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倒霉的军令
    )?“我不要,人家不要尿床,不要,不要,不要呀~~~”

    看着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使劲扯起嗓子大喊大叫的玉潇湘,星儿也慌了手脚。俏脸的脸蛋皱成一团,好半天突然一拍手掌说道:“有了,有了!湘儿,我把你的衣服给扒了,然后抱你去出恭,这不就行了嘛。”

    说着,星儿白嫩小手已经扯开盖在玉潇湘身上的被褥,伸手就摸到她的腰带上。

    “不要,羞死人了啦。”玉潇湘的俏脸一片通红,满脸的不情愿。

    “哎呀,事急从权嘛。你难道没听说过‘大家都是江湖儿女,要不拘小节’,再说了,我是女的,你怕什么呀!快些,反正就在内间,一会就好了嘛。”星儿可不管玉潇湘反抗不反抗,三两下就开始扒开她的裙子,似乎准备把裘裤整个给脱了。

    “啊啊啊,不要,不要!”又开始扯起嗓子的玉潇湘大吼大叫中,忽然玉臂一伸,捏住了星儿的小手。

    “啊呀,你别捣乱,我这都快要脱下来了,然后抱着你去,很快的。”星儿这小迷糊蛋,似乎对脱人裤子这种事情十分来劲,整个人都爬到床上,压根没注意到那捣乱就是本该不会动的手。

    “好了,能动了,星儿姐姐,别脱了!”

    “哎?哎……可惜,差一步,就可以脱光了。”

    深深的遗憾中,星儿发觉已经坐起来的玉潇湘,最终满脸遗憾磨磨蹭蹭的重新坐回床边。

    好不容易保住自己“贞操”的小美人,此刻哪里还有心思去和星儿斗嘴,飞一般冲下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径直冲进内间。

    片刻之后,本该神清气爽回来的玉潇湘,满脸气呼呼的冲出内间,三两下穿上鞋子,反身就向屋外冲去,临行之前还没忘记把星儿丢在桌子上的长剑给拿走。

    “湘儿,你去哪里?”星儿坐在床边似乎很无聊的随口问着。

    “去找那个大混蛋报仇!本小姐,今天一定要剁了他!”玉潇湘挥舞起粉拳,披头散发就冲出了卧房。

    “哦,那别剁很久,一会就要吃早膳了。”星儿在身后的关心声,差点没让玉潇湘一个跟头栽出去。

    ……

    “玉姑娘,您这是……”

    正在府门前巡视的胡不归,看到披头散发,手提长剑的玉潇湘大步走来,急忙迎了上去。

    “你是那个……那个……哎,算了,反正什么将军是吧?快,点齐人马,和本小姐一起,去把天下第一坏蛋给剁了。”玉潇湘抬手指向胡不归,却想不起他的名字,最终决定名字这种小事以后再说,现在还是先办大事要紧。

    “天下第一坏蛋?”胡不归疑惑的想了想,随即小心问道:“玉姑娘,内宅出事了?您这一大早,怒气冲天的要去剁了谁?”

    一听此言,玉潇湘似乎就已经看到那张总是喜欢坏笑的俊脸在面前晃来晃去,挥舞起粉拳咬牙切齿的喊道:“还能有谁?就是你们那个殿下,天下第一骗子,混蛋!!”

    “……”胡不归只觉得自己脑门上的青筋都在跳,舔了舔嘴唇,一脸无语的说道:“玉姑娘,末将是殿下麾下的近卫军,您让我带齐人马和您去把殿下剁了?这是不是也太强人所难了?”

    “哎,一生气都忘了,你和那大坏蛋是一伙了。算了,你看着你的大门,本小姐自己去剁了他。”玉潇湘挥挥手,很大气的准备冲出门去,却没想到这一步还没踩实,身边的胡不归已经闪身拦住去路。

    “玉姑娘,抱歉了,殿下军旨,不准玉姑娘离开大都督府半步。末将军令在身,不敢不从,还请玉姑娘回内宅。”胡不归双手抱拳,一脸诚恳的说着。

    呆呆的看了胡不归许久,玉潇湘忽然提起她的长剑,怪叫一声:“哇呀呀啊~~我看剁了你这个帮凶,再去剁了萧逸尘那个混蛋!”

    “玉姑娘,别,别呀!哎,别真砍呀!”

    倒霉的胡将军大人,只觉得今天接下的军令,简直比上阵一挑一万还惨。

    ……

    守备军衙门,刘显能办公的房间内。

    “哥,大都督府那边没什么动静。”张寿凑到刘显能的耳边,小声说道:“不过,昨天晚上风月街那边倒是有些消息。”

    “什么消息?”刘显能放下手中正在欣赏的画卷,目光转向身侧的男人。

    “昨晚有买醉的兄弟来报,说是看到殿下怀抱一女子,大张旗鼓从风月街返回大都督府。不过,根据他们的描述,那女子似乎就是昨夜为您执酒的女子。”张寿轻声说完之后,有些疑惑的问道:“哥,你觉得这事是不是有点怪?”

    “怪?怪在何处?”刘显能摸摸下巴上的几缕山羊胡子,眼眸中光华闪烁,却没说什么。

    张寿浓眉紧皱,有些担心的说道:“传闻中殿下并不喜好女色,如今怎么又会当街抱着女子招摇过市?难不成,他是想要让咱们放松警惕?”

    “哈哈哈,你呀,想的太多了。”刘显能好笑的摇摇头,重新拿起画卷,看了眼这才懒洋洋的说道:“若是昨夜殿下自行前往风月街,又搂抱陌生女子,那才是真的奇怪。可如今嘛,不过是带着受宠的侍女出去逛逛。你应该也听说过,咱们这位殿下素来不计较他人目光,偶尔也有出格的事情。再说了,在盛京那些年的时候,这种当街携美的事情多不可数,咱们殿下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有什么可奇怪的?难不成,你真觉得,靠这种手段,就能让咱们放松警惕?呵呵,若如此,你真小看了这位殿下。”

    “也是,我本来也想不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用意。现在听大哥一说,反而明白了,还是大哥看的通透。”张寿的马屁立刻上阵,让刘显能的神色更得意了几分。

    放下手中画卷,仔细将其卷起,刘显能交给张寿说道:“这幅‘星河怒战图’是晚上要送给殿下的,你可小心收好了。对了,今日殿下是否与冯震去了工业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