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图穷匕见
    )?既没有开口解释,也没有说明什么,萧逸尘轻轻拿起紫金三角爵,捏于掌心缓缓抚摸,星目却在众人面上来回扫视。

    压抑的气氛开始慢慢上扬时,萧逸尘忽然说道:“本王今天请你们来,不光是让你们喝酒吃肉,还有场好戏要让你们看看。月儿,先去把兔人族的水晶公主请出来。”

    “唯。”月儿娇柔的回应一声之后,也不走动,直接抬起玉手,站在原地啪啪啪三声轻轻掌声过后,就见花园另一侧的阴影中,面无表情的水晶一身华丽宫装,显然经过精心打扮,在周边众多明珠辉映下,美的仿佛就像仙子下凡。

    在几名近卫士兵的保护或者说看押下,水晶走入场中站定不动,即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就像是木头娃娃。

    “来,坐到本王身边来,这场好戏,可是专门演给你看的。”拍了拍自己身侧,萧逸尘淡然说着。

    就仿佛是真是个被操控的娃娃,微微福了福的水晶迈出莲步,很快就走到萧逸尘身侧,而星儿也在此时已经为其铺上锦垫。

    等到水晶坐下之后,萧逸尘嘴角轻笑,忽然伸手抓住她娇嫩的玉手,放于掌心一阵抚摸,这才笑道:“天气炎热,公主的手倒是很冷呀。不过,等看完这场戏,本王想应该就会热了吧。”

    “心死了,还如何会热?”水晶面无表情的终于说出一句话,只不过就连将手从他掌心抽出这种反抗似乎也不屑再做。

    也不反驳,萧逸尘放开水晶的玉手,转向面色僵硬的文武官员们,在用目光扫视他们半天之后,这才缓缓站起,双手背负身后,慢慢走向场中。

    “先和各位说个故事。以前,在某个星域里,住着一群不受人待见的兽人。因为时代血仇,所以人族始终不重视兽人,而兽人对于人族也不信任。于是,管理这些兽人的官吏们,心思可就活泛起来。兽人族虽然与人族略有不同,可其中也有可取之处。比如熊人,力大无穷可是上号的奴隶,往往能卖出个好价钱。又比如兔人、狐人、彩羽人,不但盛产美女,而且据说其身姿曼妙,娇若无骨,床底之间别有一番风情,能把男人迷的神魂颠倒。”说到这里,萧逸尘靠近左边中间一席,已经白发苍苍的老者,微微弯腰笑道:“北部守大人,您说是吗?”

    “微,微臣不……不知。”被点名的老头,浑身冷汗直流,连话都说不清楚。

    “哦?是吗?那本王就奇怪了。您府邸中,十六名兔人族贵族女子,十三名狐族贵女,二十一名彩羽族贵女,难不成是您捡回来养着的?还有,被你奸杀之后,丢于荒野的一百三十一名兽人族年轻女子,其中最小的竟然才只有七岁!你告诉本王,她们是怎么死的?”萧逸尘的声音此刻冷彻如冰。

    “微臣万死!”老头终于吓的崩溃,跪伏在地上,浑身抖个不停,连连磕头求饶。

    “你确实该死,而且该千刀万剐!”萧逸尘淡然说完,竖起身体之后,星目扫视众人却并没有直接下令。

    慢悠悠再度走回场中,越发冰冷的声音回旋于夜空中:“若是玩几个女人,贪墨些钱财,些许小事,本王也懒得来管。毕竟,帝国之中像是北部守大人这样的货色,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自然有国法来收拾他。可问题是,有些人的胆子被养大养肥了,竟然敢把手伸到关系帝国存亡的军械上!真是好大的胆子呀,连本王都要佩服那些人的胆量了!”

    听闻萧逸尘这番话,包括刘显能在内的一大群官吏们,心下已经可以用惊骇来形容。

    跪坐在主位边上的玉潇湘此刻瞪圆了美眸,不敢相信般盯住场中央那道挺拔身影,似乎第一次认识他一般。就算她真是个傻姑娘,也知道眼前这个信誓旦旦说不会处罚官吏们的王爷,这次不会再是玩笑了。

    就仿佛是在给那些官吏们更多一些惊恐的时间,萧逸尘慢慢走回到主位,将手伸向月儿。完全明白他意思的月儿,直接从自己的袖带里摸出厚厚一本纸质书卷,躬身递到萧逸尘的手中。

    “知道这是什么吗?”萧逸尘挥了挥手中的书卷,笑眯眯的望向那些已经开始浑身发抖的官吏,淡然说道:“一本账簿。前湛蓝星域大都督南宫骏亲笔写下的账簿!”

    第一次敢抬起头的刘显能愕然望向萧逸尘手中的账簿,微微张开嘴,只觉得呼吸都有些难受。

    也就是在此时,萧逸尘的星目转向刘显能,落在他的脸上之后笑道:“刘都统,您让那些小耗子偷偷溜进本王的行宫,不就是为了这本账簿吗?只可惜,他们在离开家门的瞬间,就已经被本王麾下龙虎卫军盯上。就连您身上那几颗威能弹,怕也是没使用的机会了。您老,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威能弹三个字出现,也打破了刘显能最后一丝侥幸,惊愕的神色慢慢平复,虽然依旧满头冷汗,但却能镇定说话。

    “殿下之能实不是末将所能相抗,只不过末将想知道,为什么殿下会知道末将有威能弹。”刘显能平静的问着。

    “这个嘛,就要问你的妹夫张寿,张大人了。”萧逸尘笑眯眯的将目光转向一边根本不敢抬头看向刘显能的张寿。

    豁然回头,刘显能死都不敢相信的表情盯住张寿,许久才问出一句:“你疯了?你出首就以为能够逃过一劫?”

    “哥,我从你那里出来,就被北辰大人抓住。殿下什么都知道了,我还能抵赖什么?而且,而且殿下答应我,会放过薰薰,她怀着我的孩子呀!”张寿带着几分愧疚,几分无奈的为自己辩解。

    “哎……”刘显能叹息一声,转过身对萧逸尘拱手行礼,语调平静的说道:“殿下,末将认罪了。”

    “认不认罪无关紧要了。本王抵达湛蓝星域的那一刻起,就是为了要将你等绳之以法。原本可以直接将你等抓起来,挨个审问用刑,还怕没有结果吗?只不过,若是如此,本王担心会把那条大鱼放跑,所以才一拖再拖。”说到这里萧逸尘拍拍自己的脑袋,笑着说道:“看本王的记性,都没让你们老友相见呢。四弟,这里诸位的老朋友,带上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