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只看结果的历史
    等待良久之后,发现水晶的眼睛里丝毫没有任何明悟,萧逸尘不由摇摇头,有些好笑的说道:“哎,小姑娘家家的,明明就不懂这些,何必要问呢?”

    水晶却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退缩,反而目光更坚定了些,即便什么也没说,但也能从她的神情中看出此刻的心意。

    “好吧,好吧,本王就浪费点口水。只说一遍,能不能听懂,全看你自己了。”萧逸尘笑着再度打开折扇,淡漠的说道:“当年本王征伐东疆五十八国,首先歼灭东胡国之后,就将东疆五十八国懒腰砍成南北两侧。经过二十年星辰军的修整之后,再度开始攻伐时,很多人都主张先北后南的顺序。

    他们的理由是,东疆北境,其东北连接混乱地区,西北则连接北齐,二十年时间里,靠着两方势力的暗中支持,其各国的军力已经强大很多,若是再不进攻,怕是拖的时间越久,将来征服时的难度也就越大。而南方正好相反,南方除了几条可以容纳小型星舰通往白倭的稳定星门之外,根本就是个绝地。只要将北方拿下,那么南方即便不战,也能困死。若是这样,就可以不必在反抗心极强的兽人十一国身上,浪费大量的军力。

    然而,本王最后选择的方向却是先南后北,因为在本王眼里,南方兽族的抗战决心确实很大,但同样的,若是可以让兽人族不战而降,那么剩下来的国家还有多少敢与星辰军对抗呢?”

    “你是从一开始就准备把我们兽人族当成是靶子?”水晶愕然中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不然呢?”萧逸尘双手一摊,嘴角泛起了不明其意的笑容,“谁让你们是东疆五十八国中,战力最强,抗战心最大,最不容易被收买诱惑的十一国呢?只有将你们按在地上,任由本王践踏,让所有东疆各国都看到本王的‘凶残’、‘暴虐’、‘毫无人性’,那么他们,又或者说早已经腐朽和惜命的统治阶级,才会任由本王予取予求,毫无反抗能力!”

    看着水晶满脸不敢相信的神情,玉潇湘急忙走到萧逸尘身边,娇声说道:“殿下你又来了,干嘛要吓唬水晶姐姐嘛,打仗用点阴谋诡计不是很正常的是,这叫兵不厌诈。哪有你说的那么凶啦。”

    “本王没开玩笑。”萧逸尘却立刻截断玉潇湘的话,随即直面水晶说道:“正因为从开始就已经定下战略,所以在击溃十一国联军之后,本王第一时间就屠杀天狼星。效果很不错,已经意识到本王战略的几族,又或者说是几族的统治者,比如你的祖父,立刻就主动投降。因为他很清楚,只有这样才能保存全族,否则当时首当其冲,立刻就会被星辰军攻陷的玉兔国,绝对会成为本王下一个屠杀的目标!”

    使劲咬住嘴唇许久,像是努力平复心中激荡的水晶,张嘴问道:“那你已经得到了回报,我的祖父也已经投降了,但为什么你还要杀死他?而且是毫无理由的逼死他!”

    “因为还不够!因为投降的太快!因为你们玉兔国等几族在兽人中实力太差!因为本王需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一个道理——本王要你们降服,拒绝者就是死路一条!即便你们降服后,本王想要你们死,不肯速死者,同样是死路一条!本王的命令就是天意,帝国的意志就是神谕,只有彻底降服,才是唯一的活路!”萧逸尘不带语气的声音回响在两个小女人耳中。

    “就为了彰显你的权势,你就要让白白的去死?”水晶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着。

    “权势?需要在你们面前彰显什么权势?本王已经说过,不过是一个字——利。”萧逸尘的嘴角露出了不屑的冷笑,“当初,本王奏请父皇恩准攻伐东疆时,朝中曾经有过极为激烈的争论。主要问题集中在,多久才能攻伐下东疆。各部尚书曾经做过一个推演,战争时间超过五十年就会影响帝国的国力,时间超过百年,就会严重影响帝国的稳定。若是时间超过一百五十年,那么他国必定会趁帝国虚弱,开始蠢蠢欲动,到时候帝国极有可能陷入无法从东疆抽身,又要面对他国进攻的危局中。所以,从最初开始,本王就已经决定,三十年,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年!而最后,二十三时间平灭东疆全境,那时候白倭人还在秣兵历马,色目人还在等看笑话,北齐还想着怎么分一杯羹,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帝国的版图已经扩大一倍!这,就是本王告诉过你第三遍的——利!”

    星目在水晶的脸蛋上微微停驻之后,萧逸尘的目光投向圆月:“其实你能活着看到这个世界,就该感谢你的祖父。他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本王只是对他说:‘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你立刻自戕。二……’结果本王还没说完,他便已经笑着答应了。他很清楚,本王第二句话是——要么你全族陪葬。”

    “……”瞪大眼睛呆呆的水晶愣了许久,这才不甘心般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会把生死看的那么平淡?”

    “这个问题没人能来回答你,答案只有在你自己心中。”萧逸尘回过头,满脸正色的说道:“就如同一本史书,若是帝国最终一统星辰,那么本王必定会是最伟大的英雄,歌功颂德极尽褒美之词就是对本王的评价。而若是有一天帝国被他人所灭,那么本王一定成为邪恶奸诈,甚至吃人喝血的恶魔。只因为,史书都是由胜利者书写,而本王也好,你的祖父也罢,正好都是为了各自利益,在这本史书中挣扎求生的人罢了。成王败寇,有胜有败,但却无正亦无邪,有的仅仅只是‘结果’。我和你祖父,或者说和当年的玉兔国的结果便是——本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利’,用你祖父的命传递给那些苟延残喘者最后的警告。而你的祖父,同样用他的命,保护了你们兔人族免受屠戮!

    本王能对你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懂与不懂,你自思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