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怕麻烦的王爷
    欢迎你!</br>?桌案上的明珠散发出柔和光辉,香炉里淡淡幽香似能让人心醉,手捧孙子兵法的的萧逸尘自从北辰姐弟离开之后,便像如今这般,斜靠在软塌上,享受身后月儿柔嫩玉手所奉上的捏骨之乐。

    “殿下,奴婢心中有一事不明,不知当问不当问。”月儿轻柔的声音忽然打破室内寂静,软糯之音,让人闻之浑身酥麻难耐。

    “既然连自己都不知道当问不当问,那就肯定不能问喽。”萧逸尘俊脸上带起淡淡笑容,下意识的开口调侃。

    “唯。”轻柔的回应声中,身后那软糯声音落下,四周放入又重回之前的寂寥。

    “哎~~”叹了口气,萧逸尘放下手中金纸书卷,侧头看看身后的美人儿,一脸郁闷的说道:“月儿,这就是你不好了。你看,若是星儿被我这么一说,她肯定是‘殿下,你欺负人~~’,要么就使劲往本王身上扑,不达到目的就决不罢休。这种温香在怀,软玉袭人的事情,你就算是难得,也该干干的嘛。”

    “嘻嘻,奴婢即不是星儿,也不是湘儿,可不会平白失了礼仪。”月儿柔顺娇美的笑容瞬间就映入眼前男人的星目中。

    “你是不失礼节,可本王却失了抱抱美人儿的机会,不妥,大大不妥呀。”萧逸尘重新回过头,淡然说道:“月儿想问什么,就开口问吧。”

    脸上的笑容隐去,月儿略微迟疑之后这才张口问道:“殿下即已经准备动手,为何却不向星儿和湘儿说明?星儿虽然偶尔任性,但跟随殿下日久,自然也不会有所另议。只是湘儿她却……让她如此误会殿下,真的好吗?”

    剑眉微微皱起,萧逸尘思量片刻后,才语调平淡的说道:“星儿、湘儿和你不同。你识得大体,才智更是本王所见之人中,除侯青云之外,无人可及。哪怕是本王,这许多年下来,似乎也已经习惯,有所思虑难解之时,便会与你商议。平日里,你更是温婉细心,即便是本王心中所想,往往你也能先一步而行。所以本王对你从无隐瞒之事,更没必要如此。”

    “奴婢当不得殿下谬赞。殿下人中真龙,文治武功更是天下无双,奴婢如何能揣测殿下心中所思。”月儿娇柔的声音依旧像是一池春水般惹人心醉。

    “本王呢,喜欢听别人奉承我,可却不喜欢去奉承别人。所以,对你说的话,也是肺腑之言。”轻轻拍了拍月儿搭在自己肩膀上揉动的玉手,坐起身来的萧逸尘回头正视月儿,微微皱眉说道:“星儿性情单纯善良,可却不善和人虚与委蛇。若她看的顺眼之人,便会掏心掏肺的对她好。若是看不顺眼的,恐怕是真正意义上的话不投机半句多。而湘儿嘛,更是一个彻头彻尾加强版的星儿。就仿佛咱们的火力舰,星儿如果是第一代,湘儿就是当今的第九代!简直是魔挡杀魔,佛当弑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世间奇女子!”

    “嘻嘻,殿下总喜欢调侃别人。”月儿没忍住,瞬间就被那挤眉弄眼的俊脸给逗乐。

    “本王说的是实话。”萧逸尘一拍大腿,起身伸个懒腰,单手背负于身后,慢慢绕过桌案,在大厅中来回踱步,挥舞起手指说道:“湘儿确实善良,也确实爱憎分明,往好了说,这是赤子之心,敢爱敢恨。可往不好的地方说,就是缺乏阅历,无法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怨。就比如今天宴席上,那冯老头拍了几句马屁,那小丫头就是一脸的鄙视,挤眉弄眼和星儿偷乐。即便是你在偷偷警告,两人也不过是略微收敛罢了。

    月儿呀,你想想看,现在我们要收拾的可不是街边上的地痞流氓,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傻小子,而是那一大群在宦海中沉浮已久的老滑头。这些人,治国平天下不行,可若是说到察言观色,上体君心,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若是星儿和湘儿知道本王的真实想法,她们会如何?说她们会去告密,本王是一百万个不信。可若是说,她们不经意间一个小动作,一个小表情,就散发出了某种信号,你信吗?”

    “奴婢明白殿下的忧虑。”月儿柔柔的回应之后,又抬起美眸问道:“那殿下也可将她们圈在这座临时行宫中,不让她们随意出入,不也可行吗?”

    “当然不行!”萧逸尘斩钉截铁的挥手说道:“其一,本王观那刘显能虽然极少奉承之言,但眼眸深邃,城府极深。这样的人,必然与本王一样,心思颇多也颇会算计。若是起初他便未见过星儿和湘儿,那还不一定会如何。但如今见过之后,又发现她二人心思单纯,却突然不再出现,便极有可能会思虑到是本王为了防止外泄而禁止她们出现。虽然这种想法的可能性并不高,而他也无胆量来公开询问,可若真在心中起了疑,便是个麻烦事。所以,湘儿本王可以说是身体不适,这也正常,而星儿则还是要经常出去露露脸,才会毫无破绽。

    第二,之前本王已经说过,湘儿那小丫头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女子。若是本王真对她说:‘你就是个傻丫头,老实呆着别添乱。’她必然是拳打脚踢,硬要证明自己是多‘聪明’。到时候,别说本王没本事收拾她,就算是关起来,说不定她都要想尽办法逃出去,不闹个天翻地覆,那是绝对不肯罢休。

    本王也不怕对你说,若是最后没抓到人,其实也不重要。要收拾这些芝麻绿豆的小官,有的是办法。可怕就怕,那傻丫头自己出个意外不说,说不定还会把弄糟事情的根源怪到自己身上。于是乎,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不光自己伤心个够,还使劲往本王身上擦,非要把本王恶心死才满意!你说,本王敢对她们说实话吗?”

    “嘻嘻,殿下如此关心湘儿,若是让她知晓,必能明白殿下的一片苦心。”月儿娇柔的以甜美笑容作为自己明了内情的回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