如何还能隐藏住内心的那些小心思?

    “不认识没关系,陪大爷进去喝一杯,不就都认识了嘛。”瘦头陀三角眼目泛淫光,伸手就想要向玉潇湘的俏脸摸去。

    豁然起身,一把就打开那只臭手,玉潇湘此刻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单手叉腰,抬起纤纤玉指差点捅进瘦头陀的鼻孔里,娇声大喊:“给本小姐滚远点!当街调戏民女,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按帝国律令,淫邪者,初犯处宫刑,再犯没奴籍!你们不想要脑袋了?”

    此刻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街道上来寻欢作乐又或是闲暇游览的男女倒是不少,龙汉帝国的人明显也喜欢看热闹,玉潇湘的声音又清脆悦耳,几乎瞬间就有一群人慢慢围了上来。自然,亲王殿下也趁着这个有利时机,可以躲在人群中,在近处看个热闹。

    “小丫头倒是也有几分小聪明,这一嗓子,就给自己找了不少‘帮手’嘛。”萧逸尘笑眯眯的暗自想着。

    胖头陀一看周围的人群,不由眉头微皱,随即般计上心来,扬声喊道:“看什么看?这是我二哥家里的小妾,如今和我二哥闹着玩,有你们什么事?”

    “放屁!谁是他的小妾?”玉潇湘的声音顿时响起,大声喊道:“各位哥哥姐姐,这几个人就是流氓、色痞、登徒子!他们想欺负我!”

    其实路人绝大多数也能看出这两个混蛋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和任何世界来一样,管闲事也是要点本钱的。要么会打,要么有权有势,否则别闲事没管成,最后自己倒霉。而眼前两个色鬼衣着华丽不说,身后几个家奴也一眼就能看出是搏击高手,因此,不少人只是窃窃私语,但真正上前的却一个都没。

    “小娘子,别闹了,还是赶紧跟本公子,不,是跟为夫,回家去吧。”瘦头陀当下就伸出手,再度向玉潇湘细嫩的手腕抓去,眼神中更是有藏不住的炙热目光。

    “来人呀,救命呀,当街强抢民女呀,还有没有王法了!”玉潇湘一边躲着那只手,一边扯起嗓子大喊大叫。

    “王法?哈哈,本公子就是王法!”经典台词中,瘦头陀似乎更兴奋了一些,舔了舔嘴唇,张开双臂就想要扑住躲来躲去的小美人。

    “兄台,打扰你的雅兴很抱歉。”忽然间,满是磁性的声音响起,“只是不知道,您是帝国哪位殿下?哦,不对,就算是帝国的诸位皇子,也不敢说自己就是王法。难道,您就是圣君陛下?圣君陛下竟然穿着如此简朴,实在是让我等屁民,心悦诚服!”

    “哈哈哈……”在边上看个热闹的路人,本就是敢怒不敢言,此刻一见跳出来个华服俊秀公子,言语又甚是有趣,顿时引来一片哄笑声。

    “哪个王八蛋敢管本公子的闲事?”瘦头陀勃然大怒,转身望去,就见一公子哥正手摇折扇,笑眯眯的盯着他。

    “大坏蛋!”玉潇湘美眸放光,一溜烟就冲到萧逸尘的身边,躲在他身后,露出半个小脑袋,抬手指向眼前的瘦头陀,撅起小嘴开始告黑状:“他,还有他,还有他们,想要欺负人家!”

    “哦~~原来这小丫头是你的人?呵呵,正好,爷看上了,多少钱,你报个价!”瘦头陀一看萧逸尘的打扮,心下也没底,不过语气间倒是依旧很有底气的样子。

    根本就没去搭理眼前的白痴,萧逸尘侧头看看拿着手指点来点去的小丫头,宠溺的用敲敲她的发髻:“怎么?遇到危险,才想起本王?现在知道外面没你想的那么好了吧?若是本王没闲着出来逛逛,看你如何脱身!”

    “哼,那你帮不帮人家?”玉潇湘的美眸一瞪,气呼呼的瞪向眼前的俊脸。

    “帮,怎么会不帮本王的小美人呢?”萧逸尘宠溺的说着,随即瞟了眼已经开始满头冷汗,明显听清楚“本王”两个字的瘦头陀,“那要怎么帮呢?砍手?砍脚?杀头?诛满族?夷三族?还是干脆诛九族?”

    “这太凶残了。”玉潇湘虽然很生气,刚才也很害怕,但是也没想要杀人,摇摇头说道:“轻点的,能给他们终生教训的。”

    手中折扇一收,萧逸尘笑眯眯的望向已经浑身像是被电击而抖个不停的瘦头陀,淡然说道:“那就宫刑吧。永远都能记住了!”

    “您,您,您是,您是……”瘦头陀只觉得自己的腿都似乎开始支撑不住身体,一句话都说的磕磕绊绊。

    随手将小身板从自己身后拉出,在她莫名其妙的眼神中拉起袖子,萧逸尘笑对瘦头陀说道:“看你也不像是普通平民,难道连‘纹章学’都没读过?不认识这个是什么纹章?”

    双目死死落在那一小片金银丝线绣成的图案上,瘦头陀张了几句嘴,从颤抖着说道:“游,游龙,游龙踏剑祥云纹!!”

    话音落下时,瘦头陀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双眼一翻,顿时翻身倒在地上,竟然被活生生的吓晕了过去。

    挥挥手,萧逸尘淡然说道:“现在是你们的事情了,一个都不准放跑,带回去,宫刑伺候!”

    “诺!”早就跟在身后的虎头等一区人,立刻拔出战刀冲入场中,只不过想象中的反抗没有,大声求饶的声音倒是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