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真的辛苦了
    )?“诺!”

    粗豪的回应声瞬间就响起,似乎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萧飞星,此刻浑身戎装,金色甲片组成的精美全身甲让他看起来显得更为英气逼人。胸口上浮雕的怒龙,给人奇异的压迫感,也让那些本就瑟瑟发抖的高官显贵们,在此刻更是连大气都不多出半口。

    铿锵甲叶摩擦声中,大步而来的萧飞星手臂下夹着个人形物体,还未走到场中央,便随手挥出,仿佛是在丢垃圾似的,直接将那人形物体丢在草地上。

    双手抱拳,面向萧逸尘恭敬一礼,萧飞星洪亮的声音响彻全场:“末将奉殿下之命,五日前秘密北上龙鳞舰群锚地,在申屠坤将军的配合下,监控所有进出北地的星舰商队,终于发现这些狗崽子。并于昨日,一举将其抓获。

    诚如殿下预料,这狗崽子已经承认,他就是这二十年间,游走于东疆各星域,最终选择湛蓝星域,依靠收买、胁迫等各种手段,让这里的贪官污吏为其所用,最终用逼迫兽人族反叛,从而完成虚报战损,倒卖军用制式星舰的勾当。

    嘿嘿,说起来这狗崽子还是大大有名的人物,东北混乱地区九大星盗中,混江龙张元士的狗头军师,兼拜把兄弟,樊思成!”

    目光落在地上蜷缩成一团,颈部、双手、双腿皆被强力电锁扣死,整个人维持跪伏状态的樊思成身上,萧逸尘蹲下身,伸手拽住他的头发,看了眼满脸污垢的男人,转头望向周围那些大气都不敢喘,任由额头上汗水淋漓而下的官员们,笑道:“怎么,看到自己多年的老相识,好朋友,就没个人来问声安好?这位可是‘北齐大商贾樊城’呀。”

    死一般的寂静维持在花园上空,甚至连粗重的喘息声都能隐约听到,但却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

    一把丢开手中的男人,萧逸尘站起身旋转一圈,语调忽然变得极为冰冷:“本王在这里浪费这么多天时间,陪着你们又吃又玩的演戏,不就是为了能让你们一个不少的在这里老友相聚?如何就没人来感激一番?还是要本王一个个把你们拖出来,挨个把你们做过些什么说个清楚明白,再送你等全族一起去断头台,你等才知道什么是害怕?!”

    咆哮般的吼声落下之后,冯震终于心防崩溃,颤颤巍巍的从案几后站起,又跪伏于泥地上,以头抢地,悲声喊道:“罪臣万死。罪臣自知罪孽深重,只求殿下能绕过家中老小,他们是无辜的。”

    “无辜的?哈哈哈……这是本王听到最有意思的笑话!”萧逸尘的声音落下时,随手指了指远处的天空,“那么被你们害死的兽人族呢?还有,为了保密,被你们杀害,数以亿计的帝国星辰军勇士呢?!他们死的时候,你可想过‘无辜’这两个字。”

    “罪臣万事,求殿下绕过罪臣家人。”冯震什么辩解也没说,只是不断的磕头,直到额头上血肉模糊也未有停下的意思。

    深深吸了口气,萧逸尘举起始终捏在手中的账簿,沉声说道:“本王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老实将如何行事,与何人共谋统统说个清楚,本王会酌情减免你等家人的罪责。若是还有人想要蒙混过关,心存侥幸。本王手中的账簿上,但凡有一条未曾提及,便让你等的家人,统统为你们陪葬吧!来人,全部都拖下去,挨个分开审讯!”

    “诺!”北辰无言大步上前,回应一声后,右臂一挥,早已经安排在附近的大队近卫军士卒,两人一个,不分男女,将这满场数千人统统拖走。

    双手背负身后,星目冷冷看着那些哭爹喊娘大声讨饶喊冤的男女统统被拖走,萧逸尘这才走向面前的萧飞星,俊脸上露出真心笑容,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小四,这几天辛苦了。后续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吧?”

    “三哥放心,我一到龙鳞,申屠坤将军只是看了眼军旨,立刻就领命出兵。如今,龙鳞舰群第一、第三、第四、第五、第七舰队已经抵达湛蓝星域,按照你的命令,分赴星域中一万两千余颗宜居星。其余舰队则在他的率领下,防御东北边境,以防混江龙来捣乱。嘿嘿,说起来还是三哥辛苦,要不是你在这里拖住他们,又让他们没任何疑心,怕是要一网打尽可麻烦了。如今可好了,这星盗抓住,那些中下级官员还在做升官发财的美梦,殊不知,等到天亮,就是他们的死期!”萧飞星心情不错的说着。

    笑着摇摇头,伸手搭住萧飞星的肩膀,和他一起并肩向主座走去,萧逸尘轻笑道:“能一锅端就已经是万幸了,还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把他们给逮出来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凡漏出半点消息,怕是潜逃的人就不是一个两个。就比如这樊思成,若是被他知晓,随便找个荒芜的星球,靠维生设备躲他三五个月,咱们到哪里去抓人?只是咱们恐怕还要再待几天,究竟有多少人参与其中,多少人玩忽职守,怕是还要细细分辨。”

    “分辨?”萧飞星不明所以的抓抓脑袋,目光望向萧逸尘手中的账簿,“三哥,你不是找到那南宫老狗的账簿了吗?按上面的名册直接抓人不就完事。”

    “账册?”萧逸尘挥了挥手中的账册,笑着塞进萧飞星手里,“好,你拿去按册抓人。”

    疑惑的翻开一看,萧飞星立刻瞪圆了眼睛,望向自家哥哥失声说道:“三哥,你随便弄了本白纸书,当成账册来糊弄那些傻缺?”

    “哈哈哈,否则怎么让他们心防崩溃,早点吐出实情呢?若不是本王开始就想要一锅端,何必在这里和他们磨蹭那么多天,又那么小心翼翼的不敢走漏半点风声?”萧逸尘说着,星目扫向依旧跪坐的玉潇湘,努努嘴说道:“这些天,大骗子、混蛋、食言自肥等等等,本王是不知道被扣了多少顶大帽子呀。哎,想想都可怜。”

    “哈哈哈……三哥,你真的辛苦了。”瞬间明白什么意思的萧飞星,乐呵呵的拱手起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