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本王很想打死你
    “星儿姐姐,刚才殿下好凶哦。”

    “这算什么,以前咱们殿下被四殿下惹火的时候,抓起来就揍,打的可凶呢。”

    “真的?那四殿下就不反抗?”

    “怎么不反抗?可问题是,反抗也要本钱呀,越是反抗挨揍越狠,结果就学会咱们殿下一抬起手,就开始惨叫了。嘻嘻……”

    “嘻嘻,四殿下也好有趣的样子。”

    厨房中,正在收拾各种菜蔬肉食的两个小丫头,四下无人时,又开始了常例般的八卦时间。

    挥刀将手中圆球形状的蓝色蔬菜砍成适合一口的大小,星儿放下刀具笑盈盈的说道:“四殿下出生的早,除了小时候那几年咱们殿下比较有时间,经常教他些功夫什么的之外,之后咱们殿下就去南疆镇守了。结果一年也难得回盛京几天,二十年一过,四殿下别的没学会,那纨绔子弟眼高手低的本事倒是学了个全。”

    “那也有二三十岁了,都没人管管的?不是说德皇贵妃端庄贤德嘛,也不管教自己的儿子?”同样拨弄手中蔬菜的玉潇湘好奇问着。

    星儿摇摇头,满脸很正常的神情说道:“咱们星族寿元悠久,百岁以内做点荒唐事,都被当成是小孩子。再说,哪个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儿子?即便是德皇贵妃也一样喽。所以,四殿下自然也是我行我素的主。”

    “哦,原来如此。那之后?”

    “之后,有次殿下正好在盛京,考问四殿下武艺、学问的时候,发现他一塌糊涂。你也知道,咱们殿下没正事的时候,说说笑笑没半点架子,有正事的时候,那是一板一眼根本就不会手下留情,结果当然是狠狠骂了他一顿。好嘛,四殿下那时候可是硬气的很,说不过就想动手,自然是又被揍了顿。最后干脆去找圣君告状。这不告还好,一告,圣君就直接把他丢给了殿下,说是不练个人样出来,就滚去开矿。于是,那时候起四殿下就跟在咱们殿下身边,成了个小跟班。”

    “嘻嘻,四殿下还真倒霉。”

    “倒霉的还在后面呢。去了军中,四殿下的臭脾气也没改,军议上竟然胡说八道一通,还指着军中的老将军们骂他们窝囊什么的。那是我见过殿下发最大脾气的一次,直接把他给吊起拿雷火鞭抽。一群将军们想去劝都没用,差点真把人给抽死了。”

    “真的那么惨?”玉潇湘的美眸大睁,似乎无法想象那种样子。

    “嗯。”重重点头,星儿也像是心有余悸的样子,“浑身就没几根骨头没断,满身是血,都不成人形了。最后还是殿下用星灵力将他的外伤医好,可还是吓的他躲在舰舱里都不敢见人。不过,之后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总之有天晚上咱们殿下听说他躲了十天还不见人,怒气冲冲的去了房间里。之后,第二天四殿下就乖乖出来了。那时候开始,就像是变了个人,咱们殿下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虽然开始还是乱七八糟什么都不懂,但慢慢的学,慢慢练,到现在,不但是军中公认的猛将,就算是谋略方面也让那些老将军竖起大拇指呢。”

    完全无语的玉潇湘愣了半晌之后说道:“四殿下这还真是‘棍棒之下出孝子’的正面典型人物。”

    “嘻嘻……”

    两个小丫头顿时笑成一团,没心没肺的样子,心情好到不行。

    ……

    一顿火锅热热闹闹,就连月儿也被萧逸尘强拉入席中围坐在一起。至于星儿和玉潇湘自然是不会落后,早早已经加入征服美食的事业中。

    喝晕乎的萧飞星,在自家内侍官萧成的搀扶下,唱着莫名其妙的小调早早回房间挺尸,而包括月儿在内,三个酒量都不怎么样的美人儿,自然也各自回房休息。

    待到玉潇湘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窗外一片漆黑,明显已是深夜时分。

    解决完自己的内急之后,玉潇湘正想找点水喝,却忽然听到花园中传来一阵古朴深沉的琴声。

    顺着琴声,带起几分好奇,轻手轻脚离开房间的玉潇湘,在花园中绕来绕去,终于看到不远处的观雨亭内,一身洁白长衫,面如冠玉,身形挺拔均称的男人,正在月下抚琴。

    虽然对于琴声并不怎么了解,但人类对于美好的事物总是有种天赋形成的喜好,只不过,除去对于乐声的欣赏之外,玉潇湘似乎也觉得此曲有些低沉、悲伤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玉潇湘已经慢慢走到那闭目抚琴,丝毫不为外界干扰的男人身边。

    周围虽无烛火照明,但仅仅是皎洁的月光,便能将他刀削斧琢般的俊容,印入明亮乌黑的美眸中。

    最后一个音调落下时,满是磁性的声音响起:“湘儿也懂得音律?”

    “不懂。”小美人很痛快的摇头,但立刻满脸甜笑的侧头望向坐在石凳上的俊脸,伸出白嫩小手拨动一下琴弦,发出清脆声响,“不过你的琴弹的真好,很好听哦。”

    “你叫这个琴?”萧逸尘侧过头,看看身边那张连连点头的俏脸,笑着摇头说道:“看来你倒是很老实,真的对乐器一窍不通。这是筝,不是琴。筝有中桥,琴没有。筝的弦多,而琴少。筝之声古朴低沉而又高雅大气,琴之音清脆悦耳并能穿金断玉。这么明显的分别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又不犯法,现在知道就行了嘛。”玉潇湘撅起小嘴,解气似的又拨弄几下,发出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这才高兴起来,边玩边问:“你这把琴,哦,不对,是筝,很值钱吧?”

    “……”萧逸尘还以为身边的小美人会问出什么,此刻顿时一脑门黑线的压住琴弦止住乱音,满脸认真的说道:“这是青音玉为身,北齐墨线蛛丝为弦,曾是一代大师欧冶先生的心爱之物,不是拿多少钱来衡量的!”

    “那就是很值钱喽。”小美人眼中金光闪闪,急切的问道:“价值多少?”

    “……”怒视美人儿许久,最后觉得自己败在那毫不遮掩的“金光”下,萧逸尘叹息一声说道:“无价之宝。”

    “我看看,我摸摸,我抱抱!!”

    “……本王很想打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