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前因后果
    &s;&s;&s;&s;[]

    &s;&s;&s;&s;“我去!”

    &s;&s;&s;&s;本来坐在龙椅边上,装模作样之余看个热闹的萧飞星,神愣,随即屁股下面像是着火般立刻起,步就蹿到萧逸尘身后,想都不想,同样单膝跪下。只不过地下的面容,却是已经苦成团。

    &s;&s;&s;&s;萧飞星的这个动作就像是多米诺骨牌推到时的第块,又仿佛是飞速蔓延的瘟疫,不论是高台之上,亦或者周围看热闹的普通平民,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跪成片,再人站起场。

    &s;&s;&s;&s;“殿下起,草民承受不起呀。”

    &s;&s;&s;&s;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传来的声苍老声音,瞬时间满场都是“殿下起”这样的呼喊声。

    &s;&s;&s;&s;沉默良久的萧逸尘慢慢站直身体,星目扫视四周,举平台之后,身后的萧飞星等人率先站起,接着便是那些近卫军以及远处的平民。ii

    &s;&s;&s;&s;“你等若是知晓这些畜生究竟做过什么,想必也会和本王样心怀愧疚,悲愤难言。今日,本王就将他们的种种恶行,在此向各位坦承。”萧逸尘把挥,清喝道“把贼首给本王拖上来。”

    &s;&s;&s;&s;“诺!”台下声大吼传来,随即便见到名近卫军士兵用绳索拖拽具镶金嵌银的华美棺木,从边道上直接走到那些跪伏于地的罪臣面前。

    &s;&s;&s;&s;“完蛋!”萧飞星只是看了眼棺木,脸上的苦就更浓了几分,望着眼前的兄长,用极低的音量嘀咕道“三哥这暴脾气上来,就是要搞事情的节奏。”

    &s;&s;&s;&s;大概也知道此刻不是去唱反调的时,萧飞星不着痕迹的退后几句,磨磨蹭蹭凑到月儿身边,低声说道“三哥这出你知道?怎么也不劝着点。”ii

    &s;&s;&s;&s;“殿下根本就没说。”月儿也同样黛眉紧皱,显然有些担心的看着那道挺拔身躯。

    &s;&s;&s;&s;“哎,这回是麻烦了,估计咱们还没到盛京,父皇的勤政殿里已经被劾三哥的折子给埋了。”已经完全没有求生欲的萧飞星像是老实宝宝般垂站在边上,只是额头上偶尔跳跃的青筋似乎在显示他的心情。

    &s;&s;&s;&s;玉潇湘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萧飞星和月儿都似乎很担心的样子,不过现在可是她看热闹的大好时,虽然之前跪拜的太急导致细嫩的膝盖有些疼,可这完全法阻拦她的卦之心,探头探脑的只想看清楚那个棺材,到底是干什么用。

    &s;&s;&s;&s;眼见那些士兵已经拱退下,萧逸尘抬之间,深紫的光束便激射而出,刚与高台下的棺木接触,就发出嘭的声巨响。尘土飞扬之间,棺木四分五裂,藏于其已经发黑干硬的尸首也瞬间暴露在阳光下。ii

    &s;&s;&s;&s;不见什么动作,那击碎棺木的紫光就如同灵蛇般回旋转回,自然也将那具没有生命气息的尸体,带入萧逸尘张开的左五指之间。

    &s;&s;&s;&s;提着金丝编制的寿衣后领,萧逸尘的动作顿时引来远处观望民众们窃窃私语的声音。不论是遵从古风的龙汉帝国还是星辰诸国,亵渎尸体的做法始终是不被人待见,此刻眼见身为亲王的男人竟然当辱尸,即便是心向他的平民也觉得有些过了。

    &s;&s;&s;&s;完全不去注意周围微微响起的吵杂声,更没有阻止他们的打算,萧逸尘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此老贼名为南宫骏,二十三年前,由圣君陛下亲自指派,前来湛蓝星域担任帝国星域大都督。离京之前,圣君陛下嘤嘤叮嘱,要其善待百姓,守护帝国疆土。此贼御前答应的痛快,但赴任之后却穷奢极欲,将帝国的圣土当成了他的聚宝盆,将子民血汗变为他享乐的财富。ii

    &s;&s;&s;&s;帝国给予的官俸,本足以让他衣食缺,可又如何能经得起日日享乐夜夜笙歌的挥霍?官俸不够,帝国赋税又不敢轻易伸,此贼便将敛财的目标落到普通民众的身上。巧立名目,擅自增长帝国赋税,使湛蓝星域的赋税以达周边星域赋税倍以上!其,兽人各族更是达到匪夷所思的五倍之巨!!

    &s;&s;&s;&s;平民之家,鱼肉难觅,可他却拿着天南地北奢够而来的精美食材喂狗!

    &s;&s;&s;&s;寒冬之夜,孩童衣,可他却在家便置火玉,与群侍妾戏水为乐!

    &s;&s;&s;&s;面狂敛民脂民膏,面却摆出忠君之态。三年度的各星域巡查使抵达,他便提前将饥寒交迫的贫民统统赶出城去,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营造出幅太平盛世的画面。

    &s;&s;&s;&s;然而,即便再怎么遮掩,湛蓝星域的迅速摔落又如何能够隐藏。民生凋零,各行业迅速萎缩,带来的后果自然是连上缴帝国的税收也法支持。于是,他想到了更好的办法!”

    &s;&s;&s;&s;萧逸尘的双目落到跪伏在地的樊思成身上,恨声说道“此人的大名想必各位也都听过,东北地区,恶不作的九大星盗之,混江龙麾下二把,沾满帝国同胞鲜血的恶鬼,樊思成!”

    &s;&s;&s;&s;听闻此言,周围又是传来阵喧哗,显然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竟然还有星盗参与其。对于普通人来说,星盗就像是恶魔样恐怖,烧杀抢掠恶不作,东疆当年更是饱受其害,其名声之臭,真可谓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s;&s;&s;&s;“樊思成化名为北齐大商贾,与南宫骏拍即合,想出泯灭人性的‘赚钱大计’!”萧逸尘提的尸体,恨声说道“方面,南宫骏对于兽族更为苛刻,以各种名目抢夺他们的财富,同时又停止向其输出帝国规定的廉价物品,并且进步加大税赋压力,导致兽人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另方面,樊思成则以援助等为名故意接近兽人族头顶,煽动他们造反以求生路。兽人族淳朴,面有恶吏相逼,不反,就没有活路。面则有所谓的善人援助。于是不差之下,了恶贼的圈套,茫然之间就踏上反贼的道路!

    &s;&s;&s;&s;兽人族开始造反,南宫骏便与麾下这些贼子合谋,不但不发兵平叛,反而坐视其做大。待到定程度之后,将那些不明真相的帝国勇士们派上必死的所谓征伐之路!”

    &s;&s;&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