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捡人的要领
    )?玉手轻移,将飞龙簪插入萧逸尘的发髻,稳稳固定住八龙冠之后,月儿柔声说道:“所以仅仅是在几天之内,殿下就已经想好应对之策,这才会故意在众人面前取出南宫骏的尸身,戳尸泄愤来维护南宫大人。殿下的智谋,月儿真是叹服。”

    “哎?这和戳尸泄愤又有什么关系?”萧飞星猛然睁大眼睛,茫然的看向眼前人。

    “你真笨呀!”边上竖起小耳朵听的很用心,此刻明显是因为被打断萧逸尘的言语而不满,玉潇湘挥挥玉手说道:“之前你们不都说,什么人死罪消啦,什么戳尸大不敬啦,什么什么的。现在大坏蛋狡猾狡猾滴,直接把那尸体给拖出来砍了。朝廷里的人目光必然会转移到他的身上,而另一边,那个什么南宫骏都已经那么惨了,就算是要处罚也会轻很多。到时候,大坏蛋不过是挨顿骂,又不会真的去抵命,而圣君陛下明面上的怒火也会冲着大坏蛋,反而放过南宫文。这样一来,南宫文就等于躲过了一劫,而那个宇文秀城,就算还想要追着打,还能说什么呢?说南宫骏罪大恶极?可他已经被戳尸了,还能怎么样?说南宫文御下不严?人家都忍着族人被戳尸都没弹劾大坏蛋,还要他怎么认罪?好吧,大家都没事,就大坏蛋自己倒霉,傻乎乎给自己找了顿骂。”

    “……”萧飞星微微张开嘴,盯住玉潇湘的小脸蛋看了很久就是不说话。

    “看什么?人家又没说错,这里就是你没明白,你不是笨蛋嘛!”玉潇湘很霸气说着。

    星儿的小脑袋看看玉潇湘,又看看萧飞星,最终低下头,暗自叹息一声,决定不去趟这个浑水,省的被看出来,自己也是个“小笨蛋”。

    回过神来的萧飞星瞬间就扑到萧逸尘面前的案几上,拍着案几大声喊道:“三哥,以后别再教我那些什么兵法、君王之道了,教教我怎么捡人吧!上回你捡回来个侯青云,鬼精鬼精的,现在又捡到个小姐姐,还是鬼精鬼精的,到底有什么诀窍?!我怎么只能捡到萧成那个白痴?”

    萧逸尘淡然拿起茶杯喝了口,风轻云淡中说道:“这个你学不会。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聪明人才会向聪明人靠近,笨蛋只能和笨蛋混一起。”

    “嘻嘻……”

    小美人们甜美的笑声中,萧飞星苦兮兮的说道:“三哥,这个仇我会报的,我一定会报的。”

    “那本王就等着你来报仇。只不过,以你的智商,本王还是要和你仔细说清楚,否则回了盛京,你糊里糊涂的乱说一气,坏了大事才是真的糟糕。”萧逸尘摆摆手,面色又严肃起来。

    “嗯,三哥你说,就算我是笨蛋,但也知道照你说的做,就天下大吉。”萧飞星立刻连连点头。

    宠溺的伸手点了点萧飞星额头,萧逸尘这才说道:“刚才湘儿说了一半。本王戳尸南宫骏,目的确实是为了转移朝臣的目标,也为南宫文挡下大部分的火力。但更重要的是,这是让南宫文欠下咱们人情的机会,同时也是,用很隐晦的方式告诉朝臣们,本王不希望看到世家门阀一家独大,若是你们聪明些,最好别依附在一家之上,否则迟早有一天,本王会将你们全部一锅端!他们都是些人精,只要能传递出这个讯号,那么之后必然会收敛很多。最起码,几家门阀联合起来,胆敢趁着本王不在京中,依靠议政院里人多势众的优势,直接把太子大哥发起的草案留中,这种事情应该短期内不会发生了。”

    “原来如此。”萧飞星点点头,算是明白了前因后果,拱手诚心说道:“三哥深谋远虑,有你在,那些老家伙想翻起风浪也难。”

    “所以说,明日我等回京之后,本王必然会受到那些朝臣的攻伐,但不管他们怎么说,你都要闭上嘴,绝对不能一时意气用事,将内情说出。否则,就真是坏了大事。”萧逸尘很认真的说着。

    “嗯,小弟明白了,绝不会坏了三哥的大事。”萧飞星重重点头之后,又问道:“那刚才半跪致歉,也是为了这把?”

    萧逸尘回答之前,先看了眼玉潇湘,发现小丫头正黛眉微皱,似乎不明白其中的奥妙。又侧头望向月儿,见她也是不明所以的表情,这才笑着说道:“看看本王脑袋上顶着什么?”

    “八龙冠?”萧飞星不确定的说着。

    “对,就是八龙冠。”萧逸尘笑着抬手指了指那造型精致的发冠,轻声说道:“本王爵位封无可封,官位封无可封,凌霄宫更是富可敌国,兵权也是一人独揽,就连封地也已经有八大星域。想那宇文一门,几万年下来,进进出出,封地也不过才一个半星域。你觉得,若是本王再立下战功,父皇还能给些什么呢?难道是屁股底下那张龙椅?”

    “三哥这是怕功高震主?不可能!父皇要是真忌惮你,哪里还会把两片虎符都给你,更让你的龙虎卫军直接管辖京师五军营。要知道,京师十军,羽林、禁卫、神龙三军,加起来的兵力才十五万出头。你光是龙虎卫军就有十二万之众,五军营加一起更有二十五万!哪个君王会如此信任臣下的?”萧飞星摇摇头,显然不怎么相信。

    “傻小子,本王如何会怀疑父皇忌惮。若真是如此想,立刻就会把虎符交出,回封地去做闲散王爷了。”萧逸尘笑着瞥了眼前的弟弟一眼,“本王担心的是其他人。”

    说到这里,萧逸尘的面色暗淡下来,沉默片刻后才说道:“太子大哥的身体一直不好,东宫也没有个子嗣。自从本王晋封八龙超品亲王之后,依附东宫的那些人中,就不乏想要给给本王下绊子的。他们依附东宫,目的就是为了将来的从龙之功,而对于他们来说,本王自然是最大的威胁。即便太子大哥制止,可明面上不来,暗地里还能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