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忧心忡忡
    )?并没有去阻止民众们带着兴奋的欢呼声,萧逸尘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能够挽回民心吗?此刻,自然只会是锦上添花,否则他的一片苦心不就全部浪费。

    直到声息逐渐平息下来的时候,萧逸尘这才拱手向四方,正色说道:“本王已下令星辰军各地所有驻军,全力清查湛蓝星域最近二十年被贬为奴隶者的去向。一旦查明并非犯错,而是被罗织罪名,那么就将会立刻把他们送回母星。这些年来尔等被多收的赋税,帝国清查之后也会一一归还。无辜死难者,帝国同样会给予抚恤。至于圣君陛下是否还有其他补偿,本王不敢擅专,但本王可以保证,回京之后必然会向圣君陛下呈情,减免湛蓝星域未来十年甚至数十年的赋税。

    逝者已逝,生者尚且要继续生存。对于那些无辜罹难的同胞,本王也只能以此表达心意。无法尽力之处,还请各位见谅。”

    忽然间,不远处的近卫军防护线附近,一老者使劲挤开前面的民众,泪流满面跪伏于地,大声喊道:“我儿当年出战叛军,却被定为临阵脱逃,至今已有十年!今日殿下为我儿清洗罪名,灭杀贼子,老儿无以为报,且请受老儿一拜。圣君贤德,殿下公正,祈愿龙神,常佑殿下!”

    “老人家快请起来吧,您这一拜,萧逸尘无颜受之。”还不等老人家跪伏,萧逸尘手中紫光便已经飞射而出,瞬息就围绕住那老人,将其轻柔托起。不等旁人说话,便听他的声音再度响起,“诸位,此间事已毕,还请各位返家,萧逸尘刚才所言,必言之有物,且等回家安心等待消息。在帝国未曾派出信任官吏之前,湛蓝星域全员军管,以保证所有帝国子民的安危,且请诸位安心。”

    “谢殿下恩德,龙神庇佑,殿下安康!”

    懂得礼仪的人一声大吼之后,相同的话便响成一片。而萧逸尘只是微微点点头,便大步走下高台,径直往兽人族的方向行去。

    “诸位兽人族头领,本王将各位带来时怕一时解释不清楚,故此让各位受惊了。兽人族所发生的一切,本王都会向圣君陛下面呈。只不过,前几次兽人族反叛也确实是事实,帝国律法森严,怕是也不会将参与反叛者全部开释。但本王会命人重新查验,若无恶行不过是被人蒙骗,又或者不是主犯亲属者,当回无罪送还。帝国也会对各族做出补偿,见面钱粮税赋,提高各族待遇,尽力帮各族恢复人口。本王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无法尽力之处,还请诸位谅解。自古以来,帝**政民政分离,本王也不能破例。”萧逸尘满是诚意的说着。

    “有殿下这番话就足够了。我熊族人不会说话,不过也知道道理。本来我等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只要能够安心生活下去,便也不会反复无常挑起争端。就像是殿下说的,死了的怎么也活不过来,活着的还要继续活下去。我等只希望殿下回京之后,为我们传句话给圣君陛下:兽人族只望平安度日,若能如此,便永世不反。”一名高大魁梧满身黑毛的熊人,大咧咧的说着。

    “兽人族只望平安度日,若能如此,永世不反!”周围的兽人贵族们,纷纷行礼弯腰,重复着同样的言语。

    萧逸尘也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毕竟两族之间的隔阂绝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完全开解,最终需要的还是时间来慢慢化解。

    笑着与兽人族又多寒暄了几句,吩咐手下士卒将他们先送回驿馆暂时休息,明日便好生送其返家,萧逸尘这才转身和月儿等人准备返回大都督府,这也将是他在这颗行星上驻留的最后一日。

    不多时,回到大都督府邸,刚走入内堂,还没来得及坐下,像是已经憋了一路,再也憋不住的萧飞星,当下就愁眉苦脸的开口说道:“三哥,不是我说你,本来这是个挺好的事,可你这么一搞,回去还不被那些死老头逮住当成天大的事情?哎,你这回真是欠考虑了。”

    “呵呵,什么时候你这傻小子,也开始能教训本王了。”萧逸尘倒是完全不当成一回事,笑眯眯的坐下之后,饶有兴致的望向自家弟弟。

    “三哥!!”萧飞星一下坐在萧逸尘的面前,隔着案几说道:“你是帝国亲王,最尊贵的亲王呀!即便是要致歉,平手摆一摆也算是给足了那些平民们面子,怎么能单膝跪地呢?那群朝堂上的老不死,必定要说什么‘大失帝国颜面’、‘不成体统’、‘有违祖制’这样的废话。这还不算,那南宫骏都已经死了,你还硬生生把他给挖出来,还直接砍了脑袋!我的天,我都不知道那群老家伙,会不会在朝堂上来个血溅五步,以死谏了。”

    玉潇湘眨巴眨眼美眸,这才明白原来事情竟然这么严重,不由下意识的问道:“四殿下真的那么严重?那是坏人头子,死了挖出来鞭尸也没什么呀。”

    “哎呀,湘儿,你就别捣乱了!”萧飞星一脸痛苦的样子,五官都已经皱到一起。

    “湘儿,你不知道,帝国对于尸身很看重。掘坟挖尸就是大罪,损毁尸身更是人神共愤的事情。更何况,帝国法律也讲究人事罪消,殿下此举确实会引来极强的非议。”月儿同样担心的说着。

    萧逸尘倒是一点都不急,来回扫视看众人尽皆皱眉的样子,不由笑道:“我说,你们就算要开会讨论,也麻烦先给本王倒杯茶来,这说了一堆的废话,现在可是嗓子眼都冒烟了。”

    “唯。奴婢失礼了,这就去为殿下烹茶。”月儿急忙福了福,虽然脸上的忧色无有抹去,但手脚却一点不都慢。

    玉潇湘也听明白众人的意思,不由有些紧张的拉住萧逸尘说道:“殿下,那怎么办?总不能回去让那些坏蛋治你的罪吧?你明明是做了大大的好事。”

    “哈哈,小美人,开始担心本王了?”萧逸尘乐呵呵的样子,气得小美人很想给那张玩世不恭的俊脸狠狠一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