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园中之宴
    )?掌灯时分,宁静一日的湛蓝星域首府星大都督府邸门口,又到了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的时刻。六足兽拉拽的马车,人力扛起的轿子,看似古老的交通工具,却在彰显帝国权贵们的威势。

    长袖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模样的权贵们,身穿足以让普通平民吃用数年的昂贵衣料,互相之间恭维客道。镶金戴玉的贵妇小姐,即便手中那柄团扇也要争奇斗艳一番。

    今日是凌霄亲王大宴湛蓝星域各级官员的日子,即便是家中的妻妾子女亦可参加。且不说殿下的身份尊贵,即便是能够亲眼一度帝国亲王的风姿,也足够让这些男女们吹上数年,因此即便是时间还早,大都督府的门口便已经排起车队长龙。

    步入府中,身穿黑色战甲的近卫军士卒目不斜视,不管是白发苍苍的年老官吏从他们面前经过,还是那走路带起阵阵香风的年轻小姐行来,这些像是木桩子似的铁血士兵也只不过紧握腰侧战刀,面无表情的目送他们行过。

    如此威势,让那些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女子们,似乎走路都更小心了几分,生恐因自己的言行而为家族惹来祸端。

    “下官拜见上官大人。上官大人安好。”

    忽然间,等在正堂门前的官吏中,较为靠前的一些传来恭敬问安声。随即,便像是传染一般,但凡已经能看到正堂的官宦尽皆俯首行礼。

    “诸位大人安好。本官奉殿下之命前来为各位引路。”一身华丽朝服的上官秋月在几名近卫士兵的陪伴下,从正堂内走出,随手一摆示意众人免礼,便淡然说道:“殿下说今日花好月圆,闷在堂中实在无趣,再加上本就是宾宴,无需太过正式。因此,便将宴会地点改在花园中。府中奴仆已经准备停当,且请各位大人虽本官前往。”

    “臣等遵命。”众人立刻再度行礼,随即便按着各自的官位大小,分列成数行跟随月儿向花园方向移动。

    就如同月儿所说一样,花园中早已经清理出大片空地,以中央最为华贵的紫金桌案为中心,呈现半圆形向两侧扩散出去,远远看去便能见到无数近卫正穿梭其中,将餐前茶点酒壶酒尊等一一摆上。数千桌组成的大宴会,光是气度便非寻常人能见。

    既然已经将众人引导到此处,上官秋月微微躬身作为礼仪后,便当下离开,其后自然会有近卫将后续抵达的官吏以及家眷引入这片地域。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数千桌全部坐满,唯独坐北朝南的主位尚且空着。官吏们倒也不急,主位上的殿下迟来才是正常的,若是他先坐在那里等待,怕是官吏们还要担心自己迟了会不会掉脑袋。此刻,相熟的正在低声交谈,贵妇小姐们则在互相比拼首饰、衣料,到也算是自得其乐。

    “殿下驾临,百官跪迎!”

    忽然,一声大喝传来,压住满场嗡嗡声响,而那些官员们,立刻就停止互相之间的小声交谈,无论男女同时跪伏于地,彰显自己的恭顺。

    “臣等叩见殿下。殿下威武。”

    一群脚步声中,众人同声恭敬叩首,声音整齐到仿佛就是一人所说。

    “好了,好了,都免了吧。”萧逸尘那满是磁性的声音响起,靠近主位的官吏们,甚至能看到紫金色的龙服下摆在眼前晃过。

    “谢殿下恩德。”再度同声回礼之后,众人这才纷纷起身,重新坐回自己的桌案后。而此刻,那些第一次见到向萧逸尘的贵妇小姐们,更是不会错过时机,借助桌席较为靠后的便利,个个伸长粉颈,想要看仔细这位被誉为星辰之下第一美男子的男人。

    完全不去顾忌这些从四面八方射来的目光,萧逸尘安然坐下后,扫视全场笑眯眯的说道:“本王这些日子来,多受各位的盛情款待,原本是想要多呆些时日的,不过父皇从帝都传来圣谕,本王也不得不要返京。所以,今日就当成是感谢各位的款待了。”

    “殿下严重了,能让殿下略感满意,便是我等湛蓝星域的荣幸。”冯震这头号马屁精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当下就已经忙不迭的讨好起来。

    “哈哈哈,冯大人就是会说话,本王心里听着舒服。来人,上酒,本王要与众位大人喝上一杯。”萧逸尘的畅笑声中,让满场文武官吏们心情也更轻松了一些。

    玉潇湘乖巧的拿起紫金酒壶往萧逸尘额酒尊中注入美酒,只不过那双美眸却没转向任何人,仿佛根本不想看到这些恶心的嘴脸。

    三杯酒下肚,一道道美食纷纷呈上,酒宴中的气氛也因为萧逸尘时不时玩笑几句,而显得更为随和自如。

    忽然间,远处传来一些细微的闷响声,甚至能够看到花园尽头被草木掩盖的极致处,还有些红光闪起。一时之间不明所以的众人,纷纷交头接耳,面现几分忧色。

    北辰无言从花园的拐角跑来,径直奔到萧逸尘身侧,以手掩口贴着他的耳朵轻语数句。

    微微点头,挥挥手,萧逸尘示意北辰无言就站在一边,这才笑着说道:“各位勿用惊慌,大都督府里进了几只喜欢钻地的小老鼠,本王麾下已经收拾了。”

    不等他人开口,刘显能瞬间起身,跪伏于地满脸惶恐的说道:“让殿下受惊,实乃末将的罪责。末将这便去巡视周边,若是发现贼子,定将其擒下。望殿下给末将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刘都统不要着急,本王说过,只是几只小老鼠,用不着刘都统的大刀。”萧逸尘笑眯眯的摆摆手,似乎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可是……”

    刘显能还想要说什么,萧逸尘的目光却忽然冷了下来,如电般的星目落到他的身上,淡然说道:“本王的话,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本王让你坐下,你想抗旨?”

    “末将不敢!”刘显能此刻满头冷汗,急忙又重重叩首,这才小心翼翼的跪坐下,目光却不敢望向主位上的男人。

    这一出,加上萧逸尘突然冷下来的声音,顿时让整个花园中一片寂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