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安魂曲
    “你不是整天就知道打仗的嘛,怎么也会谈琴?”

    “君子六艺!”

    “嗯~~~精英教育下的产物呀,不是我等屁民可以理解的。”

    “你究竟想要摸到什么时候?”

    “别那么小气,那么大个人,还是亲王呢,怎么那么抠门,摸摸又不少块肉!”

    “本王是怕,被你摸呀,摸呀,明天就找不到了!”

    “嘻嘻,不会的,这么大个,人家抱着不方便!”

    “你真的已经想怎么抱走了?!还给本王!”

    “哎哎~~再摸会嘛,小气鬼!!”

    看着萧逸尘双手将这把通体碧色,周身雕刻有无数精美花纹的古筝按在自己的膝盖上,星目满是戒备的盯住自己,玉潇湘红唇撅到半天高,气呼呼的说道:“小气鬼,不摸就不摸,让人家弹弹总可以吧。”

    “弹弹是可以,不过不许太用力,这种墨线蛛已经灭绝了,要是坏了,连修都很难。”萧逸尘小心叮嘱一声,这才重新将古筝放于石桌上。

    “知道了啦。”只要能够满足自己的小心愿,玉潇湘也不介意被啰嗦几句。胡乱拨弄几下,虽然不怎么好听,但本身的音色也足以让人沉迷,也让她的心情更好几分。

    无奈的摇摇头,拿起石桌上的茶杯,没想过身边美人儿会主动服侍,还是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萧逸尘,倒上茶水侧头问道:“怎么不睡觉跑到花园里来了?”

    “还不是你的琴声喽。”玉潇湘很随意的回了句之后,接着问道:“你刚才弹的是什么?”

    “名为《安魂曲》。”萧逸尘淡然说着。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身侧的小身板一抖,瞬间就挤到他的石凳上坐下,玉手已经缠上他的胳膊,紧张兮兮的四处观望,发觉那些摇弋树影似乎也有些恐怖的玉潇湘,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的说道:“半,半夜三更的,你弹什么安魂曲呀!”

    “哈哈,咱们家天不怕地不怕的玉家大小姐,原来也有怕的呀!”萧逸尘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笑声中满是爽朗之音。

    “怕,怕什么呀!本小姐才不怕呢,是担心你害怕!”玉潇湘梗着脖子说了句,可一阵风声正好吹来,周围树木传来的莎莎声立刻让她的小身板贴住萧逸尘更紧了些。

    “傻丫头。”宠溺的伸手揉揉螓首,萧逸尘笑道:“我们龙汉人认为,人死之后,精神会进入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我们称之为‘星辰上’。安魂曲,只是为了给那些人最后的送行,并非说他们就在这里。”

    “那还不是一样!半夜三更的,弹什么安魂曲嘛。”玉潇湘不满的嘀咕一句,刹那间像是想起什么,抬头望向近在咫尺面带浅笑的俊脸,不解的问道:“对哦,你不睡觉跑来这弹安魂曲干吗?”

    平和笑容中,萧逸尘的星目望向夜空明月:“今日被本王下令斩杀之人,成千上万,即便他们身前作恶多端,但人死罪消,也配听一曲安魂,走入星辰上。也望彼等若真有来世,能牢记今世恶报,来生能做个好人。”

    美眸中露出几分怜惜之色,玉潇湘下意识的说道:“他们是坏人,你杀了他们是正国法,不用伤心的。再说了,他们能听到你的安魂曲,也就该更加感激才对。”

    嘴角泛起迷人浅笑,萧逸尘的手轻轻扶正玉潇湘的娇躯,柔声说道:“本王不伤心,不过是个习惯罢了。来,好好坐到一边,咱们有客人来了。”

    “哎?客人?”玉潇湘竖起螓首左右一看,并没发现有什么人影,不由立刻缩起脑袋,紧张的望向萧逸尘说道:“你,你别胡说!哪来,哪来的人。”

    也不再去搭理玉潇湘,萧逸尘拿起石桌上的折扇,打开之后轻轻摇晃,扬声说道:“既然公主大驾已到,为何还要避而不见?”

    话音落下片刻后,不远处一块比人还高的装饰假山后,水晶小小的身体走出阴影。

    “别人都说,刺杀殿下比登天还难,原本以为是殿下身边防卫严密,现在才知道,根本就没人能近身。”水晶充满异族感的龙汉语,给人一种奇怪又美妙的吸引力。

    “公主谬赞了,不过是本王耳目比寻常人强些罢了。倒是公主您,是否被本王的乐声扰了好梦?若是如此,本王再次赔罪。”萧逸尘虽然嘴上说着赔罪,可连起身的动作都没,完全没有半点诚意。

    “殿下的安魂曲深得音律精妙,如何会打扰我。只不过,我不明白,连那些恶人被斩杀之后,殿下都以安魂曲相赠,为何当年我祖父已经投降,却还要逼死他?”水晶的目光死死盯在萧逸尘的身上。

    仿佛有些出乎所料,萧逸尘微微凝滞之后,这才说道:“本以为公主是来问,为何不为你父兄平反,没想到竟然是问祖父,这还真是让本王不解了。当年你祖父被本王斩杀的时候,你怕是还没出生吧?”

    “父兄原本起兵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族人谋一条生路,如今殿下既然已经给了我族一个交代,也让那些元凶伏法,那么即便父兄依旧背上逆贼的名号,我想他们也能含笑九泉。”说到这里,水晶咬了咬樱唇,满脸不甘的说道:“可为什么,一个会给恶人弹奏安魂曲的人,明明很善良的人,但却要逼死我的祖父?难道真的因为我们就是异族吗?”

    “你真的想知道?”萧逸尘手中的折扇停止摇动,眼神中的目光也更沉静下去。

    “是,我想知道!”水晶很用力的点头,似乎想用这个动作来表达自己的心意。

    站起身,慢慢走了三步之后,萧逸尘抬起手臂,伸出一根手指说道:“很简单,一个理由,一个字眼——利!”

    “利?”水晶明显不明白萧逸尘的意思,那双粉色的眼眸中,似乎也有更多的疑惑和不解涌出。

    然而此刻的萧逸尘却似乎并不急于给出答案,仿佛想要让水晶自己想通其中的关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